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你一個人生活
小說推薦放你一個人生活

林羽茜在一家超市打小工。
她的家境并不好,母亲患有肺病,一到冬天就断断续续地咳嗽,总要往医院零零碎碎地花很多钱。父亲爱抽烟,总爱向母亲发脾气。
家里的情况只有她最清楚,除了她,不可能再有任何人支持她,也除了她,不会再有任何人能依靠。
一切,只有靠自己。
之所以选择这么偏远的大学,无非也就只有一个理由,像很多人一样,她想逃离家。
逃得越远越好。
逃到再也看不到爸爸发脾气,逃到再也听不到家里不和谐的声音。终于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喘口气,就好。
她静静地擦着盘子,记忆又回到母亲送她走的那天。起很大的风,母亲将围巾围到她身上。
天冷了,我不能再送你,我怕……我又生病了给你添麻烦。
孩子,学费家里已经负担不起。
林羽茜强忍着泪水,不忍看到母亲期待的目光。
她知道,她这一走,母亲又要砸锅卖铁地去换钱。
依稀还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母亲期待又担忧的目光。
还有很久以前,她哭着对母亲说她想画画,母亲坚决又严厉的反对。
还有,藏在抽屉里她偷偷画的画。
只有她知道,她来这里不是为了读书,不是为了文凭。
只是……为了……
画画……
用力吸口气,才平复下心情。
好险,竟然发呆了那么久。要是被领导发现,就惨了。
心口还隐隐约约有些疼痛。
像堵住了一块。
再次用力吸气,林羽茜顺带把手擦上。眼里还有湿润的雾气,连带的,连泪水一起抹去。
她还记得,那天主管问她为什么来工作。
她笑笑,我喜欢推销的工作,总是对人微笑把欢乐的心情传递给别人。还有就是,她笑了,我想为家里挣点钱。
就这样,她从三百人的激烈竞争中留了下来,如愿以偿进入试用期。
尽管试用期的工资只有一半,可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能为家里挣一点是一点,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而且,其中竞争的不乏大二、大三的,能够从那么多人中胜出,被她一个小小的新生夺去了,是她引以为豪的。
每每想到这里,她都会不经意流露一个微笑。
生活,本就是残酷的。
只有通过竞争,才能存活下来。
“羽茜”
陈远成走过来,塞给她一张单子。
“把今天的货对一下。”
陈远成和她是一起通过招聘进来的,只不过,他是第一批,她是第二批,比她多上了几天班而已。
羽茜远远看着他,这个人的背影也不怎样,说话还带着一丝南方的口音。不过,倒有些书生的气质。
由于他发音不怎么准,第一次他向她介绍他自己时,不知为什么羽茜总把他和古代的“臣”联系起来。
倒有些古代的味道。
林羽茜浅浅笑了,打量他的背影,决定接近他。
倒不是他有多帅,或是林羽茜对他有兴趣。只不过,他比她多些经验总是好的。
再者,他和她当班。
青澀時光
说到接近,林羽茜倒是很主动的孩子。
第一次他们认识,就是林羽茜主动要他名字的结果。
同期实习的,或多或少有些紧张和暗地里勾心斗角,相比他们,林羽茜更愿意和他搭讪,从他那里多多少少学到些知识,托他的福,有几次考核还算顺利蒙混过关。
偶尔记不住商品价格,故意和他开个玩笑,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套出个价格来。
时间长了,他也不觉得厌,她也不觉烦。
倒是极好的。
只是对于他而言,林羽茜主动示好和亲近得有些特别,
反正同事之间暧昧一下也未尝不可。
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在那个时候,林羽茜只是将他归为同事,对他的感情甚至有些“利用”的成分在内。
林羽茜知道,但她并不想停止。她很迫切的想得到这份工作,还有无非就是为自己创造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
她有三个男同事,其他的既不与她当班也不对班。
如果在困难的时候,有个男生帮你个忙,顺便帮你抬个东西,能有多好。
林羽茜做的又不是纯销售的活,还涉及到整理、清点、整货的流程。
一个女生完全靠自己,体力上肯定是吃不消。如果有个男生能主动帮忙,也只能是他。
林羽茜尽可能对他好一点,无非就是想他帮帮她。
这样,也算不上“利用”吧。
我对你好,你欠我人情。然后,你还我。

试用期渐渐结束。
当林羽茜拿着家境贫困表去找老师的时候,老师告诉她几乎所有的贫困救助都倾向农村。
农村的孩子需要接受教育,农村的劳动市场不足,务农的农民靠着白菜和牲禽来供给他们读书。国家就是要大力扶持这些农民的孩子,让他们也享有受教育的权利,从而达到人人平等促进教育的意义。
多么可笑啊,说得多么冠冕堂皇。
怎么不说农村的孩子还有块地,至少不会被饿死。
而城市呢?
