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霧初陽
小說推薦晨霧初陽
进入夏季,一天热过一天,午后成了最难熬的时候,一到室外,热浪一阵阵扑过来,几乎让人窒息。柏油路好像被晒化,踩在上面有地面变软的错觉。下午去上课,叶紫撑起遮阳伞,江南也顺道蹭了一路伞。在路上这样倒没什么,走在学校里就太引人注目了。快到校门口,叶紫刚想提醒,江南已经自觉快走几步先于她进校门。说他呆吧,人家倒挺知道避嫌。叶紫想。
星期五吃过晚饭,叶紫躺在沙发上翻杂志,为明天的城南之行养精蓄锐,门响了。她坐起来,不知道江南有什么事。打开门,江南扛着一卷凉席,“我去房顶乘凉,要不要去?”
純禽記者
房顶上凉风习习,的确比空调房里舒服得多。叶紫和江南在地上铺上凉席,席地而坐。江南说“小时候在乡下爷爷奶奶家住的时候,夏天夜里就直接睡房顶,特别凉快。你有现成的条件,怎么还闷在屋里?”“以前夏天我也经常睡房顶,不过我爸妈离婚后,我就没怎么上来过。”说起往事,叶紫的声音有些飘忽。
江南看着叶紫没说话,他想道歉,或者安慰,可又觉得说这些都没必要。叶紫这时也侧头看过去,她的表情在夜色掩映下有些看不清楚,但江南能感受到她的目光,这目光让他了然,继而安心。叶紫仰头望向墨色的天空,几点星子零星散落着,“小时候就这样数星星,数着数着就睡着了。”“哈,我也是!”江南说,“奶奶还会给我讲故事,听着故事,看着星星,不知不觉就到天亮了。那时候总觉得白天太长,就盼着晚上快点来。”“你现在没时间经常回去了吧。”江南有些怅然,“爷爷奶奶去世后,我就没再回去,不敢回。听说老房子已经荒了。”
有些地方,有些人,只存在于“小时候”。然后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今天。
风把叶紫的头发扬起来,抚到了江南的脸上,他伸手捉住,“好痒,你的头发怎么这么长。”他从未对叶紫做过这么亲密的举动,叶紫莫名有些脸红,江南却浑然不觉,只顾着把玩叶紫的头发,好像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叶紫看了一眼江南快被刘海遮住的眼睛,故作轻松地打趣道“好像学校三令五申的是,男生不能留长发吧。”
江南苦恼地揉着脑袋,“我头发太软,剪不了板寸。偏偏还长这么快,这次回家又得剪。”“那明天还是老时间喽。”叶紫说。“嗯,老时间。”江南点头。也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个周六江南会和叶紫一起去城南,然后下午再一起回来。江南接着说,“明天下午回来,晚上还去吃牛肉米线吧。”这下换叶紫皱眉了,“天很热啊。”江南很疑惑,“天热就不能吃米线了?”“……那这次我掏钱。”“这就不用了吧。”“不行,要不然我不去!”“……”
漫无尽头的旅途,好像变得有意思起来。
高一结束,面临分科的问题。尹川的传统是选理科的留在本班,选文科的重新组成班级,**裸的重理轻文。
说欧阳是文科白痴一点都不过分,如今终于能把拖他成绩后腿的政治历史甩掉,他当然喜滋滋地留下。蓝周和叶紫却踟蹰了一阵子。蓝周强项在英语,不管文理都要学。选文科她历史不好,选理科化学又不行。“我就不能把物理和政治放一块学么!”蓝周愤懑地抱怨。愤懑归愤懑,还是得选择,最后考虑到面子问题,学校这么不重视文科,还是学理吧。其实叶紫比较倾向于文科,因为学起来相对轻松,高一逍遥了一年,何苦后面那么累。
但是蓝周坚决地把叶紫拦下了,“既然你学哪个都可以,那就留下嘛!你走了咱们就分开了!”叶紫一想也是,就放弃了文科。三人继续团结成功。而左灵义无反顾选择了文科,离开了三班。
升棺發財
欧阳为此怅然了好一阵,鉴于这一对之前的表现,叶紫和蓝周没有丝毫同情心地在一旁幸灾乐祸。
分科的事情折腾完,一切尘埃落定。进入高二,三班前头多了个头衔,全称变为理科三班。随着这些改变,班里的气氛也在悄悄发生变化,原来轻松的氛围被凝重取代,大家慢慢沉默寡言,慢慢把头往书本里埋得更低。学校的活动也逐渐没这些高二学生的份,生活的内容只剩下学习,学习,学习。
一批学生离开,又一批学生进来。从新生们新奇又轻松的笑脸上,每个人都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己。感叹一番,继续低头在题海中奋战。
这天早上,江南走在叶紫旁边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到了中午直接不见人影。叶紫想问他怎么回事,才发现这么长时间,竟然没他的电话号码。晚自习下课,叶紫加快脚步往家赶,在自家门外照明灯刺眼的光亮下,老远就瞧见,江南正靠在门上,低头不知正想着什么。她快步走过去,在他跟前站定,想问的太多,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江南轻轻吐出一句,“陪我走走好吗?”
