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有时候,真正的爱并不一定是将最好的东西全都给对方。
因为,如果对方抱着同样的想法,那么1加1便仍旧等于1,天秤失衡,爱的分量在取舍中相互抵消了。
只有同经风雨,共享彩虹,1加1才会大于2。
无限衍生的爱,会在无限叠加的状态下,渐渐填满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
….
夜色渐深,灯塔的光束缓慢的在海岸线上扫过,轮班警戒的黑钢兄弟仍在坚守岗位。
夏风围着围巾,维娜披着外套,二人漫无目的的游荡在沙滩上,向着东方,越走越远。
直到远离了光亮,远离了喧嚣。
“哗~哗~哗~”
海浪拍打着沙滩,月亮倒映在海面。
祖獄 郎義
满天星辰之下,广阔天地之间,仿佛只有身边的彼此。
虽有一丝寂寞,但在这一刻,已经无比满足。
又或者说,这一刻对他们二人而言,已经足够珍贵和奢侈。
….
并肩而行的夏风和维娜都没有说话,就像是生怕不当的言语破坏了复杂中透着纯粹的珍贵瞬间。
海风很凉,沙子很软,脚下的路十分坦荡,但从相识到此刻走来的道路,却充满了难以想象的荆棘。
稍错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夏风轻轻仰起头,看着深邃的夜空,一幕幕的经历恍如昨日。
从最初的切尔诺伯格与维娜相遇,命运的齿轮开始了流转。
曼德尔城,哥伦比亚,莱茵生命实验基地,维多利亚,哈皮市,诺丁市,南部,北部,龙门,乌萨斯,萨米的寒冬ꓹ 叙拉古的雪山。
命运的洪流中,有很多人无声的死去了ꓹ 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过程中有无数个瞬间,他距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有些事ꓹ 发生了便无法挽回,有些人ꓹ 错过了就是一生遗憾,生死相隔。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去过多少个地方ꓹ 结识过多少个人ꓹ 和多少张嘴脸勾心斗角,又与多少双拳头大大出手。
包括放声的大笑,热烈的庆祝,以及,不舍的告别,
但是,他并没有觉得老天有什么不公平ꓹ 没错,他是幸运的ꓹ 至少他仍旧可以呼吸ꓹ 可以思考ꓹ 可以感慨。
并且ꓹ 那个从梦开始的地方一直与他同行的人,此刻就在他触手可及的身边。
….
一片云遮住了夜空中的月亮ꓹ 银光暗了下来。
空旷的海岸线上ꓹ 二人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ꓹ 时间的流动仿佛陷入了微妙的停滞。
直到后方的灯塔只剩下一个星星般的小光点,维娜终于停下脚步。
伴随着海浪的声音ꓹ 她的话语从旁边传来。
“夏风,黑暗已经结束了吧。”
夏风随着她停住脚步。
“恩,结束了。”
维娜向夏风身边轻移脚步,靠近几分。
“疼么。”
“恩?”
“你的眼睛。”
侧过身,维娜指尖已经伸到了他的眼罩前,手指轻轻的放在布面上,而里面,是空荡荡的眼眶。
夏风闪躲掉她的手指,露出洒脱的笑容。
“恩….疼当然是疼,但同时又让我无比轻松,感觉捡了大便宜。”
这个回答很有火羽夏风的风格,维娜收回手,渐渐把头低下,声音细小。
“当初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就走。”
夏风有些心虚的挠了挠脸。
“恩…..因为结束了。”
“结束之后,你就可以了无牵挂的离开维多利亚了,是这样吧。”
没有多想,夏风下意识的回道。
“当然。”
…..
这是一个不需要思考的回答,因为这就是他当初选择来维多利亚的意义。
现在他做到了最初的承诺,至少对他在乎的人来说,没有遗憾,唯一的遗憾只留给了对逝去之人的愧疚,所以,他在终结黑暗之后,来到了东国。
然而,维娜的这个问题,好像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
维娜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在忐忑的眨动。
“你…..当初你离开的时候,是不是把什么东西落下了。”
“啊?”