一旦停止劳动,连自己都养不起。
房屋要交钱,水电要交钱,甚至都没有一块可以自己种的地来不被饿死。
林羽茜哭了,把贫困申请表撕得粉碎。
所有人都羡慕她是城市的,以为她家境一定很好。
她不会解释,解释并没有什么用。贫困是用来炫耀的吗?如果为了申请到贫困金一定要弄得人尽皆知,她宁可用自己的双手去开创!
第一笔工资发下来,五百。
她用它请了宿舍的人吃了一顿,晚上蒙在被子里哭泣。
她哭,她对不起父母。
她知道,此刻母亲一定在外面为人做事,她怕,她怕母亲操劳过度又会病情加重,再进一次医院家里又会拮据。
她知道,她的父亲一定在家里又发脾气,头疼她的学费。
她真的好痛,明知会让父母那么辛苦,她也执意的想上大学。
如果现在她出去打工了,家里很快就会宽放很多。可那也意味着,她将一辈子与绘画无缘。
在匆匆忙忙中疲于奔波,然后像所有人一样相了亲草草结婚,然后再在家庭和公司两头奔波,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自己的时间。
如果可以,在她的人生中,至少有一次让她可以为自己的梦想而活。至少就让她自私这么一次,看着母亲劳累,也满足一次自己的心愿。
就这么一次……
林羽茜哭得像个泪人,眼泪把整个枕头都浸湿,在黑暗中,静默哭泣的疼痛,不会再有任何人知道。
哪怕她注定背负愧疚与疼痛,要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一支支画笔,她都不后悔,至少她可以就这么任性一次。
只是,辜负了父母的期望……

網遊之戰魔無雙 晨光神王
主管决定举办一个庆祝活动。
他们都成为了正式员工。
林羽茜被推到舞台上唱歌,望着欢呼的他们,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点了一首歌,叫做《爱的供养》。
不太会唱。
她想说,她的梦想就像生命中的光环一样,她会用一生的爱去供养去付出。
但唱得并不好听。
陈远成看出来了,于是他拿起话筒和她一起唱: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只期盼你停止流转的目光,请赐予我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让我能安心在菩提下静静的观想。”
他唱得那么好,那么好听,把现场的气氛都带了起来。
屏幕上不断回放着晴川和八阿哥至死不渝的画面。
林羽茜静静看着,眼中的湿气一点点蕴满。和他一起唱着,唱到撕心裂肺唱到心里隐隐疼痛,唱到眼泪快要掉下来了也还要唱。
《爱的供养》唱完后,他又点了一首《那些年》。
似曾熟悉的画面,满怀伤感的呼唤,都勾起林羽茜的泪水。
那些年,她不知道错过谁。
那些年,她不知道爱上了谁。
她只是年复一年的拿起画笔在画,直到母亲扇了她一巴掌。她哭着对她说,她想要画画。
画画能有什么好的?
你能拿它当饭吃?
