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广传警讯后,龙女王便召集群臣商议如何应对接下来大灾变。
其实就一个议题,如何支援贸易城邦?
嗯,要不要支援的问题,压根没考虑。
只要丹妮脑子不坏掉,便不会拒绝提供援助。
冷雨 寶石貓
就连布拉佛斯人,都一直在商议自带干粮支援君临。
龙女王不可能还不如他们有见识。
别忘了,厄索斯西大陆,有一半地盘都属于她龙某人呢!
至尊龍圖騰 娶貓的老鼠
奴隶湾、马王城、女王角,都在厄索斯。
而且,厄索斯大陆沦陷,寒神也能占据更多冰与火之歌世界的天道。
不是维斯特洛天道,而是整个世界。
所以,丹妮一定要支援各大自由贸易城邦。
问题在于,如何支援?
藥香卿王妃 月陌紫觴
与龙石岛诸臣商议过后,丹妮很快有了初步决议:首先,为每个城邦提供足够的赎罪卷与龙晶武器,保证城邦民众的战斗意志与战斗力;
其次,从维斯特洛抽调一部分战斗经验丰富的义勇团骨干,去自由贸易城邦充当城市卫队的教导员;
夜色人生 [美]丹尼斯·勒翰
魔女公主的戀愛遊戲
最后,选拔一批掌握天父‘公正之眼’的七神牧师,驻守各大城邦新修建的圣堂,以公正之眼,排查城中隐藏面貌的无面者异鬼。
月咏者赞扎至少有一点说对了,龙女王目前不敢亲身救援厄索斯城邦。
她怕被人从背后捅刀子。
超級娛樂紅包
倒不是维斯特洛人的节操比厄索斯人更高,主要因为信仰。
在维斯特洛,无论贵族多掉节操,总算信仰了一辈子七神,价值观、道德感都符合七神教义——虽然多数时候,他们都在做违背自己三观的事。
如果七国贵族要谋害龙女王,必然是出于政治因素,而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
贵族们只要不失了智,都不会在龙女王帮他们守城时,背后捅她一刀。
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反而会被女王的人格魅力与强大力量折服。
夫人,賤下留情!
曾经,连一些低级爵爷都看不上疯王的女儿;现在,哪怕是最顽固的蓝道·塔利、失去良善的石心夫人,也都对她心服口服。
但在狭海城邦,除了政治因素,更能影响当权者决定的,其实是信仰。
政治能妥协,信仰却是盲目且决绝的。
即便贸易亲王理智上知道龙女王在帮他们对付异鬼,在拯救他们的城市,可一旦神灵插手,理智什么的ꓹ 都将被信仰取代。
信徒为了信仰,连自家性命都可以不要ꓹ 还在乎理智?
在乎城市安危?
所以,龙女王能在维斯特洛翻江倒海,去了自由贸易城邦ꓹ 就恨不得长两颗头了——另一颗头警惕来自背后的暗箭。
她没有两颗头。
所以,她不敢去救援厄索斯城邦。
就算不能亲自出马ꓹ 她对自由贸易城邦的支援力度也非常大。
当天下午,海王还在和祭司开会ꓹ 大黑领衔三十条翼龙ꓹ 组成天空军团,提数百万张赎罪卷、上百吨龙晶武器,从布拉佛斯开始,一路往南,向每一座城市的大圣堂空投物资。
嗯,并非空投在王宫,而是交给城邦里的七神圣堂。
空投物资时ꓹ 龙石岛的信鸦还没飞到各城邦的王宫。
第二天,两名牧师+两名圣骑士的组合ꓹ 开始降临在各城邦大圣堂。
牧师布道ꓹ 向民众讲解目前的恶劣形势ꓹ 以及异鬼的样貌、特征、习惯、弱点……
圣骑士招募勇士组建教会武装ꓹ 公开传授针对异鬼的作战技巧,免费提供龙晶武器ꓹ 把城市卫队武装起来。
整个厄索斯西大陆都被龙女王公布的消息震惊ꓹ 还没回神ꓹ 立即又被她的高效与大手笔震撼。
“如此雷厉风行,不愧是龙女王!”