夏风一时间有些没想明白。
什么东西,是指他的赤魔剑吗?还是他一手创立的黑羽商会?好像都不太对劲。
夏风疑惑的摸子摸后脑勺。
“维娜,我没太明白,你指什么东西?”
情債
这时,月亮从遮蔽的云后露出,银色的月亮与海面相呼应,重新照在了沙滩上。
银色月光洒下,彼此的面容,变的清晰。
这一刻,维娜轻低着头,眼波流转,刚刚收回的指尖与另一只手勾在一起,忐忑的揉搓着。
薄唇轻动,发出细不可闻的声音。
“……我。”
“恩?维娜你说什么?”
维娜微微将头抬起,与夏风四目相对。
“是….是我,你把我落下了。”
…..
黃金左眼
海浪的拍打声一波一波传来,但二人却陷入了无声。
重歸昨日
这层阻隔在两人之间的纱布,终于被挑明了……
咚咚,咚咚,咚咚,看着维娜近在咫尺的脸庞,夏风好似如幻觉般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他不确定心跳究竟来源于他自己,还是维娜。
又或者,是他们两个人的心跳在这一刻发生了频率上的共鸣,所以才会让他产生如此错觉。
然而下一秒,躁动的情绪被一股深深的自责取代。
他不知道是自己太过瞻前顾后,还是维娜借着酒意太过大胆。
结果到头来,这种话居然还是要维娜先说出口。
…..
当然,之所以他始终不愿意承认,也有潜意识里的自卑。
如果维娜只是一个普通女孩,他可能在很早之前就大胆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感情。
但是,她现在是国王。
这一刻,面对被当面挑明的情感,夏风本能的生出了后退的念头,左脚轻轻后移了半步。
但就是他这个细小的动作,却让维娜的眼神中,瞬间生出了一股无措。
很显然,维娜在和他顾虑同样的事情,这句“你把我落下了”,不知股起了多大的勇气。
看着维娜期待中透着无措的脸庞,夏风闪躲的目光瞬间坚定到不可动摇。
有人说,恋爱既是战争,先告白的一方会陷入被动,失去主动权。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就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维娜陷入被动。
妈的,豁出去了,人生苦短,他再也不想欺骗维娜,更不想欺骗自己!
…..
月光下,整片沙滩被洒上了银色的光辉。
夏风向前伸出胳膊,轻轻的握住了维娜忐忑的小手。
这个举动令维娜瞬间如触电般一怔,整个身子都变的无比僵硬,但那只冰冷的小手,却任由夏风握在了掌心。
“维娜,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我我我我……我是说,你….你把我落……”
“好了,先不要说了,在这之前,我想先告诉你一件事。”
一阵海风吹过,带起维娜金色的刘海在额前轻轻飘动,她瞪着大眼睛,看着与她近在咫尺的夏风。
“你…..你要说什么事?
夏风的声音,随着风一起飘入了她的耳中。
“维娜,我喜欢你,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爱的人。”
这句话传达的无比清晰,每一个字都坚定到不可动摇。
….
泪水无声的划过。
一滴眼泪在维娜的脸颊落下,这是思念的泪,感动的泪,也是喜悦的泪。
失神的瞬间,手掌传来微微力道,夏风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了怀中。
魔醫拽妃 迷途雪妖
感受着这个男人坚毅的臂膀,耳边,是真挚得告白。
“维娜,从前的我是一个愚蠢,中二,笨拙,弱小到无可救药的人,但是在与你相遇后,我的人生被改变了,不知从何时起,我将光芒万丈的你视为了一生所爱,也正因如此,火羽夏风迎来了重生。”
紧紧的将维娜拥在怀中,已经履行的誓言,终于可以包含爱意的说出口。
“维娜,我喜欢你,在这个绝望而灰暗的世界,为了你,我将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