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五行之力冲天而起。
化作五团光束映照诸天,五行血凝丹的血煞之气浓郁。
此丹药血煞为核心,又以五行镇压,辅以五行之力,可谓是六品中的上乘丹药。
天空中的雷霆越发的暴躁。
六品丹药的异像丹雷是不会落下来的,但此刻头顶的雷霆高悬,就仿佛一把刀,随时有落下来的预兆。
“开玩笑吧,这样都能练成?”
“你们有没有算他刚才炼丹用了多久,十秒?还是十五秒?”
“我感觉我炼了一辈子丹,都炼到狗身上了。”
娛樂圈頭條 莞爾wr
四周的众人议论纷纷。
那糖葫芦的小女孩舔了舔手中的糖葫芦,笑道:“看清楚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看懂,”青年摇摇头,凝重的说道。
“看我说的吧,不要小瞧别人,”小女孩得意的回道。
……………
上空雷云密布,眼看着雷劫就要落下。
“轰隆隆”的打雷声已经传来。
徐子墨右手一挥,手中的灵气涌动,直接将那五行血凝丹给抓了过来。
丹药的气息被屏蔽,上空的雷劫也慢慢弱了下来。
最终烟消云散,晴空万里。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徐子墨伸出手,丹药松开,绽放出五彩的光芒。
有六道道纹在闪耀着。
六品丹药的极致就是六道道纹,以此类推,七品丹药便是七道道纹。
丹香弥漫出来,方圆数里之地都能够闻到。
“噗”的一声,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声响。
只见那白发青年面前的丹炉火焰不稳,一口鲜血吐出。
原本快要成型的丹药瞬间成了废丹。
白发青年面如死灰,原本他已经快要成丹了,但是看到徐子墨早先一步,而且品质如此之高。
内心自然着急了起来。
一个小小的失误,便让一切前功尽弃。
这便是炼丹的残酷。
不到最后一秒,谁也没把握能完美成丹。
而随着白发青年的失误,其他几人也是接二连三的完成了自己的丹药。
只不过其他人都平平无奇,仅仅是六品丹药,鲜少有一两道丹纹。
而那凤凰古炉的女子,算是其中最出色的,炼制出了五道丹纹。
千刹长老站起身ꓹ 深深的打量了一番徐子墨。
随即将众人的丹药都收了起来。
“不用比较了,他赢了ꓹ ”凤凰古炉的女子坦然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千刹长老看向徐子墨,问道。
在時光深處等你 穿遊泳衣的小魚
“徐子墨。”
“可以,等会你跟我来大圣殿ꓹ ”千刹长老点点头,说道。
神降契約師 So糊塗
他又看了看其他几名参赛的选手ꓹ 思索少许,说道:“你们九人ꓹ 每人可得一百积分。
五株高阶的玄药ꓹ 算是奖励吧。”
几人连忙道谢。
………………
渐渐散去的人群中,禅老鬼微眯着眼。
旁边有弟子低声问道:“长老,这怎么处理?”
“刚刚他的炼丹手法你看懂了吗?”禅老鬼问道。
“哪有什么炼丹手法,他那纯粹是胡炼的,”弟子回道。
“胡炼?”禅老鬼冷笑了一声。
“你能在那么短的时间,炼制出如此品质的丹药?”
弟子沉默不语。
“这件事我自有定论,你不用管ꓹ ”禅老鬼微微摆手。
……………
徐子墨一路跟着千刹长老,再次回到了大圣殿的那间房间中。
“说实话ꓹ 我小看你了ꓹ ”千刹长老直接开口说道。
“然后呢?”徐子墨问道。
“我给你简单说说明天的万法丹会ꓹ 如果你能帮助我魔宗取得好成绩ꓹ 魔宗绝对不会亏待你。”千刹长老说道。
豪門風雲ⅰ總裁的私有寶貝 韓禎禎
“我只要积分,”徐子墨说道。
“没问题ꓹ ”千刹长老说道。
“你想好明天要炼制什么丹药了吗?
自然是品阶越高越好。”
说到这ꓹ 千刹长老又说道:“参加万法丹会的人中ꓹ 你最值得注意的便是丹塔与禅宗的人。”
“丹塔?”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那是什么地方?”
拜托花少滾遠點 旖旎妃色
“身为炼丹师你竟然不知道丹塔,”千刹长老诧异的说道。
“你的炼丹是谁教的。”
“我自学成才ꓹ ”徐子墨回道。
“别开玩笑了,”千刹长老明显不相信。
“你这种程度,怎么可能师出无名。”
“那你看我刚才的炼丹手法,可像谁?”徐子墨问道。
千刹长老思索了少许,微微摇摇头。
悍妻惡妾
刚才那炼丹虽然成功了,但确实是胡炼,根本没有任何所谓的手法。
只不过徐子墨成功了,我也没法去说什么。
“炼丹材料需要自备,你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我尽全力帮你,”千刹长老问道。
徐子墨想了想,他要的材料大多数都已经让金蝉法师准备了。
只剩下几个比较重要的材料。
“你帮我找三味主药,”徐子墨说道。
“九命猫妖的妖丹,一缕仙气还有万年金龙的龙珠。”
此话一出,千刹长老的脸色瞬间难堪了起来。
这三种药,一种就够他受的了,别说三种。
“你这是要炼什么丹药,”千刹长老苦笑着问道。
“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徐子墨回道。
“说实话,凭我的能力办不到,”千刹长老摇头。
“让你们整个魔宗帮我搜寻,”徐子墨说道。
“这不可能,”千刹长老直接摇头。
“如果我能拿到万法丹会的第一名呢?”徐子墨不急不缓的说道。
“这…………,”千刹长老迟疑了起来。
宰相高深莫測 上 莫顏
万法丹会关系到天涯海角小世界,这小世界实在太重要了。
“你有把握拿第一名?”千刹长老说道。
怨魔
“你知道这次你的对手嘛。”
“无论是谁,这第一名我都拿定了,”徐子墨平静的回道。
他的话语声中没有自信,也没有自傲和轻视,就是这平淡得声音,却充满了极其说服力的感觉。
“好,我就跟你赌一把,”千刹长老沉思许久,最终抬手说道。
“明天早上,我会将这些东西给你。”
两人随后又聊了一会,徐子墨便离开了。
摘月仙子跟镜姑娘就在外面等候着。
三人离开大圣殿,千刹长老离去找主药了,他让自己的弟子带徐子墨几人去休息。
大圣殿的旁边有一座客栈,这是西域梵宗建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