你能拿它找工作?
还是,你能卖出它?你以为你是像梵高、达芬奇一样的画家?
就算是名人也是要有机会才能出名。
画,被一张张撕成粉末撒在她面前。
我们家的经济负担不起……
她的心,碎了。
就像一幅幅布满裂痕的画,满是伤口。
痛得那样斑斓。
那以后,每次都想要逃离家。
班上谁和谁恋爱了,谁和谁分手了,她都不关心。
她只一门心思埋在学业上。逃离家,考上大学是唯一的出路。
眼泪止不住一滴滴掉下来,林羽茜死死捂住,在黑暗里泪流满面。
他的歌轻易地勾起她的回忆。
那些年……
那些年……
于她,不过一场空白。
林羽茜找了个借口离开,来到天台上。
她刚在厕所哭过一场。
晚上的风很大,吹乱她所有的思绪。
静静闭上眼,平复下心情。晚上的风很冷,吹得她有些发抖。好不容易,心里只剩下隐约的疼痛。
林羽茜就静静地坐在天台上,看着满天的星星。那些遥远的星星飘渺得就像远古的思念,在夜色静谧中幽幽地绽放纯洁的光点。
墨蓝的颜色作底,林羽茜很早以前就想把这幅画画下来。那时她苦于没有调料和画纸,一个好的画家至少有一样对得起她的画具才能作画,永远永远完完整整保存下来。
太差的颜料会使图画失真,褪去原有的美丽色彩,这是一个优秀的画家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事情。
很多次很多次的晚上,她就是像这样静静凝望漫天的繁星,它们美得像一幅画。她把它们连起来,似乎看到银河的形状。
她想着,未来的某一天,她一定会成为一名画家。她把它们画出来,它们是生命,是奇特,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美丽。
她的画会在美术馆展览,它将给于她荣誉和光辉。
现在她离它们这么近,只是一抬头就看得见。就像梦想一样,明明看得见却不一定摸得着,可能近在咫尺,也可能远在天涯。
但它们带给她的终究是安心。
断断续续的歌声飘上来,飘过林羽茜的耳边,和着静谧的夜,仿佛又回到了熟悉温暖的夜。
他们还在唱歌。
林羽茜朦朦胧胧中似乎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她今天才知道,陈远成原来是麦霸。
他抢话筒,他爱唱歌,他几乎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歌。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
林羽茜的手机响了。
陈远成上来找她。
他们都醉得很厉害,只有林羽茜是清醒的。
如果说醉,也只是哭醉。
陈远成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眼袋有些肿,坚持要送她回家。
她没有拒绝。
她也很想要放纵自己一次,就让一个人送她回家。
在这之前,她都是拒绝的。
害怕依赖,因为一旦依赖……就很难戒掉。
而她要走的路还很漫长。

如果要问林羽茜的时间都用在哪儿了,兼职肯定是占掉大半的。
像她这样年纪,恋爱的有,学习的也有,林羽茜并不羡慕。
她唯一的目标就是画画,除此之外,若还能多做一点其他的事情,她希望,可以节省一点家里的钱。
再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了。
再也不能有其他的想法了。
林羽茜抬头看看天,大学真美啊!美美的就像一座城,像一个童话,所有的女孩都可以变成公主,所有的男孩都可以化身为骑士。
不必为生活过多奔波。
不必考虑就业的压力。
至少还有供养自己的父母。
他们说,在大学一定要谈一场单纯的恋爱。爱过自己想爱的人,被爱一次。
是的,离开大学社会就现实多了。恋爱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而结婚就是两家人的事情。所以,恋爱,再也不能以爱为前提。
像她这样一无所有的女孩,如果在大学里干不出一番事,踏入社会谁会爱?
