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裏的豆豆
小說推薦花園裏的豆豆
那时我还没长大。我知道戈壁滩上的蚂蚱比指头大,也知道蜻蜓停在树枝上时是最好捕捉的时候,更知道纸飞机如果扔得很使劲它会飞的比三层楼还高。那时,我是我们那栋楼一群孩子的老大。
禪真逸史 清溪道人
大唐雙龍奪艷記 風流龍哥
鉴于我的地位和影响力,周童的妈妈会放心地给我一个打包带编织的篮子让我带着一群孩子去自由市场买西红柿,对门的英阿姨会让我放学的时候去托儿所接一下她家三岁的小英婷,就连老爹都会放心的把他那辆二八大驴扔给我,甩上一句“去学吧”然后就去上班了,留下满脑门问号的我在风中凌乱。开始的时候,我不太明白学骑车子跟玩有什么关系,后来学会了才知道,原来斜跨着二八大驴带着一帮小屁孩在戈壁滩上赛车是一件有着天高皇帝远感觉的事情。于是,我便对老爸有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景仰,自此后心中便有了上房揭瓦之后必须找个塑料布遮羞、皮肉发馊还没被人发现的之前去冲个凉水澡的自觉。
木葉之旗木家的快樂風男 燒賣騎士
那个时候,她加入了我们这支玩耍的正规军。
由于女孩子的加入,我们的活动内容就变得开始文雅起来,一群孩子要么在楼前的沙地上跳起来十米长的牛皮筋,要么在春天的南风里放飞薄塑料纸制作的降落伞,要不然在研究院的围墙外看着猫咪争抢冷库废弃的碎肉干,再不然在居委会计划新建自行车棚的石料上砸杏核,一切事情看起来都让整栋楼的爸爸妈妈们放心不少。
后来她跟我开始学骑车。
那时候路上的汽车并不多,自行车是路上绝对的主流,大人们上班的时候,柏油路上空无一物,是练习自行车良好的赛道。春风转暖的日子里,我便教她用二六的女式自行车骑出二八大驴的感觉来,比如说,身高不够坐上车座,就要歪着身子,身子歪了,车体就要往另一边歪,两项相抵,整个行车轨迹就变成了直线。又比如,屁股没处坐对于孩子来说不是坏事而是个好事,因为一旦要摔跤的时候,人可以直接跳下来而不用顾及车子是飞到马路中间还是路边的树沟里,亦或者拐着弯儿放飞自我去了。
青春不散場 關大佬爺
期末的时候,由于玩的太多,受到天谴,我留级了。
老师将一纸判决递到老爹的手里,老爹一边用他原本就不利索的语言表达着同是老师的尴尬,一边用颤抖的手抡着原本用来捆菜的军用皮带扫荡着我白白净净的嬉皮嫩肉,表达着他的不满,急得老妈一边拍着卧室的门哭的稀里哗啦,一边嘟嘟囔囔的不知该安慰那个恼怒地快要冒烟的大的还是我这个哭声都没有的小的。
可是直到老爹开始怀疑是不是把我打得不会哭了,我都没哭。我趴在那里,开窍了。
我明白了人跟人之间是要面子的,也明白了朋友之间有很多话是不能说而只能藏着掖着,必要的时候还要装傻,更明白了在事业和女人之间必须有一个抉择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可是事与愿违,当你不需要什么的时候,老天爷就会给你塞什么,而你想要什么的时候,通常就是得不到。
第二个六年级的开学第一天,我和她成了同班同学。
而初中一年级的第一天,我成了她的班长。
期中考试完了回到家,我一边思索着明天该给板报上画什么,一边把学校发的奖品——年级第一名和班级第一名的笔记本送给弟弟,老爹在我面前转来转去,却根本不在意我对弟弟的善意。到最后终是忍不住叫住我,通知我,她在骑车回他奶奶家的时候被车撞了。我问怎么回事,他说是被辆货车扫到,自行车倒了,倒下去的时候脑袋磕在道沿上,昏过去了。而那辆卡车慌张之下急刹车,一车的脚手架上用的竹板落在了她的身上。
我呆坐半晌。
我不知道货车是多大的卡车,但是我心里能确定在思考的问题是是不是我当初教她学习自行车的方式过于野蛮了?用二八大驴教出来的自行车水平到底是不适合一个女同学的,她的身材没有我这样高大,自然力气是不足的,如果用二八大驴的方式学车,即便是她能够坐在二六的座位上,短期内姿势会不会不太灵活?我心中有些愧疚。
