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燃烧埃德蒙顿的大火已然熄灭。
但离去的市民却难以在短时间内回到这座城市当中。
哪怕再度复苏的厄祭之敌已经被自由高达和长牙狮零式击退,但阿布罗一方却迟迟未能确定MA哈蒙斯大军最初出现的地点。
也就是说,这座遭受MA哈蒙斯大军攻击的城市很有可能还会再一次遭受攻击。
在这个未能确定的巨大风险之下,迅速以莳苗·东护之介为核心而建立起来的阿布罗应急小组很快就将埃德蒙顿列为不可接近之地。
不管任何情况,除了获得批准的个人,组织之外,其余人等一概禁止接近埃德蒙顿。
当然了。
MA哈蒙斯的复苏已经让整个地球圈陷入了震惊,以及惊慌。
除了阿布罗之外的其余经济圈不但第一时间主动联络阿布罗,尝试从阿布罗手中获取关于MA哈蒙斯大军的第一手情报,更派出众多人手前往数百年前的古战场搜索,希望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排除自身境内是否也存在同样的风险的可能性。
更有甚者,在派出人手去搜索古战场的同时,也第一时间向加拉尔霍恩本部发出了紧急询问,请求必要的协助。
这也是必然的。
正如埃德蒙顿所遭受的MA入侵那般,要不是凑巧铁华团和加拉尔霍恩正在埃德蒙顿的市郊交战的话,恐怕在MA大军入侵的瞬间,这座城市便已经化为废墟。
身处其中的市民更是十不存一。
莳苗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拿起笔在内容的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后,便缓缓地吐了口气。
魔潮起時
这场灾难尽管暂时结束了,但收尾工作却是让这位重返阿布罗的老人感到有些吃不消。
“拿下去吧!接下来,我应该会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对吗?”
莳苗将文件递给身边的随从后,轻声问道。
“是!所有文件已经处理完成了。”
“嗯!那好。随我去看看那位阁下的情况吧!”
“是!”
在这场灾难当中,让包括莳苗在内的埃德蒙顿市民能够顺利避难的恩人现在正位于距离这处临时安置点东北3公里之外的一处基地当中。
那是阿布罗特意划给铁华团使用的基地。
尽管那只是加拉尔霍恩曾经使用过,又因经费问题而废弃的基地。
可对于铁华团来说,却是一处不错的地方了。
尤其是那足够安置诸多MS的巨大格纳库。
想要前往铁华团驻地的人,并不只有莳苗一个人。
在莳苗带着人走出临时安置点的大门时,便发现古狄莉亚早已等在那里了。
看样子,似乎等待了有一段时间了。
“古狄莉亚,一起走吧!”
随着古狄莉亚的上车,前后都有着机动工兵队护送的车队加速驶向了铁华团所在的基地。
而在基地当中,雷明凯正站在自由高达面前发愁。
原因无他。
便是因为在之前那场战斗的最后。漆黑弓天使的攻击对自由高达造成了很是棘手的伤势。
单单只是依靠着源自光辉传递者所配套的纳米修复机械来修复损伤,损坏的地方的话,恐怕在短时间内是无法顺利完成的。
如今,MA哈蒙斯的退却并不代表厄祭复苏的节奏就此被打断。
那架漆黑弓天使的出现,无疑就是代表着下一次的厄祭战恐怕会变得更加可怕,更加恐怖。
“凯。这架机体恐怕暂时不能用了吧!”
雪白雄狮迈着慢悠悠地脚步,来到雷明凯的身边,与他一同打量着浑身上下没一处是好的自由高达。
那一箭,尽管以自由高达的双剑被毁,本体也被打到连连撞垮了好几座大楼才堪堪停止倒飞而出的惨重结局而告终。
但自由高达的损坏却已经成为了不可争辩的事实了。
“是啊!内部的电路ꓹ 各处零件先不说,但是外装甲就没有任何办法更换。这的确是一个大难题。”
本来作为最容易更换的外装甲ꓹ 却成为修复自由高达的难题之一。
自由高达所拥有的PS装甲,在这个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新型技术。
中華醫仙 唯易永恒
要在这个世界当中为自由高达更换新的PS装甲,简直就是天荒夜谈般妄想。
“看来ꓹ 也该轮到我上场了。”
雪白雄狮抬起右前爪,朝着自由高达那边挥了挥ꓹ 像是要从自由高达手中接过接力棒般后,看向雷明凯。
“凯!那块大石头的能量我差不多消化了!接下来的战斗ꓹ 我是能够出战的。”
顿了顿ꓹ 雪白雄狮眼中燃起了一股战意。
“那头大鸟就不说了。要是再遇到那架黑不溜秋的机体的话,我也绝对不虚!”