路上到处散落着尹川学生的身影,嬉笑吵闹声不绝于耳,热闹程度不亚于学校内。叶紫随着江南朝人少的地方走,一路无话。
昏黄的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江南清秀的侧脸被笼上一层朦胧的光。叶紫问“发生什么事了吗?”“今天是我妈的忌日。”江南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仿佛被清冷的夜色染上凉意。叶紫的心瞬间抽紧,她忽然想起去年的某一天,那个缩在阴影里的身影。仿佛心电感应般,江南恰在此时说“还记得吗,去年坐在门口被你看到,结果把你吓跑了。那天就是刚从墓地回来。”
“当然了。”叶紫说。原来他也记得,记得那场猝不及防的碰面。可是,叶紫同时忍不住想,我不是被吓跑的呀同学。她想纠正江南偏离正常频道的想法,看看江南一脸落寞,还是作罢。
妃不從命,王爺靠邊站 櫻菲童
饶了一大圈,回来时走到巷口,一个女生正蹲在一旁抽烟,两个人谁也没在意,正准备进巷子,女生突然开口“怎么江南,才多长时间就不认识了。”江南和叶紫同时朝她看去。女生缓缓站起来,扔掉手里的烟蒂,火光在黑暗中一闪,划下一个优美的弧度,在地上摔得粉碎。
叶紫只觉得女生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江南定睛看清女生,说“海鸥。你剪头发了。”熟稔的语气,这让叶紫感觉不太舒服。被叫做海鸥的女生却似乎心情变好,一甩头发,“怎么样,好看吗?”“好看。”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叶紫有想离开的冲动。尽管知道江南就是这样的人,说这些话并非故意,但她还是很郁闷。
海鸥笑了“那我长头发好看还是短头发好看?”江南还真的思考了一下,“你本来就漂亮,长头发短头发都好看。”完全诚恳的语气。叶紫的内心已经在咆哮了,这是把我当透明人吗??她没好气地说“你们聊,我先走了。”“等等,”江南拦住她,这才想起问海鸥,“你找我有什么事?”海鸥说“我想和你单独聊聊。”叶紫迈步就要走,再留下来真没什么意思了。
江南一把抓住叶紫手腕,眼睛看着海鸥,“有什么事你说吧。”江南的手指冰凉,叶紫只觉得皮肤一阵战栗。海鸥阴阳怪气一笑,“女朋友?”叶紫想起来了,海鸥就是之前那个叫住她的外校女生。听语气,难道之前他们有什么纠葛?已经见过路远的非主流扮相,眼前这个染着头发,着装成熟性感的女生和江南认识也见怪不怪了。只是她想象不出,江南在曾经狂妄的岁月里,是一副什么样子。
江南不置可否,“和你没关系。”海鸥的声音变得尖锐,“是呀,和我是没什么关系了。江南,你现在是重点学校好学生,我哪儿配问呢!”江南声音里终于透出一丝怒意,“你别胡搅蛮缠。”海鸥指着叶紫“我哪里不如她?江南,你不是说你不会谈恋爱吗?那现在算什么!”