还没结束与祭司的会谈ꓹ 就接到龙女王空投抗鬼物资的消息,海王欣喜的同时,又有些尴尬。
他这边的工作效率太低了。
不过很快,丹妮也尴尬起来。
她急吼吼空投物资、派遣牧师,征得各大城邦亲王同意后,又送去数以百计的维斯特洛志愿骑士。
搞得各大城邦人心惶惶,紧张戒备每一条小巷;挨家挨户日夜排查;城内城外都有士兵警戒。
精神力高度集中,折腾了半个月,然后……
什么事也没发生,一个无面者异鬼也没找到。
当然,城邦的亲王、大公们也没怀疑龙女王在说谎,因为布拉佛斯人已经证明,无面者异鬼之事不是乌龙。
海王当天就展开行动,用沙袋堆砌围墙,围住黑白之院;用火油弹抛射,焚烧黑白之院。
奈何贾昆身份刚一暴露,寒神就给所有无面者异鬼传讯。
这会儿,黑白之院压根没几个异鬼。
海王对黑白之院出手,却好似点燃了一根打破表面默契的导火索。
异鬼跟着就在在贫民窟发动活死人之潮。
更有无面者伪装身份,在城中疯狂刺杀贵族、博士与看匙人,十几家贵族被灭族,就连海王也被刺杀了两次,死了一任首席剑士。
这都过去半个月了,布拉佛斯的尸鬼之潮不仅没平息,反而如霉斑,缓慢却坚定地向四面八方扩散。
也幸亏布拉佛斯由众多岛屿组成,可以比较容易分割灾变区。
……
布拉佛斯发生的事,明明白白告诉所有人:无面者异鬼是真的,龙女王没骗人。
之后发现城内外著名战士的墓穴都变得空荡荡,以及大批婴儿不知去向,更在证明一件事:他们的城市处于危机边缘,也许明天就会沦陷,也许下一刻,他们全家都将被尸鬼撕碎。
如果恐怖降临,他们会麻木神经地去应付恐怖。
可现在恐怖如断头铡悬在脖子上,每分每秒都可能落下,恐怖变得更恐怖,急得人们五内俱焚。
城邦里的亲王、大公、王族、贵族、贸易亲王、自由民、奴隶,都陷入一种焦躁的恐惧之中,他们开始疯狂寻找解脱之道。
然后,一条自海王宫传出的关于神灵秘辛的消息,如瘟疫般,迅速在厄索斯各大城邦蔓延开。
——六千年前,天命就预定丹妮莉丝将牺牲自己,帮拉赫洛迅速终结长夜。
现在,龙女王贪生怕死、抗拒天命,诸神却坚持原本的命运轨距。
于是,双方发生矛盾,以全世界无数生灵为棋子,玩一场救世主的游戏。
就如同龙女王对外宣布的那样,诸神明知道无面者异鬼散布各城,依旧装聋作哑,不闻不问。只因祂们想争夺救世主的功勋,想逼迫龙女王重回天命既定的道路。
……
又过去一周,潘托斯圣堂寺庙前,忽然多了一群静座示-威的平民,他们不吵不闹,就举着“顺天应命,终结长夜”和“平息诸神之怒”的牌子,麻木中带着憎恨的眼神,注视进出圣堂的每一名修士与信徒。
龙女王得知此事,心中惊疑大过愤怒,便通过魔网中枢,将自由贸易城邦所有圣堂主教聚在一起开会。
凡人修神傳 老房
“唉,当时海王宫里的人并不少,红牛祭司牛犇揭露神灵的秘密后,大家都非常震惊,肯定会对身边的人说。
然后消息流传出去,大家都知道了。”斯特林主教对着闪烁乳白圣光的玻璃蜡烛说。
事情的起因是红牛祭司暴露的诸神秘闻。
不过,红牛祭司并没鼓动民众逼迫龙女王舍己为人,他只客观地解释龙女王与诸神的冲突。
明白诸神的目的后,有人大骂诸神恶毒,算白供奉祂们数千年了,自此不再信仰加入正义联盟的神灵。
更多的人被异鬼危机压得喘不过气来,却从来不敢怨恨高高在上的神灵,只期望身为“凡人”的龙女王以大局为重,顺应天命、牺牲自我,成全红神。
如此,他们就能逃脱无面者异鬼这一劫。
有这种想法的人可不止一个,甚至不止一群。
“不仅潘托斯,我在泰洛西也听到类似流言,背后似乎有泰洛西大公的影子。”泰洛西圣堂主教忧心忡忡道。
“我觉得咱们应该采取反制措施,不能让这样的言论继续发酵。”密尔圣堂主教严肃道。
潘托斯圣堂主教怒道:“那些人都疯了,陛下一直身先士卒,战斗在抵抗异鬼的第一线,拉赫洛在做什么,能做什么?
诸神又在做什么?
明知无面者异鬼扩散各地,却知情不报、养寇自重,这样的神灵能信?
教皇冕下,不如撤销潘托斯圣堂,让我回君临吧!
我不惧牺牲,但我真不想为那样得潘托斯人牺牲。”
圣堂主教们个个义愤填膺,反而作为当事人的龙女王,并不太生气。
倒不是她没脾气。
很早之前,淡月楚女前来自首时,就明明白白告诉她正义联盟的计谋:抢先终结长夜,然后以势压人,让她承受整个世界的逼迫。
当时她已经生气过,现在只是预测变为现实。
嗯,比预测的时间提前了几年。
诸神本计划终结异鬼王后,用召唤太阳来逼迫她。
谁成想,人类的表现似乎比诸神预测的更加不堪,异鬼王还没击杀,就急吼吼让她为大局牺牲。
她真牺牲了,难道拉赫洛能立即终结长夜?
龙女王叹口气,向圣堂主教下令道:“从今天开始,模仿君临贝勒大圣堂,对各自的圣堂进行城堡化改造。
尽量少出门布道,也别挨家挨户分发龙晶武器与赎罪卷了。如果需要,就让他们自己去圣堂领取。
而且,赎罪卷与武器都不再免费,哪怕只一枚铜板,也要收钱。
養個女兒做老婆
你们呢,就召集真正的信徒,老老实实待在圣堂念经,积累神术位,静待尸潮。”
“教皇冕下,这样会不会太被动了?”有主教问。
龙女王严肃告诫道:“你们要明白一个道理,人类的头号大敌始终都是异鬼。
诸神浅薄鄙陋,平民懦弱无知。
难道作为人类文明之光的七神教会,也要与他们一样无知浅薄?”
霎时间,诸位大主教热血上涌,心情激荡。
特工皇後:娘娘不承歡 桐歌
是呀,平民与贵族无知懦弱,诸神狡诈邪恶,唯有七神,唯有我等七神教-徒,才能真正拯救世界。
哪怕在漫漫长夜中踽踽独行,他们也要与教皇冕下一样,保持圣洁光明之初心。
刚一下线,龙女王就叫来马尔温博士,咬牙切齿道:“我心中有不甘与愤懑,我要报复,我要主动出击,帮我联系胖山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