她的家人送她去省城治疗了,说是双腿骨折了,另外,脑震荡也需要精心治疗。之后的半年,我在自责中度过。如果我当时能够教她另外一种学习方法,或许她能够没有这一次灾厄。
期中考后的那一期板报,我画了一束巨大的花,那束花用尽了粉笔能做出的所有配色,花朵大如书本,周边的四角配上了四首从杂志上抄来的小诗,每一个老师进了我们班的教室,都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哇”的一声惊叹,这样美丽的板报,真是有创意!而学校的评判小组直接给出了那一次的第一名。
但是,没有人知道,那是我送给她的一个歉意。
冬去春来,我的俄罗斯族同学苏莉从老家回来了,特地带回来他们那里特有的一种奶油面包,我很好奇那东西的味道,便栝着脸皮跟她讨论了一番俄罗斯族的风俗,春天的风很是舒服,我们在窗口聊得高兴,全然没注意到窗帘上我们的背影成了全班同学很好奇的一张幕布,待得我们突然觉得气氛不对,背景噪音怎么突然没有了,揭开窗帘来看,所有人都看着我们哈哈大笑。于是乎,晚上的时候我收到了热情的女同学送给我的一块奶油面包,它的真名叫做大列巴。
而我们白天讨论的话题之一,便是这种大列巴。
第二天周末,我去看她,我们将这大列巴分享了。之所以跟苏莉讨论大列巴,原本就是我的计划。
我承认,这做法有些卑鄙,但是十分有效。
知道她回来,是老师通知的,而我作为班长,自然是第一个得知这消息的,而除了她回来的这一个消息之外,还有很多的附属消息。第一个,压伤严重,尽管骨头已经长好了,但是她的双腿还是有些变形了,有些O形内弯,她的头上留了一道疤,脑震荡虽然好了,但是记忆力有些下降。第二个,我是班长,在安排事情和学习辅导上,需要我帮助一下她。第三个,他的腿伤刚好,上学和放学有些不方便,还希望我能接送她,帮她上学和放学。
我假意嘟囔了一句,不是有她爸么?
老师恨铁不成钢地一巴掌拍在我的脑壳上,不悦道,他爸要上班,还能看着她一整天?你是班长,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我点点头,心却道:“流言蜚语,后生可畏啊。”
機甲兵手記
在班里枯坐一下午,对着小宁埋怨道:“完了,乒乓球拍就送你了吧,反正没时间玩了。”小宁贼特兮兮地笑着连连点头,道:“你完了,你完了,徐老师让你教个脑震荡,你完了,你能教的懂才怪。”而我却说:“还好,欠的东西还一还,心里就不难受了。”他抓抓脑袋问:“你欠她啥?”我一瞬间也稀里糊涂起来,这跟他爸有什么关系?顺口胡诌道:“他爸给我过好吃的。”
临近夏天,家属楼门前的沙地上终于建起来一座自行车棚。自行车棚建得十分公益,院墙外面玻璃钢的顶子伸出来有一米多宽,自行车棚没占完的地方建成了一个小花园。玻璃钢伸出的位置十分讲究,恰好占了极好的一块空地,无论是躲雨还是防晒都很不错,自然被我选中来做了晚上做功课和辅导她的一处良好的场所。地理位置好是我选这里的第一个原因,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在她家她爸不是劲糕就是鲤鱼,要不然就是红烧肉,真的天天做好吃的给我们,搞得我都没心思学习,天天在猜想他爸爸会做什么好吃的。
于是乎我惊得有几晚上睡不着觉,莫非我有未卜先知的超能力?
回到家里吃着老娘做的饭,如同嚼蜡。老娘揪着我的耳朵,恨恨道:“你还想吃什么?天鹅肉?”
她的记忆力的确有些不好了,但是她似乎忘了她记性不好,记不住就念咒一样反复练习,我倒也不烦,语文和英语基本上也是这种记忆方法,没什么不同。不过,觉得这样有些慢,毕竟理科生记硬背是效率低下的,而且很难应用。经过我再三研究,采用了图示法来让她记忆。于是,每天我会把新增加的知识画进一张图里面,用我的理解把前后的知识演变、增加部分都在纸上画出来,然后标记各个知识之间的关系和演变,这样记忆效果会好、记忆的内容则会减少。
这样,半个学期之内,她竟然勉强跟上了老师的课程!
