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孤獨
小說推薦原來是孤獨
“还喜欢我?已经不喜欢我?”周明明回到家那个晚上,拿着一支玫瑰花赖在林约槊家一边摘花瓣一边做选择题。
林约槊旁若无人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玩着手机,为什么自己难得的假期要毁在周明明这里。
女神難嫁 弦雅知音
“林约槊,你说曾经那样爱着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突然不爱了呢?”周明明朝床上的林约槊问。
吉祥紋蓮花樓之青龍白虎 藤萍
“绝对有可能啊,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离婚。”林约槊漫不经心地回答。
“那是因为他们结婚的时候不是真正地很爱对方的。”周明明反驳。
“你是想说曾经爱着你的央北现在也是爱着你的?”林约槊直接道出周明明心中所想。
周明明被戳中心事,有点难为情地瞪了一眼林约槊。但是比起这个,弄清楚央北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啊。
“恩,我就是这么想。”周明明自信满满地说。
妻子的外遇 江潭映月
林约槊放下手机,坐起来,想了想才说。
“爱不爱不能靠猜。”
“可是这个本来就很难当面说出口啊,需要感受。”周明明说。
“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个凭证,猜测的后果是怎么样的,你应该很清楚啊。”林约槊毫不留情地揭周明明的伤疤。
周明明沮丧地低下头。这个没良心的林约槊,老是提自己的伤心事。
初二的圣诞节那天晚上,央北在周明明家那条小巷吻了她的额头。那之后的几天,央北在学校后山找到周明明,对她说:我要怎么样才能成为你的唯一。
即使周明明觉得央北对于自己,不同于其他好朋友对自己。她们如漆似胶的相处模式也比一般的好朋友亲密。但是毕竟那时年幼而趋向安逸的生活。周明明觉得能这样每天和央北在一起就够了。没有想再去探究什么或向彼此宣布什么。
直到初三开始不久,大家的学习开始忙碌起来。央北忽然有一天就不再主动联系自己。不写信,不发信息,下课不过来找她。
周明明不知道高中对自己来说有什么重大意义。因为她一直不是一个喜欢学习的人。她之所以会乖乖听课,是因为她的父母希望她以后能上大学。但是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强迫自己一定要上重点高中。毕竟在这个小镇里,每年可以上城区重点高中的学生不超过5个。
那天下午周明明在学校停车场等央北。周明明问她为什么不理自己。而央北说的是:周明明,你是不是很空闲,快要中考了,好好学习吧。
学习难道就不能和自己继续联系。
周明明每天上课都看着央北的背影发呆。她好像很忙,上课的时候看到她很认真地做笔记,下课的时候又看到她拿着练习册往老师的办公室跑。想来,她回家应该也是挑灯夜读了。
屍魂錄 猴爺爺嫁到
哎,周明明有气无力地趴在桌面上。
“周明明。”数学老师严厉的声音响起,
周明明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站起来。无辜地看着手执粉笔的数学老师。
“这道题的答案是什么?”数学老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已婚女士,长得很漂亮,只是一双凤眸经常透着凛冽的光芒。经常看得学生一阵恶寒。
“这道题啊……”周明明支支吾吾地向四周同学投去求救的目光。偏偏是她最不擅长的数学,而且最近也没怎么听课。
可惜全班也没几个人是在认真听课的。在接受了十几秒数学老师的目光凌虐后,终于传来了一个压低的声音。
“14.”
周明明欣喜若狂,仰着头对板着脸的数学老师说:“答案是14.”
数学老师不为所动,淡淡地又问了一句:“用的是哪条公式?”
