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我也是这么想的。”
钟天正点了点头,眉头却拧在了一起:“刘飞怎么会牵扯到这里面来了?这个人,不应该啊。”
他实在是有些想不到,刘飞是怎么跟邹泽询扯上关系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这一个想法,当即,钟天正又去调查了邹泽询的人际关系,首先,从系统里面能得到的资料来看,他跟邹泽询两个人完全不是两个地方的。
一个人在国家地图的上端,一个人在国家地图的下端,直线距离超过了六百公里,两个人的人生轨迹中也没有任何什么的交集之处,换句话来说,两个人不可能认识的。
为了保持一个严谨性。
钟天正啊香又前往了安家公寓。
至于为什么每次都是两个人,因为机制就是这样的,外出办事就必须是双人组,再加上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黄金搭档,倒也合情合理,还有一点,这件事钟天正并不想把这件事情交给下属来做,他总感觉这中间,好像有点什么似的。
说不上来的感觉,怪怪的。
安家公寓。
今天是休息日,两人见到了邹泽询的室友,也就是他的好朋友,十年之久的朋友。
见到钟天正啊香,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生气,原本他们还认为,因为是他们抓走了他的朋友,所以他对几人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但是现实并不是如此。
男子叫肖卫国。
“这次你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肖卫国摸出香烟来,给钟天正派了一根:“要调查我还是阿询的那件事情上,还有什么疑问?”
“呵呵。”
钟天正伸手挡住了他的香烟,先是打量了一下肖卫国,宗师级空间构想力的空间中,系统自动把他进行了一个比对ꓹ 这跟推肖燕美下楼的人不是同一个人。
“我们这次来,倒不是为了邹泽询的案子来的ꓹ 我们是另外一个事情。”
钟天正言简意赅,没有废话,也没有透露过多的信息ꓹ 摸出手机里的照片来,转向肖卫国:“这个人你有印象么?认不认识他?在邹泽询的朋友圈有没有见过他?”
“没有。”
肖卫国眯眼看着手机ꓹ 好一会然后摇头,语气肯定:“不认识ꓹ 也没有见过这个人ꓹ 应该是不认识的。”
“他叫刘飞。”
啊香忍不住补充了一句:“有没有可能是邹泽询的朋友,你们之前的聚会啊之类的,你仔细回忆一下。”
按照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刘飞能帮邹泽询实施这件事,进行后续的报复行为,那么刘飞跟邹泽询之间关系应该是非常好才对的,不然不符合常理啊。
“不认识!”
肖卫国再度回忆了一下ꓹ 语气客气:“真没有印象,我估计着他们八成是不认识的ꓹ 不然ꓹ 阿询的朋友ꓹ 除了黄珊珊外ꓹ 其他的人我都认识的。”
“好的吧。”
腹黑總裁遇上女二貨 墨子白
啊香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这么说来ꓹ 那么就是有另外的情况了ꓹ 是好ꓹ 也不好。
“这样吧,钟警官把照片发给我ꓹ 我发到我们之前的一个小的微信群里面去,或许这个人我没有见过,但是他们见过也说不定呢,你们说呢。”
肖卫国做了一个简单的思考以后,说出了自己的参考意见:“你们正好也进来坐一下,我给你们倒杯水。”
“这样也行。”
钟天正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肖卫国的说法确实是个好办法,也许是肖卫国见过刘飞,但是他没有印象了,别人或许有印象,一个人总比不上多个人的记忆。
“喝水就没有必要了,你帮我们问一下。”
钟天正加了他的好友,然后把照片传送给了他:“你这个人,给人的印象还蛮好的嘛,按照道理来说,我们抓了你的朋友,你应该是对我们非常不友好才对,没想到你现在这个态度,真的是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了。”
自古逢秋紅顏亂 胡檸
“呵呵。”
肖卫国摆了摆手,表示无所谓:“这也是很好理解的嘛,你们跟邹泽询又没有仇恨,你们这个职业,不就是做这个事情的么,你们抓他自然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抓。”
“人嘛,犯了错误,那就要勇于承担自己的过错,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来,我很理解你们,各司其职嘛,有什么友好不友好的。”
“呵呵,倒是说的很有道理。”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说话。
趁着刚才交流的过程中,肖卫国先是找到了他们几个好友的微信群,没有直接发消息,先是发了个红包,群里面总共八个人,除了邹泽询,红包一发出去,几乎是十秒钟左右的时间就全部领了。
这时候。
肖卫国这才开始发消息说正事。
果然。
这个手段确实不错,大家的回复效率都很高,答案也是一个意思:没有见过这个人,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
肖卫国把群里的消息回复完,然后把照片给撤回了,又当着他们的面把照片给删除了:“你们也看到了,没有这个人的任何消息,大概率这个人跟我们不认识的。”
“好,谢谢你。”
钟天正收回目光,然后告辞,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
啊香有些唏嘘:“你说这个肖卫国这个态度,要是世界上多一些这种人,那么咱们办起案子来,也就没有那么的辛苦了,中间会省下很多功夫。”
“是么?”
钟天正嘴角上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做过多的评价。
啊香歪头看着他,卡姿兰大眼里面闪烁着光泽:“怎么?你有其他的意见?”
“没有没有!”
钟天正连忙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任何的其他意见。
为了进一步确认两人之间的关系。
接下来。
钟天正又让师心语着重的对刘飞跟邹泽询两人的调查,通过一系列调查下来,那么可以非常明确的一点结论:两人压根就不认识。
超級掃描器 宇飛痕
既然是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那么刘飞怎么可能还给邹泽询复仇来了?他为什么要帮他做这件事?