也许,错过大学就错过一生的爱恋。
但,错过梦想的话,亦是一生的时间。
爱情和面包之间也许并没有正确的答案。
每个人的选择标准不同。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
狠狠闭上眼。
在过去,她用了十年的时间来作答。
今后,也会是这答案。
注定不会有爱情的大学。
还有,就是她不配!
她没有资格,花着父母的钱,在大学理所当然地谈一场奢侈的恋爱……
最近见到陈远成的次数越来越多。
他很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她亦回之。
不能对他太主动太热情。她发现,她俞主动俞热情,她的心就忍不住见到他欢喜,充满活力。
越来越想和他亲近。
越来越想和他接近。
不能这样下去。
当初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
是她故意想接近他,但不想涉及私人的感情。
这些年,她打过太多的工。知道同事之间只是一场聚会,宴会结束了,就该散了。
所谓的“曲终人散”“人走茶凉”,她真真切切经历过。尽管有那么一段时间很要好,不久之后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因时间距离慢慢模糊,最后淡到连痕迹也不留不下。
只会徒留投入自己的感情,占用自己的时间而已。
还不如拿来画画……
还是个长久的职业。
陈远成没有察觉到她的变化,他依旧对她好,因为她对他太好了。

她喜欢他。
她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忽略这样的感受。
当他和她说话的时候,她感觉她的眼睛都是亮的,充满了活力。
她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她不知道别人是否会察觉。
也许,当她看向他的时候,她的眼睛缀满了星星,一点一点闪烁着喜欢的光芒。
当他在场的时候,她那么活泼,恨不得将全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她这边,并且还不感到累。
她巴不得自己像个演员一样牢牢抓住他的视线,他的眼里多一眼她。
记得她的活泼,她的开朗,觉得她可爱。
林羽茜的头都是疼的。
她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但这并不代表她会活在童话里,像那些单纯年轻的女孩一样肆无忌惮享受青春带来的盛宴。
也许别人不一定明白,爱情和梦想到底有什么冲突。为何她如此执意拒绝爱情。
敢死連 張強
只有她明白,一是时间和精力不够,二是,要给自己一个惩罚,这疼痛,来自对父母的愧疚。
林羽茜的画笔很快就到了。
同事约好周末一起出去玩。
在郊外的野百合里踏青。
林羽茜画了很淡的妆,一身素白的纱裙。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出现在陈远成的面前,眼睑上一抹淡然的浅绿点亮春天的生机。
特意画了精致的妆,特意抹了绿色的眼影。
就像悄然无声的春色潜入花园里,就像陈远成悄然潜入她的心里。
润物细无声。
她也不明白她喜欢他哪一点,说帅吧他也不是很帅,说幽默他也算不上,好像是有些帅吧,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他,他是很帅,格外帅。
在很多方面他和她达成了共鸣。
他歌唱得好听。
那晚他唱的歌勾起她全部的回忆,道尽多年来她压在心底的疼痛与执着。
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晚他的歌声。
关于他的,关于梦想的。
林羽茜入了他的眼。
他眼里的笑意蔓延到眼梢。
她背起画板,他要带她去找一处好地方。
在迷宫般的百合园里迷了路,最终在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来。
百合簇拥,林羽茜选好一个角度细细将它描摹下来。空气中静谧弥漫百合花幽幽的清香,远方清脆的溪流声和鸟叫声清晰传来。
林羽茜画得很认真,她一直想当一名画家。陈远成不懂,看着她画。这样林羽茜就觉得很幸福,在自己喜欢的人旁边,画着自己喜欢的画。
一只蝴蝶停在林羽茜身上。
陈远成开玩笑,它把她当百合了。
林羽茜很开心。
一幅画很快画好了,栩栩如生。
她决定,将画送给他……
回到家,他们聊起了QQ。
陈远成说她很诗情画意,身上透出文艺味。
她知道陈远成是天秤座,喜欢文艺女。