“黑不溜秋吗?零式。那架机体的名字就叫做弓天使。你还记得东方不败吗?”
雷明凯摇了摇头,试图引导雪白雄狮回想起之前他们所曾经见过的那位被称为东方不败的尊者。
“东方不败?”
雪白雄狮微微皱眉,顿时想起了那道让他记忆犹新的身影。
在那次见面当中,还是白猫形态的它一见到东方不败,便马上察觉到隐藏在那副看起来老迈的身躯当中的恐怖力量。
只是,轻轻一弹ꓹ 便将自己那看似是娇小可爱,实则却是不亚于MS全力一击的白猫攻击给制住了。
“那个不像是人类的老头吗?难道说ꓹ 那架黑不溜秋的机体跟他有关?”
雪白雄狮的目光在自由高达身上那可怕的伤口上游移不定。
修改超凡
那只要是能量供应充足ꓹ 便能够无视绝大部分实弹攻击的PS装甲ꓹ 如今却是伤痕累累ꓹ 不负重荷了。
不管是那个部位,都被一道道伤痕给撕裂ꓹ 只剩下那遍布触目惊心的伤痕的黑灰色身躯。
“或许是吧!在那时候ꓹ 我从东方不败的口中得知了另外一枚碎片的消息。而这一枚碎片很有可能便在那架黑不溜秋的机体上ꓹ 不,应该说是在那架机体的机师手中。”
雪白雄狮惊诧地回过头着雷明凯。
“我怎么不记得那个老头又提到过那架黑不溜秋的机体?”
也不难怪白猫零式会更惊讶。
当年与东方不败见面的时候ꓹ 东方不败也没有提及过关于弓天使的信息,更多的都是为围绕着弓天使的机师,拉米娅·拉布雷斯而展开。
对弓天使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零式自然是不会知道这里面的关键之处。
“因为,当时东方不败根本没有提及到那架机体的事情,只是提了一下拉米娅·拉布雷斯的事情。”
“拉米娅?!拉米娅·拉布雷斯?!”
雪白雄狮一愣,果真回想起了当时东方不败提及拉米娅·拉布雷斯这个名字时那痛恨而惋惜的表情。
“是的。驾驶着那架漆黑弓天使拦在我们面前的人,恐怕就是她了。拉米娅·拉布雷斯。”
“竟然还有如此曲折的事情?”
尽管有些难以相信这个世界上竟还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但错愕过后,雪白雄狮也就接受了摆在眼前的事实。
“那么,怎么办?是想办法修好自由高达呢?还是···”
雪白雄狮的眼中早已被熊熊燃烧的战意所充斥。
“自由高达,已经不能在短时间内修复了,不是吗?”
容纳自由高达的格纳库当中,传来了雷明凯痛惜的叹息。
蓝天之下,
一望无际的大洋之上,
一架快速地飞跃大洋,朝着大洋深处的某个坐标的直升机正缓缓地接近了此行的目的地——加拉尔霍恩本部。
“我们回来了!卡尔塔!”
