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大长老!”
身后的一众弟子惊呼道。
气纯子艰难地冲着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不要过来。这木头人的实力惊人,炼体境界不弱,他的操控者一定是为炼体流的大能。
閃婚前妻要嫁人
“我们再打一场!”
气纯子强忍疼痛站了起来。
木头人却摇摇头,将小皮鞭扔回给气纯子。
刚才他已经明白了,这件鞭状的武器,只对肉身有作用。也就是说,用来攻击没有肉身的存在或者是没有生命的物质,根本没什么作用。
重生股王 很靠譜
“哈哈,我终于出关了!”
气虚子蓬头垢面地从洞穴中出来。他很是欣喜,自己现在应该是门派中除了小师叔外,实力第一人了!
想着出来后,娶得美人归,暴揍气纯子,一气定乾坤,威风传四方。气虚子那个激动啊,我气虚子如今也算是真正地拥有一派掌门的威严了!
“雪仙子!我来了!快与我共度良宵!”
气虚子脸都顾不上洗,就往自己屋子里跑。现在那里已经是气纯子的住所了,但气虚子不知道啊。
跑到院子里一瞧,雪仙子还在!气虚子那个感动啊!好夫人,还在等我呢!他立刻想要上去直接扛起来,进屋子里与自己的夫人共度良宵。什么?天还亮着。我他喵还管他天亮不亮,小师叔让我等了多久!
想起那根大腿香烛,气虚子差点哭出来。论你妹的道啊!我信你个鬼!以后谁在找我论道,我跟谁急!太踏马误事了。
“夫人!快与我入屋!”
不純情羅曼史 艾芙雷特
气虚子对着那边正在学着穿针引线的雪仙子柔声说道。
“我去!老娘又找不到线头了。你谁呀你,找抽么?!”
雪仙子受到影响,当即大怒。
“是我啊,你的夫君!”
气虚子大急,赶忙表露身份。
山裏漢子:撿個媳婦好生娃
紅顏傾天下 炫舞飛揚
“你这人,休要坏我清誉!”
雪仙子立刻后退几步,蓄势待发,随时准备与这色贼战斗。竟然敢公然调戏一气派大长老的夫人,真是好胆!
“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我就闭个关的功夫,你就不认得我了?!”
气虚子大急,风洲四大女仙之一啊!风洲多少人朝思暮想的人儿啊!你不能这么快就忘了你的夫君我啊!虽说我们之间没什么感情基础,但你也不能不认我啊!
“你谁呀你!我是一气派大长老气纯子的夫人,你注意自己的身份!莫要再胡言乱语了!”
雪仙子呵斥道。她现在还肩负着维系落雪峰和一气派关系的重任,怎么能让随便跑来一个狂徒几句话破坏?!
“气纯子的夫人?!”
气虚子踉跄着退了几步,满脸震惊。好像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我还以为这次出关,可以压他一头!哈哈哈!我真是可笑至极!”
仰天癫狂而笑的气虚子,瘫坐在地。他没有想到气纯子还是赢了他,竟然趁着他闭关,抢走了雪仙子!
与此同时,雪仙子也传讯气纯子。这事还是让气纯子知道的好,不然日后说不清。
气纯子正要再开一次吞气斗神诀,和木头人拼一个你死我活。作为一气派的大长老,作为一气派的代理掌门,他要以身作则,不能让外敌就这么光明正大地闯进一气派。
可就在他张大嘴,要海吞天地元气的时候,身上的传讯符亮了。
嗯?我们一气派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去调戏我的夫人?!气纯子当即大怒,我还管什么烂木头,当然是去教训那个狂徒了!
望着气纯子极速飞驰的身影,木头人有些纳闷。这是什么情况?
“啊咿呀?”
苏恩扬一路将赤露辉羽鸟催使到极致,很多地方都看到空中一道红色的霞光。他对鸡魔和木头人那是相当不信任啊!鸡魔是个憨憨,木头人,额,除了他说要拉自己入伙,加入仙盟。他对木头人就没有其他了解了。
看着远处依旧完好平静的一气派,苏恩扬松了口气,看来没闹腾起来啊。
惡魔少董別玩我
“砰!”
巨大的响声响彻云霄。
苏恩扬凝目望去,好家伙,这是爆发大战了啊?是鸡魔那个憨憨,还是木头人来着?!可别把一气派拆了啊!
如果是鸡魔,苏恩扬还不是太担心,毕竟自己的一众大师侄子也都是大日仙人。真打起来,鸡魔一个人肯定招架不住,很快就会结束战斗。
关键是怕出手的是木头人啊!这家伙的战力绝对是无漏级别的!要是大打出手,一气派估计损失会很大。
念及于此,苏恩扬立马朝一气派飞驰,他要阻止这一切。
“气纯子!你这老匹夫!竟然横刀夺爱!”
气虚子出手狠辣,他是真的愤怒啊!屋子被占,夫人被夺,这如何能忍?!
“冷静啊!我这样也是为了一气派啊!”
气纯子硬抗下几波攻击,开口解释。当时确实是小师叔说为了门派的,但气纯子自己有没有这个觉悟就不知道了。
癱瘓王爺之傾世妃
“我信你个锤子!看我气海平山岳!!”
气虚子手掌下压,天地元气聚集在高空,狠狠下压。这个世界天地最重,只不过太过分散,平日里人们感受不到。而此刻气虚子将方圆五百里的天地元气浓缩在一处,那种压力让气纯子也是眼神一颤。
看到气虚子还在吸纳天地元气,气纯子赶忙使出吞气斗神诀。相比气虚子的吸纳,吞气斗神诀可谓是效率高出几倍不止。
一眨眼功夫,气纯子就将周围剩余的天地元气吸入口中。他必须打断气虚子的蓄势,不然一击之下,一气派都可能直接被抹除门派驻地。
当然,如果下面的师弟们反应过来,已经撑起门派的防护大阵的话,那就可以撑住了。
“气纯子!我现在实力精进,你不是我的对手!乖乖认输!咱们师兄弟还有的做!”
气虚子虽然生气,但毕竟和气纯子是几百年的师兄弟了,还是有感情的。
“少装蒜!你伤不了我!要我说,师父当年就是瞎了眼,选你来做掌门!瞧你那个身虚体弱的样子!”
气纯子讥讽道。
“都住手!”
在两人的碰撞中,苏恩扬的喊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