室友小罗张罗着要帮她介绍对象,被她婉拒了。
脑海中很自然浮现陈远成的样子。
下一秒,她有些担心了。
拿起新买的画板,在夜色无人中描绘星空。
随意画着,心很乱。
密密麻麻的星点乱如麻,又模糊似思念。
连他的样子也记不清了。
又好像很清晰。
林羽茜有些委屈,他弄得她不能静下心来画画了。
将画板丢掉一边。
林羽茜站起来,发现画板里隐约画的是他。他藏在星空里,在点点星光后隐约可见模糊的轮廓,是她无意间随笔勾勒。
林羽茜有些伤心,又有些欣喜。

林羽茜开始往各大杂志投画。
她的画是偏古典和抽象派的自然风光,很快就被拒绝。
收到的来自各地的退信,大多是画风不符。
她有些伤心和气馁,但很快振作起来。
这段时间她不停地来返于图书馆和超市之间,有些疲惫。
她和陈远成的联系变少了。
除了上班,她几乎不与他对视频语音了。
她明显地意识到了社会的竞争,这是一种比学校更为残酷和激烈的竞争。
来自各地千千万万的画手成天在编辑邮箱里留下他们的新作。
林羽茜面对的,是整个社会的压力。
她太忙了,她顾不过来。
陈远成也没有责怪她,只是眼眸黯淡了许多。
他不知道她在忙,他只觉得她不太在乎他。
他发给她的QQ消息,她很少回,而且回得还很慢。
她也许和某个人聊得正热。
她也许就像云彩一样飘过他的生命,他抓不住。
她说过,她向往每个自由的画家,无拘无束行走在云端,触碰世界的美丽,将一幅幅风景画下了,像是生命之旅,斑斓多彩。
梦幻一般的色彩。
她活得自由,她的脚步从不为谁停留。在她的背包里,背的画板,背的自由。
洒脱又文艺的女孩,真真正正来自灵魂的不羁和艺术放诞的色彩。
注定是他抓不住的美丽。
如蝴蝶飘过他的梦乡……
林羽茜开始还会注意到陈远成黯淡的目光,渐渐的她已经无暇顾及。
来自编辑的一封又一封邮件被退了回来。
堆在邮箱里满满的。
她开始寻找创意与古典的结合,逐渐适应融入这个时代的风格。
看些颇受学生欢迎的画风。
不断背着书包去旅行。
记录旅途的点点滴滴。
她甚至向主管提出减班的请求。
在忙碌的这段时间,她顾及陈远成的时间越来越少,就连上班能安心见他一面也是难的。
总有那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总有那么多压力来自四面八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日子似乎过得飞快,每一分每一秒都快速滑过她身边。不经意,就会悄悄溜走。
她只有拼命去抓住。
只有在累的时候,陈远成的样子才会在她脑海浮现。他的点点滴滴都像幻觉一样,变得飘渺而模糊。
林羽茜闭上眼,眼中有泪。她喜欢他,不管在她多累的时候,那种喜欢的感觉从来没有停止。
真真切切的存在。
但,现实始终是残酷的。

在某个同事的庆生会上。
他们都喝醉了。
凌晨歪歪倒倒地在街上压马路。
吵着闹着要听八卦。
他们最后选中陈远成,要他讲。
林羽茜醉得很厉害,倒在叶梅身上。她今天喝了很多,本来她不想喝的,硬是被劝了一杯。
她怕喝醉后忍不住向他告白,胡言乱语,索性把剩下的一瓶都喝下去。
喝得好难受。
半醉半醒最难受,只有醉了最醉人。
这样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看着他,和着红通通的脸颊,醉歪歪的步子放肆看着他。而不会被人误会。
连眼神也一起迷朦。
迷迷糊糊中听见他说小时候的故事,和他女朋友的开始。
林羽茜努力强打起精神,想把他的事一字不漏听进去。
大家都跟着起哄。
没过一会,因为累了大家就各玩各的,吵吵闹闹发酒疯。
他大概也是醉了吧,自言自语说了很多。
林羽茜靠在同事身上静静听着,静静看着他浅浅笑着。
把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很用心听着。
只有他一个人听,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他好像说他分手了。
他好像说他很伤心。
在ktv。
他点了《放我一个人生活》,很大声唱。其他的人都横七竖八躺着,空荡荡的ktv里就他一个人唱。
林羽茜眼泪流了下来,她懂他的悲伤。
那一刻,她好想抱着他,哭着对他说我爱你。
但她没有。
那晚,她陪着他。
他唱了一个晚上。
她哭了一个晚上……
半夜,林羽茜的心扑通扑通地跳。
怎么都睡不着。
喜欢他的心情在夜色里无限放大,他的影子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怎么都甩不掉。
心,一声比一声跳得狂烈。喜欢他的感觉很强烈。
让她夜不能寐。
让她辗转反侧。
她索性把眼睁开,不睡了!