夹在中间叶紫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她一直以来接触的都是和她一样老实的学生,对于海鸥这种小太妹还是有点畏惧的,不过身边有江南,所以她完全不担心,只觉得这种只有在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台词,尤其是第一句和最后一句,竟然在现实中活生生地听到。她甚至还有些玩味地想,嗯,中间一句信息量很大,值得研究。
时间不早了,四周只有稀稀落落几个人影,海鸥这几句话在安静得黑夜里显得尤为响亮。江南无奈道“海鸥,别闹了行不行。很晚了,回去吧。”海鸥硬邦邦甩下一句话“江南,你既然这么说,就等着吧!”江南这次没再说话,拉着叶紫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没再传过来声音,江南走得很快,叶紫要小跑才能跟上,也就顾不上回头看海鸥走没有。
海鸥最后说的话让叶紫有点不安,她问“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前方传过江南平稳的声音“你什么也不用管,回去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機甲契約奴隸 猶大的煙
第二天,叶紫趁着二十分钟的课间找到路远,开门见山地问“海鸥是谁?”路远“呦呵”了一声,“你们进展够迅速啊,江南的老底都被你知道了?”叶紫不理路远瞎说,“你快跟我说说。”路远却不遂她意,吊起了她的胃口,“有什么想知道的问江南啊,问我干什么。”叶紫说“我不确定他愿不愿意说,毕竟他初中时变成那样是因为他妈妈……”“看不出来,你还挺替他着想。”路远收起嬉笑神色,“想问什么说吧。”
“就是你们初中时候的事呀,还有那个海鸥。”“嗨,初中那会儿,也就那点事呗,吸烟打架,和老师对着干。那时候觉得特拽,其实就是瞎胡闹。”路远脸上难得显现出囧色,“确实没什么可说的。海鸥就在当时老混在一块儿的那帮人里头,她喜欢江南,老粘着他。江南那时候吧……”
路远思索着措辞,“怎么说呢,你也知道原因,他那时候完全放纵自己了,对谁都来者不拒。所以他不喜欢海鸥,但是也由着她。就这么混到初三,我们俩改邪归正。后来就很少和原来那帮人来往了。海鸥还挺难缠的,死活不愿意分手,当时还大闹了一场。不过到了尹川后就彻底断了联系。”
听了路远的描述,江南曾经的形象在叶紫脑海中逐渐清晰,不是狂妄无知,而是,痛彻心扉。路远看着叶紫,“江南能走出来挺不容易的。我以前还担心他,你知道他对海鸥说什么吗,他说他以后不会再谈恋爱,不止是海鸥,无论哪个女孩儿他都不会喜欢,海鸥这才死心。”
叶紫动了动嘴,不知道说什么。路远说“所以看到你和江南在一块儿,我特高兴,这小子总算恢复正常了。”叶紫说“你别告诉他我问你了。”路远保证道“没问题!”
事实证明,路远的保证万万不能信。早上一起去学校,江南冷不防来了一句“你可以直接问我。”叶紫一下子没明白他在说什么。江南说“你不用跑去问路远,问我就行了,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叶紫微窘,“他都告诉你了啊。”江南轻笑,“看来你还不了解路远,他这个人最藏不住事。”叶紫哼道“的确。”江南问“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叶紫急忙摇头,“没有了。”快到学校,江南忽然低头凑近,“路远告诉我你不来问我的原因了。我很高兴。”
离得太近,叶紫的耳朵被江南呼出的气挠得直痒痒,“你……我……”语无伦次间,江南已经跑得远了。
日子照常进行,一切风平浪静。
这天早上一起上学,叶紫发现江南神色恹恹,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江南没精打采地说”嗯,浑身没劲。”叶紫下意识摸了摸他的额头,“你发烧了!你都不知道?”江南说“是吗?这是发烧?”叶紫被他彻底打败,“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发烧?”江南说“我身体好,很少生病。”叶紫的表情明显不相信。江南急了“真的!难道我看起来很弱?”叶紫啼笑皆非,这位老兄又跑偏到哪里去了,她说“没有没有,你看起来很强壮。”江南深切感觉自己被看扁了,”你不相信?我可是篮球队的主力.!”说着还示意自己手臂上的肌肉。叶紫”噗嗤“笑了,“有瘦肉没肌肉。”“嗯?”江南没听清,但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一路上,两人的话题都在围绕江南到底是柔弱还是强壮展开。
临分别前,叶紫交待”赶快去医务室开点退烧药,实在不行就请假回去好好睡一觉。“江南不屑,”不就是发烧,还用得着请假?“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乖乖朝医务室走去。
江南再次失算。吃过退烧药,他感觉自己脑子就再没清醒过,一上午困得想自杀。好不容易撑到放学,他跑到办公室请了假,下午真得好好睡一觉。
头重脚轻走出学校,正看见蓝周一脸焦急往回跑。蓝周看到江南,像看到了救星似的冲到他面前,”江南,我们刚出校门就被一群人截住,他们把叶紫带走了!“江南一个激灵,”往哪个方向去了?”蓝周说“仓库方向!”叶紫住的民居附近有一个废旧仓库,周围很少有人走动。江南听了正要去,看见蓝周也要一起,拦住她,“你别跟来,去找路远!”