“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刘飞对肖燕美下手,并不是邹泽询黄珊珊这件事,而是巧合,他跟肖燕美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们中间发生了事情,然后刘飞剑走偏锋,对肖燕美下手。”
“那天我们之所以会遇到,不过是恰好巧合遇到了而已。”
啊香说的这些,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摇头否认:“我觉得,不大可能有你这种猜测,他们两个的时间线对不上,肖燕美也才出来没有多久,他们应该没有什么交集才对。”
这是他们两人的猜测,这个猜测,很快也被推翻了。
首先是师心语这边,根据师心语的后续跟踪调查,给出的回复是刘飞自从那次从监狱出来以后,就没有再有过后续的活动,如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般,也从来没有去上过班。
“很有可能,刘飞从那次在监狱出来以后,就被人带走了,训练到今天这个地步。”
钟天正看着眼前师心语给出来的资料,手指敲击着桌面,回想着那天跟刘飞交手的全部过程:“刘飞这个人,当初还是我亲手抓的呢,那个时候的他,很一般,并没有什么攻击力,身体素质不高,但是这一次,他很强,很像是受过专业训练一般。”
啊香歪头看向钟天正,眉头蹙在了一起:“那么,谁会带走他呢?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就这么一直养着他?这些开支应该很大吧?”
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
刘飞消失了,他们也不得而知。
豬八戒重生記
另外一边。
肖燕美这边的进展也出来了。
被刘飞从五楼推下来的肖燕美,在送到医院抢救以后,虽然没有当场死亡但是一直都没有脱离危险,直到昨天,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了。
人没抗过来,没了。
在清点肖燕美的遗物的时候,肖战军在肖燕美抽屉里发现了一个信封,信封里面是一组照片。
“这些照片?”
钟天正抽出信封里面的照片,总共是八张,与其说是照片,倒不如说是短视频里面的截图,然后再用打印机打印出来了。
照片上面的内容不堪入目,非常的混乱,全部都是限制级的少儿不宜画面,而且冲击人的三观。
钟天正从里面扫了几眼以后,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这些照片中,不止是有肖燕美本人,还有黄珊珊,还有李长远以及另外两个陌生的男女。
再看照片中的背景与环境,基本上可以判定:这些照片,或者说这组视频,应该就是多年前,李长远家别墅楼下发生的那件事情了。
黄珊珊,邹泽询事件再次浮现水面。
可以肯定。
这些照片,应该就是有人寄给肖燕美的。
肖燕美的死,肯定跟这件事有关系,那么也可以肯定,刘飞跟肖燕美之间不认识,他之所以把肖燕美推下来,就是因为邹泽询这件事。
但是邹泽询跟刘飞两人是不认识的呀!
信封就是快递的这种普通的快递信封,里面还有一个单独的黄色牛皮纸信封,照片就是放在这里面的。
这类文件的在寄出来的时候,是没有被打开看的,而且快递员在收件的时候,只要里面不是什么禁止快递的物品,都不会去过多的详细查看里面的内容。
钟天正把信封翻面,视线落在了快递单子上。
这是一家常见的物流公司寄出来的,寄件人的地址写的非常的含糊,是同城快递,但是只确定到了某条路上,然后就没有后续了。
单子上的日子,是四天前寄出来的。
同城的话,这个快递公司很一般甚至说有些垃圾,没有当天达的服务,所以肖燕美应该是三天前收到快递的。
钟天正回想到了肖燕美出事那天,也就是两天前,自己跟啊香在见到肖燕美以后,询问她之前跟黄珊珊有关的案子,以及她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异常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肖燕美,整个人的表情明显就有些变化,但是正好这个时候肖战军却刚好回来,打断了他们的交谈,而后肖燕美也拒绝再跟他们多说什么。
如果。
如果那天,肖燕美拿出了这组照片来,那么,或许她也就不会被刘飞从五楼推下来了。
至于快递单子上的姓名应该是假的,至于电话号码,他们尝试着拨打了一下,结果是个空号,假的。
啊香在钟天正查看信息的时候,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打开网址打开快递单号查询的网站,把这个快递单号输入了进去,很快,这封快递信件的详细信息就出来了。
他们根据上面的物流信息,找到了当初收揽邮件的快递员的电话号码,来到了他们的营业部,进行了当面询问。
傾城決 婼語
穿越火線之末日神話
结果一切都在预料当中,让人有些失望。
“怎么了?”
快递员见到出示了身份的钟天正跟啊香,知道他们的身份以后,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紧张了,说话的语气带着点点颤音:“这个邮件有问题?我记得只是普通的文件而已啊。”
“邮件没有问题。”
钟天正没有跟他说为什么,直取主题:“我们想知道,那天那个人在哪里寄出的快递?把你们站点的监控给我吧,你把时间提供给我,具体是什么时候揽件的。”
“没有。”
快递员摇了摇头。
钟天正眯眼打量着他:“你们站点没有监控的?!”
“不不不,不是。”
快递员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摆手解释:“他不是来快递站点寄出来的。”
“那是什么?”
钟天正大拇指摩挲着中指:“上门取件?”
“不是,是这样的,那天我是在长清路那边送快递来着,结果路过那边的一个工地旁边的时候,就被那个人给拦下来了,然后他问我能不能寄快递,我说可以,然后就给他寄了。”
“哦。”
钟天正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基本上猜到了:这个人在寄快递的时候,肯定是预谋好了的,特地在那个地方等待路过得快递员,然后寄出快递,这样也就不需要实际地址了。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身份核验呢?!”
“……”
快递员嘴唇蠕动,整个人就慌了。
“你没做?!”
钟天正眉头皱的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