老师很高兴。
老师高兴的结果,便是我被家访的老师在老爹面前表扬了。
老爹很高兴。
大明名相徐階傳
老爹高兴的结果,是老娘做的伙食有直线性的提升。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们这个家是临时搭凑起来的一个舞台,爹是一个拉车的老牛,用他并不健壮的身体拉着这个让他疲惫不堪的家在吃力前行,而老娘完全是嫁错了人,依她的样貌,应该能嫁个当官的什么的,至少嫁个研究院的科长什么的应该还是不错的,但是造化弄人,他阴差阳错的就嫁给了我爹,一个连话都说不快的不合格的小学老师。两个人一直以来过的有些貌合神离,貌合神离的结果,就是我老早就不怕打屁股这一套老旧的把戏了,因为它早就被打出厚厚的一层茧了。
可是这一次,老爹第一次剃着牙跟老娘开始讨论蘑菇炒肉需要什么样的火候!
我有眼色地出去玩了。
大概由于外伤的原因,她有些不愿见人。这是个麻烦的问题。她是女生,我除了早晚送她总不能下课的时候都扶着她到处走走活动,而她又不能老坐着,那样对她的恢复不利,脸上的疤让她在女生堆里总有些抬不起头,久而久之,她的学习也会受到影响,老师交代的任务可就会麻烦。我得想个办法。
自信实际上就是一种惹祸的态度,不怕惹祸的人从来不会不自信,这是我的本体观点,而女孩们天生喜欢以自己的外貌为自信的来源,她的不自信来源于她认为自己的外貌给别人惹祸了,而实际上并没有一个人在意她的外貌。外伤让她找不到自己在别人面前立足的优点,所以她才会觉得不自信,所以,我得帮她找到外貌之外的东西让她在别人面前能够立足,这样才能让她找到自己的自信!
恰好初一第二学期学校有朗读比赛,考虑再三,我找老师商量,我想报两个名,老师却正为这件事情在发愁——大家似乎都比较羞涩,不愿抛头露面,更对这样的比赛心有余而力不足是他们有不少人是农村来的,有着严重的口音问题!
我和老师一拍即合。
我是个大胆,而老师是个爆胆。他给我承诺,如果能拿奖,就让我主持学校的广播电台!
我知道,师娘是校广播电台的辅导老师!
拥有权力的我,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权利。
因为我知道权利能给我带来什么。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日日以赵忠祥为楷模。而动物世界的录音成了家里最常见的录音带。
夏日的晚饭后,楼下的花园里就会有一处日日响起赵忠祥那亲切的声音:“……白熊登上了海岸,无所畏惧地漫步在冰原上,开始了一段艰苦的冒险经历……”我听着赵老师的鼻音和停顿点,照部就搬,她就在一边开心地听,俨然看动物世界的即时感。
该准备朗读稿子的时候,我在学校图书馆跑了两天,搜摸了两篇上好散文,一篇给她,一篇留给自己。
推理之王1:無證之罪
对于我的,好说,用赵老师的方式完整朗读下来,定然榜上提名,但是对于她的,我让她尽量背下来。她问为什么,我说就当是锻炼记忆里了呗。她同意。我有些出乎意料。
秋水
胜利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我的策略为我们赢得了第二名和第四名。但是我们赢得更光彩。
感情这东西总是具有穿透力的一种东西,当它跟声音结合的时候,就会把一切噪音都压制下去,当我的声音在会场响起的时候,余光里,连评委老师们都停下来手中的笔,抬起脸来静静地看着我,就像是在听一个美妙的故事,会场里面鸦雀无声。在声音的光芒中,他们眼中的眼光如同文中情怀的一样,被还原成一个个小小少年的眼光,看着我这一个孩子王站在石料堆顶,王一般指挥着战役。我很享受这种目光。
声音停止的时刻,掌声淹没了会场。
我没想到这么热烈的掌声,她也没想到。
我们的朗诵排序在一起。掌声就是两波海浪,涤荡着会堂。
我的排名在第四。
老师在期末的班会上在给我的笔基本奖品上郑重地写了三个字:“谢谢你。”
復仇首席的小妻子
暑期褪去,秋天来了,老师如约让我来主持学校的广播电台,她成了女播音员,我们搭档。秋季运动会上,我是主播音员,她是表扬稿播音员。每周的升旗仪式上,我们共同念祝词,几乎成了那两年的一个成例。
初中毕业的毕业纪念册上,她给我画了一颗豆子,旁边写着“花园里的豆豆”,又注道:“一直希望在楼下花园里面种一片豆子,每天在那里等你的时候,可以跟他们一起低着头静静等待。谢谢你给我的希望,就像豆子里面孕育的生命的力量。”
老婆每每看到这一页,就会拿出她的大列巴,平静地说:“吃吧!资源独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