在校门口被几个陌生人拦住时,叶紫马上明白过来和海鸥有关,第一感觉是不可思议,她还真找人来“教训”自己了?搬出江南无果,她只好跟着他们离开,在校门口跟这群人拉拉扯扯,她就真的要全校闻名了,众目睽睽之下再把江南扯进来……她还是跟着走吧。
在仓库前停下,叶紫心里大概有了底,这一片区域她很熟悉,也就这个地方还算僻静。仓库废弃不用,但大门是锁着的,不远处就是民居,这也是她敢跟着来的原因。不过她还是有些紧张,从小就是乖乖女,还真没见过这种阵仗,但是还好,这几个人过半数都是毛头小子,一看就比自己小,就领头的一个黄毛顶多和自己一样大。江南应该不一会儿就赶到了。这些足以让叶紫维持表面的平静,尽管此刻心里不可自抑地怦怦直跳。她往墙上一靠,”到底有什么事?“
黄毛反而不知道怎么说了,在校门口就没想到她会这么痛快地跟着走,现在又一脸镇定,现在的女生都这么剽悍?他清了清嗓子,“你知道你得罪鸥姐了吧!”“海鸥?”叶紫问。“你知道就行!浩哥要我们警告你,再敢惹鸥姐生气,别怪我们不客气!”说完还恶狠狠地扬了扬拳头。叶紫有些糊涂,什么什么,怎么又出来个“浩哥”?是海鸥的帮手?
一錯成婚:老婆,不好抱 藍若鳶
江南赶到时,正看到黄毛扬起拳头,他立刻就要冲上去,却突然一阵头晕目眩,他只能扶住墙,“住手!”用吼出来的力气发出的声音此时却微弱不堪。
但所有人都听到了。众人齐齐扭头,就看到一个身材瘦削的高个子男生,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站在那里摇摇欲坠,好像下一秒就要晕过去。嘿,哪跑来的搅局的?!“你谁呀!”黄毛说着就要撩袖子,就听到女生喊了一声“江南!”然后迅速跑过去。黄毛动作顿住,狐疑地问“你是江南?你真的认识江南?”
第二句话是问叶紫的,但叶紫没工夫理他。她握住江南的手,江南的手心滚烫,但是没一滴汗。江南完全是凭着一口气跑来的,此刻一口气松下来,眼前一阵发黑,但脑子还算清醒,他整个人倚在墙上,“谁让你来的?海鸥?”黄毛不自觉顺从地作答“海鸥姐说有个尹川的女生叫叶紫的欺负她,浩哥就让我们来警告警告叶紫。”“于浩?”江南扯出一丝笑,然而这笑里全是讽刺。
听到自家大哥被直呼其名,黄毛的声音又降了八度,“是。”“回去告诉于浩,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不准再找叶紫麻烦。”一帮人噤若寒蝉。“滚。”轻轻吐出最后一个字,江南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他们。
如蒙大赦般,黄毛带头一溜烟跑走。
之后江南就不记得发生什么了,他只是感觉自己做了好长的一个梦,很混乱的一个梦,梦里影影幢幢,脚步混乱。他睁开眼,发现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身上好像压了一块石头,动弹不得。
一个伴着鬼脸的脑袋忽然凑到眼前,江南镇定地说“路远,别离我那么近。”路远直起身子,感到十分无趣,“你真没意思,老也吓不着。”江南慢慢坐起来,靠在枕头上,他这才发现,原来醒来之前的那种压力感,来自于身上盖的这两双巨厚无比的被子。
这时叶紫端着一碗粥和蓝周一前一后走进来,看到江南醒了,一颗心才放回肚子里,她问“感觉怎么样?”“轻松多了。”江南说。他的衣服被汗水浸透,整个人像刚从水里出来一样。蓝周说“出了这么多汗,叶紫的被子功劳不小哦。”江南对叶紫说“这是你的被子啊。”“对啊,”蓝周抢着替叶紫回答,“你这里只有一双厚被子,我们觉得不够,叶紫就把她的拿下来了。”
江南嘴角不由自主往上扬,“哦?我都不知道。”路远问“真是烧糊涂了,打针还记得不?”“我还打针了?”江南随意问道,烧退之后浑身舒坦,整个人此刻松了下来,于是他问出了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个问题,“打哪了?”路远哈哈大笑,“打针还能打哪儿?当然是屁股上!“
于是,江南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瞬间蒙上一层血红。路远不知死活地又补了一句,”放心放心,是我帮的忙!“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路远恐怕已经被江南射杀几百次了。蓝周识趣地说“我该走了,学长好好休息哦!”路远连忙跟着溜之大吉。叶紫忍住笑,把那碗粥递过去,“粥要凉了,快喝了吧。”江南没抬头,默默接过。
走出院子一阵狂笑过后,蓝周想起了一个正经问题,“那个叫于浩的怎么办?”路远“切”了一声,“于浩?有我们俩在哪轮得到他!”