在直升机的后舱当中,加里奥神情复杂地看着稳坐在其对面的那名女子。
那女子从再次见面以来,一直让加里奥感到熟悉而陌生。
熟悉的,是那名为卡尔塔·伊修的女子。
強行溺愛100天
陌生的,更是那名为卡尔塔·伊修的女子。
“嗯!但愿各位长老能够相信我们的发言。”
相比于神情复杂的加里奥,卡尔塔的目光却一直在注视着那片战场,以及影响今后走向的加拉尔霍恩本部。
“会相信的。父亲那边已经传过来确凿的消息了。”
加里奥连忙说道。
就像是一名邀功的小孩那般急忙。
卡尔塔缓缓从远方的加拉尔霍恩本部收回目光,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那名男子。
只见她那光洁娇嫩,根本没有铺上任何女性所喜欢的胭脂等化妆品的脸孔隐隐泛起了一道光辉。
冷梟,你就從了吧 傾城
“加里奥。你我都知道,仅仅只是依靠着巴度温一个家族的力量,是无法抵抗自厄祭战复苏的古老敌人的入侵。现在,已经不再是三百年前,人类处于生死存亡关键时刻的厄祭战时代了。”
卡尔塔的话,让加里奥一愣。
是的。
他明白的。
如今的加拉尔霍恩虽然头顶上还顶着守护人类,根绝一切战斗,防止人类社会被战乱所摧毁的使命,但实际上却没有多少人会正视并执行这个使命了。
哪怕有,也只不过是拉起这面几乎被人遗忘的大旗,去获取他所想要的利益。
乾坤界 塵塵寶
因此,加里奥沉默了。
冷酷邪魔的壞天使公主
直到直升机稳稳地落在了加拉尔霍恩本部的停机坪上,两人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时,才将这股沉默给驱散了大半。
高冷萌帝愛悍妃
“欢迎回来!我的挚友们!”
迎着直升机降落时所掀起的大风,身姿挺拔的金发男子纹风不动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加里奥和卡尔塔的出现。
“麦基利斯。你没有受伤吧?抱歉!让你独自迎击那个可怕的对手。”
諸天之我是傳奇
九魂之印 青山失魂
一看到麦基利斯那看上去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模样,加里奥还没有等直升机停稳便直接跳了下去,跑到了麦基利斯的面前。
“加里奥,虽然我很高兴能够和你见面,但你起码也要注意一下安全!这并不符合你作为七星家族之一巴度温家的继承人的身份。”
让加里奥意外的是,不仅仅是卡尔塔大变模样,就连麦基利斯也似乎变得有些让他感到陌生。
“麦基利斯特务少校?”
加里奥的眉头微微皱起。
“麦基利斯。好久不见!看来,这里发生了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而随后走下直升机的卡尔塔倒是平静得多。
她只是打量了一眼麦基利斯之后,便淡淡地点了点头,算与麦基利斯打了声招呼。
丝毫不见之前与麦基利斯相处时那副有着明显的情绪起伏的模样。
这一次,倒是让麦基利斯感到惊讶了。
可他却对此毫不在意。
麦基利斯只是淡淡笑了笑。
“看来这一次的意外,倒是让你发生了一些变化。总的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情。不是吗?卡尔塔。”
“或许是吧!”
卡尔塔并不太想接麦基利斯的话。
只见她移动目光,环顾一周周围的情况后,便察觉到了一丝端倪。
“麦基利斯特务少校。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太少了。”
面对着卡尔塔的疑问,麦基利斯却轻轻一笑。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本部正在做出最后的定论。”
“最后的定论?关于复苏的厄祭吗?”
回过神来的加里奥追问道。
“是,也不是!”
麦基利斯嘴边的微笑越发地神秘,但他却没有将这副神秘保持下去。
更或者说,他一直都在期待着加里奥和卡尔塔主动提出关于此刻加拉尔霍恩异样的问题。
“加里奥,卡尔塔。这一次复苏的厄祭并非是沉睡了数百年的古老敌人自我复苏,而是人为的!”
“什么?!”
两人齐声惊呼,似乎有些无法接受麦基利斯的话。
“这也曾经是我难以置信的结论,但事实上便是如此!现在,掌控加拉尔霍恩的七星家族的诸位当主都聚集在了议事厅那里,进行对导致古老的厄祭之敌复苏的罪人得审判。”
麦基利斯带来的惊讶接踵而至,让加里奥和卡尔塔有些措手不及。
“等等!麦基利斯特务少校。现在,导致厄祭之敌复苏的凶手已经捉到了?”
卡尔塔终于无法保持那副冷静,连忙追问出声。
“是的!卡尔塔·伊修。说起来,那位犯人也是与你有关的。”
顿了顿,麦基利斯继续说道:
“当然。那位犯人也是与我有关!因为,犯人便是我的父亲,同时也是你卡尔塔·伊修的监护人伊兹纳里欧·法里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