专心致志想着陈远成的事情。想起他的脸,想起他告诉她的事情,想起他们在QQ上的暧昧。
她分明感觉他是喜欢她的!
他说,他是孤儿,后来过继给别人。人在屋檐,总是不如在自家的好。
他很想念自己的父母。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她和他都有极大的共鸣。尽管在家,父母的不支持总令她压抑,直到到了大学才有了喘口气的感觉。
一直在孤独地流浪,就像他一样,在灯火通明的尽头找不到家的温暖,亦没有一处庇护的港湾。才会在陌生的城市放手一个人生活,冷暖自知。
浸透日日夜夜的荒凉和生活的艰辛,只有在夜色中才会浸透悲伤与荒凉,他是否也有同样的感受?
那一刻,她好心疼他,她想抱着他,让他寻得一处温暖,不再一个人风雨兼程。尽管她的温暖也是如此微弱。
她真的好喜欢他。
她想明天就去跟他告白。
给他发短信,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一般男生都会敏感知道吧。把他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然后很帅气地说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或是学着男生的样子,很酷地在楼下摆蜡烛,大喊三声,陈远成,我喜欢你。喊到你答应为止。
若是不凑巧,恰好碰上你和女朋友复合了,没关系我等你就好。就像韩剧中的表白一样,我只让你知道有一个人在等你,默默对你好,什么时候累了回来找我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的。
林羽茜悄悄捂住被子偷笑。
太帅了,太夸张了,这哪是一个矜羞女子的表白,完全是一副女汉子彪悍的告白。
不过,也正符合她洒脱不羁的形象。
这才是她的作风,不是?
好,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就去告白!
一想到明天晚上就要见到陈远成,林羽茜的心欢喜起来,一晚上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翻过去滚过来睡不着。整颗小心脏满满的都是陈远成。
可是第二天,林羽茜没有去告白成。
她接到编辑部的电话,让她去南京面试一下,想聘用她为实习插画。
于是,连夜赶了过去。
天还蒙蒙亮,她就在机场准备好了她所需要的一切,资料、档案、画集她都带上了。
在长达一天的奔波劳累后,她回到寝室都已经天黑。疲惫倒在床上,时针指向十二点,他已经都睡了,她也不想去告白了。
她的画被枪决了。
出乎她意外,她以为她会被录用,但事实的结果真是残忍到令她失落。编辑跟她谈了很多,他的话都很有道理,
作为一名学生,她的阅历和资历都是有限的,况且作为一名业余画手她也缺乏必要的培训。如果杂志社在不考虑一个画手的名气与实力下擅自启用一个新人,是极冒风险的。
他毫不客气地告诉她,他表示很遗憾。
就这样被枪决了……
呵,就这样被枪决了。她的唇边勾勒一抹嘲讽,随机转化为严肃。
那晚她睡得很不安。
在梦里,母亲虚弱苍白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她大吃一惊问她怎么了,母亲只是笑了笑指了指满地的钱。
她扑过去,母亲的脸消失了。她忍不住哭了,手中突然多了样东西,低头一看,是画笔。可是转眼画笔也不见了,她慌了,四处寻找,转过身又看到陈远成的样子……
她一下子惊醒了,脸上已是湿润一片。大颗大颗的眼泪在看不到的夜里滴下,打在枕头上,很快就浸湿一片。脖子下的枕头一片冰凉。
来自潜意识的内心深处的悲伤翻涌而来,在这无人的夜里寂静得沸腾。林羽茜好久没有这么哭了,那些眼泪就像是不受人控制地直流。
虹色夏戀 狐小妹
遮天賽亞人 墨夜001
她又看到了母亲的影子,活在过去的梦魇里。她要怎么解释在大学里度过的一切,她要怎么回到家面对母亲的目光。
她在这里读大学,她在那里打工,拖着疲惫的身体;
她在这里画画耗费人力财力物力,她在家满是期待的目光盼着她上大学;
她还要怎么告诉她……她准备恋爱?