又有新的故事在学校流传开,比较权威的版本是江南为了女朋友和外校学生打架,为此还旷了一下午课。很多人议论纷纷,天哪,这还得了?这下要闹到老师那里去啦!有人激动不已,江南好酷,他女朋友好幸福!有人则持怀疑态度,不会吧,江南还能做出这种事?还有人,则等着看好戏。
然而故事的两位主角格外平静,每天一起上学然后在校门口分开,放学在校门口汇合后一起回去。叶紫在班里照例接受了一轮目光的洗礼,但没人问她,她笑笑也就过去了,有些事情越描越黑,何况大家早就认定她和江南之间有一些可以写成小说的故事。江南的班里就更平静了,大家都知道他那天是因为发烧请假才没来上课。至于怎么会传出他打架的事,有好奇者跑去问他,被他一口否认。于是同学们也就不再好奇,也是,都烧成那个样子了还有力气打架?
用盡余生說我愛你
不过叶紫和江南还是分别被叫到办公室一次,事后两位班主任核对情况,发现口供一致,也就没再揪住不放。不管什么新闻,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冷却。高三年级更是无暇顾及学习以外的事,毕竟,高考越来越近了。
因为有高考在前面压着,新年也过得不那么轻松。
大年三十晚上,叶紫和江南又在去年偶然遇见的河边见面,不同的是,这次是两人约好的。
时隔一年,再次来到河边,回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两个人被对方吓到的情景,好像还发生在昨天。叶紫笑问,“你怕鬼吗?”江南显然是无神论者,“这世上哪有鬼?干嘛这么问。”叶紫说“你不信有鬼啊,那去年是谁被吓到啊?”江南笑,“你还说我,你不是也吓了一跳。”“我只听到叹气声,却没看到人,就以为有鬼嘛!””结果却发现是我。由此可见,“江老师再次谆谆教导,”所谓的鬼都是人自己想出来吓唬自己的。人反而比较可怕。“
”那请问,“叶紫打趣道”马上就要高考了,江老师紧张吗?“江南佯作思考,”江老师好像有点紧张。“他把叶紫拉到自己跟前,”现在该我问你了,高考你打算考哪里?“叶紫说”我还有一年才考呢,现在就问我这个问题?“
江南揉了揉她的头发,“回答我。”“嗯——,我考哪里无所谓的,只要能继续画画就行。本来我打算考本市的大学,不过,”叶子轻轻笑了笑,“既然你要考清华,那我就改变计划考北京的大学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考清华?”江南奇怪道。叶子更奇怪,“难道不是?所有人都以为你要考清华。”江南挠挠头,“我倒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你会报北京的学校喽。”“嗯。”叶子点头。远处放起烟花,江南耳边只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但他清晰地看到了叶子被映亮的脸,还有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新年就像高速路上的休息站,短暂的停留后,又是一路狂奔。
过完年,高三年级进入黎明前的黑暗。在这场堪称绝不能考砸的考试的压迫之下,血压都恨不得跟着一路飙升的温度往上升。老师把每一秒都掰开来用,作为学生,只有趴在桌子旁,看书,做题,看书,做题。路远也开始埋头苦读,乖乖准备考试。江南倒是没什么变化,走路的节奏还是那么,悠哉悠哉。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来了,又要有一批人离开,一批人到来。年年岁岁花相似,重复的步调,也许每一天,每一年,都是一个轮回。
努力了三年,似乎就为了短短的两天,想一想,有些不甘,有些不值,还有些怅然若失。叶紫就像自己亲身经历了一回高考,甚至比自己考还紧张。最后一场考完的下午,天蓝得出奇,叶紫站在考场大门口,从一涌而出的学生中,一眼就看到了江南。看着那个朝自己走来的挺拔的身影,她只觉得,自己的高中生涯也圆满结束了。
