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記得喜歡你
小說推薦我不記得喜歡你
爱教授犹豫了一会儿,终是说出了那件事:“晓逸,我觉得你,你、你刚才没事儿吧?”
顾晓逸怔了一会儿,他没想到爱教授会主动提起这件事,但还是为了不让爱教授担心,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其实,我觉得吧,这没什么呀,而且,”说到这里,顾晓逸又瞟了一眼爱教授,从视线里的车镜子无意中瞄到了针邱,额,以及针邱的车。
都市小子會煉器 妖孽無罪
顾晓逸突然间倍感压力,“这个针邱怎么好死不死非得跑我这儿来寻死呢?怎么回事儿啊这人?”
爱教授听完他的话,从后车窗里面望去,心中一个咯噔,这个针邱!
爱教授想起刚才针邱对顾晓逸的大胆举动,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顾晓逸也是好心,知道爱教授毕竟一老人家肯定比他还受惊,于是递了一杯水给爱教授镇镇惊吓,爱教授眼皮稍微一抬就能看到顾晓逸递过来的水杯,心里想:“哼,针邱,不向你哥们儿顾晓逸学习那就算了,还亲了人家一口!而且还是人家的初吻!你这小子,还好死不活亲了上去!真是作死!唉……”
爱教授越想越气,顾晓逸也不好意思看爱教授的脸色,等爱教授把水杯拿走,顾晓逸又专心开车。
爱教授“咕嘟”咽了一口,水的温度刚刚好可以祛火,爱教授捧着水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了许久不见针邱追上来,爱教授和顾晓逸都有点儿纳闷了:“难道这小子还长了翅膀飞走了不成?”
顾晓逸也没管那么多了,针邱不在了更好,省得他老摊上这些奇怪的事儿!爱教授也是松了一口气,都以为针邱还会再追上来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甩了他。
方士世界 縱橫玉帝
乾坤巷369號
爱教授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去看顾晓逸,顾晓逸不说话,但他从车内镜框里可以清楚爱教授在看他。
爱教授毕竟是顾晓逸的导师,刚来武大应聘时,他是武大年龄最大的助理教授。
顾晓逸是天才学生,那时他已经在武大入读一年,当时他的导师可不是这一位。
只不过那位导师车祸去世了,学校里现有的教授们都已经有学生了,顾晓逸不能没有一个身为教授的导师带他,而当时新来的教授,就是现在顾晓逸车里的这一位,爱尔教授,他那时刚上位还没有学生,所以学校决定,让爱尔做顾晓逸的导师。
因为爱教授是新人助理教授,而顾晓逸是天才学生,所有人都为此捏了一把汗:“这个新上任的助理教授,他真的能够教好顾晓逸吗?”
当时也是在校园里掀起了一片风浪,很多人都在说这件事情。
顾晓逸似乎没受外界影响,每天都和爱教授请教,爱教授深得欣慰:“这个顾晓逸,全学校就他没有异议我,是不是真的像外面传闻那样,即使他有一个不好的导师,也能做到全院第一,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型学生呢?”
三年过去,顾晓逸从武大顺利毕业了,所有人都为此感到有点惊讶:“这个爱教授,真是亲手教顾晓逸的吗?怎么能这么成功?”
重生之重鑄天朝
顾教授从回忆回到现实,发现顾晓逸已经下了高速,马上就要回到爱教授的家了。
顾晓逸回头,微笑道:“爱教授,我先送您回去,待会儿我还有点儿小事儿,不方便去您家喝茶了。”
爱教授想了想,才做了决定:“嗯,也好,省得针邱这小子还来找你麻烦。”
顾晓逸早料到爱教授会这么说,点头也是点的很顺溜。
“是,爱教授,我知道针邱这小子肯定还会再来找我,不过您放心,他要是敢来,我就和他摊牌。”
爱教授没想到顾晓逸早有准备,甚至怀疑当初到底是不是自己教出了如今的顾晓逸呢?
过了一会儿,爱教授就到家了,看看车里的时间表,从高速下来回到家才用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
爱教授有些诧异的望向顾晓逸,高速下来到爱教授家,有二十公里路途,他是不是驾驶能力又进步了呀?
最穿越(花都大少) 蕭瑟朗
顾晓逸没说什么,只是对着爱教授的方向笑了笑,似乎是知道爱教授在想什么似的,顾晓逸只是默认了而已。顾晓逸直接下车给爱教授拉开车门,爱教授这才回过神来,搭着顾晓逸的手下了车。
爱教授对顾晓逸说:“晓逸,要是针邱再来找你麻烦的话,可千万别客气,要知道,你是我在武大做教授的第一个学生。”
非常大小姐
顾晓逸听完,怔愣了一下,没想到爱教授会对他说这样的话,应该是因为他出色的成绩,让爱教授当上了武大教授的缘故吧。
爱教授不和顾晓逸多聊了,直接向自己家大门走去。
“哦,对了,”爱教授回头,顾晓逸也看着他,似乎在等待爱教授要说的话,“你决定了要放弃去美国吗?”
爱教授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忧伤,可能是舍不得顾晓逸这么优秀的学生不去深造吧?
顾晓逸回头,思索了一下。
“嗯。”顾晓逸只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什么话要跟爱教授说了的样子。
新六界仙尊
爱教授知道他心里的矛盾,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是呢?
顾晓逸是他的第一个学生,顾晓逸放弃出国,而且心里是矛盾的,爱教授作为他的导师,和他相处三年,自然了解顾晓逸的性格。
顾晓逸没说什么,爱教授也不再询问,只得自己走回自家大门。
顾晓逸也上了车,发动油门,飞奔而去。
爱教授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低下头沉思,半晌,似是语重心长的叹了一口气。
“唉,师弟,晓逸真有你当年的风范。”
顾晓逸并没有马上回家,顾晓逸驶向针邱家里,打算去教训一顿针邱这个小子。
针邱此刻正倚在窗前,手里是很娘的那种高脚酒杯,时不时摇晃着,一副坐等死的模样。
狠心總裁我不要
“针邱,我来了。”
针邱看到此刻正缓缓驶近自家大门的顾晓逸的车子,才知道,他果然成功的引起了顾晓逸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