她有什么资格?
林羽茜捧起被子呜咽起来,又怕吵醒室友,偷偷爬起来锁在厕所痛哭。
哭得干呕。
没有人知道,林羽茜哭了整整一夜。
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再以后林羽茜看到陈远成怎么就没了心动的感觉。
这一切悄悄埋藏在无人知道的那个夜里……

寒假来了,林羽茜和自己打了个赌。
赌自己在寒假会不会想他。
想他,还是不想他?
林羽茜在桌上不断画着圈圈。如果还想他,等开学来了就去向他告白。如果不想他,林羽茜停下来,呆呆坐了好久,就把他忘了吧。至此以后,安安心心画画,再也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
林羽茜的一个寒假都在定画、修画中完成。很忙,几乎没有休息过。除了大年三十,整整一个寒假的时间都在作画。她想把自己埋在工作里。
尽管被杂志社采用的少之又少,林羽茜依旧乐此不疲。
很快一个寒假就过去了,林羽茜再看到陈远成,都不敢相信仅仅过去了一个寒假这么短,她甚至觉得快要一年了。
陈远成依旧很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林羽茜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整整一个寒假没有想他!
欣喜之余,随之涌来的是深深的失落……
林羽茜找到主管,提出辞职的想法。一来是因为画画,二来是因为他。
也许,不要见到的好。
她就可以当做,她从来没喜欢过任何人,埋藏这一段时光。
林羽茜预计在一个月后离职。
消息很快炸开了,她看到他失落的眼神,她很快回避了。
筆下小說女主來到現實怎麽辦 醉臥笑伊人
整整一个星期,林羽茜都躲着他。就算要找他讲话,也是三言两语匆匆忙忙。陈远成很快发现了,有些受伤,过了不久他也躲着她。
就好像,两个人赌气一样。
死活不肯见面,多说一句。
为了赚画笔钱,林羽茜开始很拼命地工作。在她离职前的最后一个月,她要很努力地把以后的材料钱都赚回来。这样,才可以不找家里要一分钱。
仅仅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林羽茜的业绩就翻了一翻。
有些同事开始讨厌她,她的突出让他们显得很尴尬。林羽茜很快就发现了同事的疏远,她不以为意,反正还有两个星期,她就要走了。
自始至终,只有陈远成对她如故。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像一层面粉,井水不犯河水时客客气气礼让三分,一旦撕破了脸皮本来的丑陋面目就暴露出来。
兼职太多的她早已习惯这一切背后的虚假景象。她不能说谁错,毕竟大家都只是站在自己的利益上。在最后的日子里,她只想要钱,其他的她还真不想多想。
至少,陈远成,给她的是安慰,
至少,他没有像其他同事一样,她就心满意足了。
也许,她的猜测是正确的。他们至少有过一段还未萌芽的爱情……
那样,便已足够。
她已感动。
同事排挤林羽茜最狠的日子,当数林羽茜走的那一日。
主管极尽挽留,他们怕她留了下来。
林羽茜只和叶梅告了别,便收了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陈远成赶过来,拉住她的手,林羽茜只是红了眼圈,什么也没说。
第一次看他那么着急的样子。
林羽茜知道他有话要说,但她不会让他说。笑笑,她扳开他的手,笑着和他告别了。
