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雪翩躚
小說推薦晨雪翩躚
能怎么办?交给时间吧。也许,时间会让你原谅我,会把你再带回来。
后来,文晓雪知道,在国外的两年,仇小磊一直追求任一晨,任一晨心里难过,不想接受任何人,尤其是仇小磊。
学业结束的时候,作为最后的筹码,仇小磊告诉了任一晨她和文晓雪之间的“秘密”。她以为这样就能让任一晨对自己感到亏欠,就能对文晓雪死心。
重生之賺錢要趁早 愛到荼靡
结果,任一晨给她留下欠条,独自回国了。
仇小磊可能是从那个时候彻底死心的吧,她没有回国,留在了美国工作。
2009年,任一晨毕业了,留在A大任教,由于表现优异,成为最年轻的副教授。
他用积攒的工资和学校给的安家费还了仇小磊的债。从此,互不相欠。最好,也永不相见。
文晓雪留在了A大现当代研究小组,渐渐成为猪猪的骄傲。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通过自己“丢掉尊严”式的“不懈努力”,任一晨终于“愿意”重新接受她了。
他威胁她:“你如果再‘抛弃’我一次,我会让你永远找不到我。说到做到!”
文晓雪心想:你还傲娇起来了。嘴上却“讨好”地说:“不会了,绝对不会了。你放心,多少钱也不‘卖’了。”
2010年的五一,在李敏结婚三年后的当天,文晓雪如愿把自己嫁出去了,嫁给她愿意说一万遍“我愿意”的人。
“晓雪,一晨。你们终于走到一起了。祝福你们。”李敏看着站在门口迎宾的任一晨和文晓雪,自己先感动得红了眼。
“谢谢敏敏。”文晓雪笑着看着她。
李敏对她的好她一直知道,也许,从军训时下意识地一扶就注定了她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雲城往事
“人家结婚,你瞎激动什么。你老公在这儿呢!”张迎春“看不下去”了。
“我们姐妹说话你插什么嘴。”
“我怎么不能……”
张迎春还没说完,怀里的儿子抬手打了他一下,他抓着儿子的小手轻轻晃着:“坏东西,这么小,就知道护着你妈了?”
李敏是拖家带口地来祝贺她的。她的儿子快两岁了,走路很熟练,能叫出各种称呼,还能咿呀地说些“火星文”自娱自乐,可爱极了。
让文晓雪没想到的是,吴大勇也来了。
文晓雪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就没有通知他,他却不请自来了。
他也有了女朋友,娇小可爱,眉目清秀,心无城府的样子。她依偎在他身旁,笑容很甜。
文晓雪看到这情景,忽然觉得放心了。他是应该有个女朋友了,给他自己无法给的爱。
本来已经坐下了,吴大勇又独自走出来。
“晓雪,祝福你们。”
他似乎已经心无芥蒂,完全放下了。
“谢谢。”文晓雪说。
異靈傳
“一晨,照顾好晓雪,我会监督你的啊。”开着玩笑。
“不劳你费心了,只要你不捣乱就行。”任一晨也开起玩笑。
蒼月星空 血薔薇公爵
任一晨从张迎春和李敏那儿知道文晓雪还是一个人的时候,就明白吴大勇只不过是文晓雪的“障眼法”了。
终于等到婚礼正式开始的时候。
中式婚礼。司仪开够了玩笑,让两个人谈恋爱经历。
文晓雪不吭声,任一晨只能勉为其难:“是我先喜欢上她的……”
熟悉的开场白。
当任一晨说到“她还甩过我”的时候,许多来宾都不由地唏嘘,仿佛觉得平凡的文晓雪甩任一晨是天方夜谭。
無限電影之科幻霸主
“瞎说什么。”文晓雪有点儿下不来台。
“但是,我们终于在一起了,这是我目前为止的生命里最幸福的事。”
“不管以后怎么样,我们都要在一起。另外,我不会给她机会再离开我了。”
有掌声和口哨声,为任一晨的话,也为他对她的爱,始终没有改变过的爱。
新婚的晚上,积蓄已久的激烈过后,被任一晨抱着,文晓雪觉得自己完整了。
她安心地睡着了。
铺满厚厚松软白雪的操场上,月光皎洁地照着,静谧地让人心动。
“任,任一晨,我,我喜欢上你了。”
“我也是……我喜欢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