额。周明明受挫地低下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可是,从前老师们明明是不管自己的。
“你坐下吧。”并没有进行下一轮羞辱,数学老师便让周明明坐下了。
周明明暗自庆幸地坐下了。她就知道,老师们心里还是疼自己的。
数学老师却没有继续讲课,她走到讲台前面,放下手中的粉笔。抬头,扫视了一遍全班的同学。然后语气温和地说。
“大家有没有想过小镇外面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老师忽然的问题让全班同学都停止自己的事情,疑惑地看着她。就连在桌子底下玩手机的男同学也抬起了头傻傻地看着她。
“并不是偶尔去一趟市区,并不是有电脑,有互联网,就代表你们已经知道外面的一切了。”数学老师说。“学习如何自己一个人去创造生活。你们有想过吗?现在,你们什么都不懂。不懂人为什么会存在,不懂水稻如何栽种。可是,学习可以告诉你们这些。”
数学老师第一次露出像母亲的眼神,她看着大家的眼神,充满鼓励和盼望。
“你们只有继续学习下去,高中,大学。那里会告诉你们很多事情,让你们不再对所有事情迷惑,让你们不再是一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的井底之蛙。”
那个时候,几乎全班同学都很认真地听完数学老师这番话。说实话,在周明明家这个沿海小镇里。大多居民是靠捕鱼为生的渔民。他们是家长大多没接受多少教育,当然不懂得教育的重要性。所以,从来没有人跟他们讲过这些话。
然而,只有少数人似乎有点听明白数学老师的话。大多数人似乎因为听不明白而懒得思考。
周明明的家庭有点特殊。她家没有儿子,而周明明是长女。在那个小镇里依然存在着残余的重男轻女思想。因为没有儿子,所以周明明的爸爸妈妈把希望放在身为长女的周明明身上,她从小变被告知,她不能在外面犯错。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好的大学,光宗耀祖。
虽然周明明的成绩一直不算差,但是她上初中后就一直和身边一些同学每天出去玩耍。晚上熬夜看小说,白天上课经常打瞌睡。她现在的成绩,别说是重点高中,就连普通高中,她也有点危险。
被数学老师这么一说,对周明明而言犹如当头棒喝。那么,央北在这方面应该承受着自己大的压力。
她回想起她去过央北的家。央北的家是一个传统大家族,带着严重的重男轻女观念。央北曾经说过,她如果考不上重点高中,家里是不会再供她读书的。
而她自从和自己在一起后,自己也经常缠着她。两个人都没怎么学习。
她离开自己,是对的。
中考之前,周明明她们要进行一次体能测试,计入中考总分的。那个时候,周明明在跑完200米的途中摔倒了。大家送她到教室休息后又回去考试了。
南方的夏初,艳阳已经张牙舞爪,幸亏微风中还带着几丝凉爽。周明明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忽然,她意识到了。还不到两个月以后,她们就要各奔东西了。而她自己的生活也要发生改变的。有些无措,她感到对自己的命运无能为力。
周明明在想着,忽然教室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朝自己这边过来的。
“周明明。”熟悉的嗓音。
周明明抬头望向门口,央北清冷的脸映入眼帘。
獨家盛寵:楚少的神秘新妻
“你考完试了?”周明明问。
“恩。”央北轻声回答,走到周明明身边的座位坐下。
我有一個世外桃源 浮夢三賤客
“你的脚怎么样了?”央北看了一眼周明明涂满红药水的膝盖,问。
“没事,只是擦破皮。”周明明微笑,语气有些生硬。她感觉,自己和央北在慢慢疏远。
“回家的时候要小心伤口。”安静的教室里,只有缓慢的微风吹过,带着淡淡的青草香味。央北的声音在此时显得很温柔。
周明明抬头看她,原本消瘦的脸好像更瘦了。
“央北。”周明明低下头,轻声唤她的名字。
“恩?”
“我会好好学习的,我一定会上高中,上大学的。我从小就这么决定好的,只是我还没有告诉你。”周明明有点紧张地说。
“这样很好啊。”央北回答。
“那,那我们会像以前那样吗?”周明明小心翼翼地问。
“不会。周明明,朋友间的离别是很正常的,你要学会习惯。”央北转头看窗外,声音里不带任何情绪。
“可是我们不一样。”周明明急切地抬头,说。
难道她们之间只是普通的朋友?
央北回头看她,微笑。那种笑就像央北第一次来到这个班自我介绍的时候的微笑,就像周明明每次把她介绍给自己同学的时候露出的微笑一样。周明明一直觉得,她的这种微笑,是最冷漠的。
央北微笑着说:“我们有哪里不一样?我们之间有对彼此承诺过什么吗?”
没有。周明明看着她的微笑,想哭。
“央北,你混账。”
周明明忍住自己的眼泪,快速地骂了一句话。然后站起来。笨拙地离开了。
就这样,高中的时候央北去了市区的重点高中,周明明去了普通高中。
她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所有的以后,都是听说。
魔妃一笑很傾城 姒妃妍
只是周明明没有想到,时间对于自己对央北的感情而言,做的都是无用功。自己在四年后,对她仍旧念念不忘。
九號信仰 六月飛揚
“所以,我觉得,你赶紧直接地问清楚。”林约槊提出直接有用的方案。末了再补充一句:“早死早超生。”
周明明佯怒地瞪了他一下。她双手托腮,妥协地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