叶紫习惯性地问了江南一句,“感觉怎么样?”她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江南却微微簇眉,“不太好”。 叶紫刚刚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江南又展眉一笑,“瞧你比我还担心,考完了就别想了,等结果吧。” 看江南一脸轻松,叶紫也就不再多想,“感觉不好”是优等生们考完后的惯用台词。
事实证明,江南是优等生中的特例。成绩下来时,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江南的分数,距离清华的分数线,差了六分。 一道选择题的分数。欧阳唏嘘道。
分数下来的那一天,两个人坐在江南的客厅里吃着叶紫买回来的冰淇淋,柔滑的触感在舌尖化开,从口腔传送到胃里,一片冰凉。
江南说“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叶紫说“吃惊,失望,或者沮丧?”江南笑了笑,“你说的是你的心情吧。”叶紫说“如果你在乎这个结果的话。”江南握了握叶紫的手,“我不止一次的在想,遇到你是我的幸运。”他的手因为碰过冰淇淋而冰冷,但叶紫感觉不到,因为她的手也是冰的。叶紫笑,“油嘴滑舌,我还等着听你的心情呢。”江南转回正题,“其实你刚说的我都有。不过,”他用手示意了一下,“只有这么一点。我突然发现,清华并不是我的目标,而是其他人的目标。我记得你说过,所有人都认为我要考清华,所以我也理所应当认为我应该考清华,但我从来都没想过,这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
人間九十年 烈風宗主
“我的吃惊,失望和沮丧好像并不是因为我上不了清华,而是因为我的分数没有达到自己的期望值,“江南赌气似的咬了一口冰淇淋,”这可不是我平时的水平。“关键时刻掉链子这种事放到谁身上都要郁闷一下,叶紫点头,”理解。所以你现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吗?打算选第二志愿吗?”江南显出苦恼的神情,”剩下的志愿都是随便填的,我也不知道想去哪所学校,我得好好想一想。“
室内冷气很足,一片凉爽惬意。叶紫靠在沙发上,支着脑袋看一旁的江南,他的头发又长了,额前的发丝稍稍挡住了眼睛,但叶紫就是能确定,他此刻一定在微微皱眉,这是他在思考问题时的惯有表情。这情景像极了两人周末在一起写作业时,一扭头,就能看到他同样好看的侧脸,他握着笔的修长的手指,还有他专注的神情。
他一口一口吃着冰淇淋,很慢,像以往无数次那样。叶紫忽然有隐隐的期待,她以前从未想过以后,但现在,此刻,在这个有蝉鸣声的午后,她构想起了以后的生活,就这样一直在一起,多好。
江南这一想,就想了一个暑假。蓝周小心翼翼地问,“江南到底什么打算?”“不知道,他还没想好,”叶子安慰道,“不用太担心。”蓝周被叶紫轻松的神情刺激到,“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呢!江南还被老师叫去谈心了!我看他的神情好像快抑郁了,你真的不担心?”叶紫哭笑不得,“他真的没事,他只是比较纠结。”
在江南的纠结思考中,暑假接近尾声,录取通知书陆续发放,江南也收到了他的第二志愿录取通知书。而叶紫正式荣升高三,开始为期一年的艰苦奋斗生活。
上课第一天,老师走进教室,后面还跟了一个人,班里立刻爆发出一阵议论声,叶紫一时也有些愣住。手机发出震动,蓝周发过来短信,“江南要复读?还到我们班?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回复短信后,叶紫抬头,江南正淡淡笑着,如此时的晨风一般清爽。后来无数次回想起,她都觉得,也许一切故事,从那里才刚刚开始。 叶紫望向窗外,初阳正升起,雾,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