这一走,便是离别……
那以后,林羽茜再也没见到陈远成。
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后来听说他辞职了,在她走了不久后。
再后来,再后来就没有他的消息。
一丁点也没有……
林羽茜还是会想着他。在她走了很久以后,拿起画笔,想起他,眼泪掉在画板上,
那以后的每天,林羽茜都埋在画画里。
一张又一张的画纸摆出来,被不断修改,它们都像极了一个人。
一封又一封的邮件发出去,它们发往不同的出版社。
他不在的日子里,日子每天都过得一样。他不在的时间里,她去过很多地方看到很多不同的人。
她把他们都画出来。
画成一幅幅画。
她多想把它们带给他看,你看呀,这是我到过的风景画过的画……
尾声
去年的冬天。
林羽茜和家人一起去唱ktv。
她点了《爱的供养》《那些年》,她唱他们唱过的歌,那里充满了回忆。
她还点了《我不愿让你一个人》《放我一个人生活》。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夜色中流浪……”
她想起他们一起兼职的日子。他坐在她的对面,伸开两腿,懒懒趴在箱子上对货。她喊他,她搬不动,他过来帮她搬箱子。等人都走了,她偷偷留下来帮他点货,他看她的眼神。
那时候,他们多开心。
人海茫茫,有多少人会擦肩而过,有多少人会回眸留在另一个人的心上。当她坐在钟楼墙上画画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在她的画中,她把它们抽象成一个个朦胧的背影,模糊在涌动的人群中。
她不知道在未来她和他是否还会擦肩而过。
在茫茫人海中,是否还能相遇。
碰动内心深处陌生又熟悉的心弦,静静凝望那一抹背影。
去年的某一天,她突然发现找不到他了,才发现他删了她。好不容易把很久以前的聊天记录翻出来,她用另一个小号加了他。
装作是故意盗号的,她在他的空间留下:
我爱你。请加Q:XXXXXX
她知道,他一定会删了它。不经意地一笑,又哪来的盗号新花样。
多好啊,于嘿嘿一笑中飘过一个青春年少的秘密。
她向他告白了。
我爱你,你永远不知道……
林羽茜声音哽咽了,接下来就是他最爱的一首歌。他爱***的歌,可她找不到***的版本,只点了一首陈楚生的。
“我静静坐在你的身后
你似乎只想沉默
我猜我们的爱情已到尽头
无话可说
比争吵更折磨
不如就分手
放我一个人生活
请你双手不要再紧握
一个人我至少干净利落
沦落就沦落
爱闯祸就闯祸
我也放你一个人生活
你知道就算继续结果还是没结果
又何苦还要继续迁就”
在年少的时候,我们都爱过一个人。
因为青春太过美丽,太过脆弱,很多承诺给不起。因为爱你,决定放你一个人生活。
让你自由自在,寻找你的美丽。
林羽茜知道自己错过了他,永远永远。
但她永不后悔,他是她生命中美丽的风景,盛开在她卑微而渺小的世界里。
对不起,爱并不是生命的全部。她还有她的责任,她的梦想去守护,她终是为了梦想放弃了他。
在他的似水年华,吻过他的生命。
消失成一道风景。
超級捉鬼公司
让他成为一幅美丽的画,埋藏在心间。
他消失以后,她拒绝小罗的介绍,用一种单身来度过以后的日子。
在她的心里始终有那么一个人,永远无法触及。
她不知道,他们能否再次相遇。
就算遇到,她也再不会回头。
因为她……依旧倔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