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光年有多遠
小說推薦一光年有多遠
“我跟她在高三的时候成为了同桌。那时候也不怎么熟悉,没怎么说过话。她有个学习机。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借来玩,无意间我发现了她写的私密日记。
里面写的是她跟班上另一个男生的故事,那个男生抛弃了她,但她还是很爱他。
我看了之后,不知怎么地还是被她发现了。我觉得心里很对不起她。就一直跟她道歉。跟她说了很多抱歉的话,后来她也喜欢跟我聊天了。
那段时间你也没有来找过我,你一直在找黄子初,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喜欢他了。几个月后,也就是我去上海复旦大学自主招生考试之前,我发现她喜欢我了。我不知怎么地心里很高兴,所以我觉得我是喜欢她的。于是我们俩都挑明了。我去上海考试回来,身体各种不适应,最后还住院了。也就从那段时间起,我就开始分心了。她每天都来医院看我,帮我抄上课笔记。我出院后,她的脾气却特别坏,每天差不多都要吵架。我也是什么都由着她。她中午不回家,我就给她找了个教室,我们就在那个教室聊天,复习。总之,为她,我分了心。英语口语考试之后,我们又大吵了一架。最近我给她道歉,又和好了。”
“这么不可思议?我完全没想到,也没看出来啊?”小曼知道该来的终会来。心里一阵失落之后,再也没有别的感情了。
“那现在呢?为什么说被她伤到了?”
“她的脾气很差,我感觉再也受不了她了。”
“我觉得她人很好的啊,怎么会那样?”
“那是你跟她相处的时候不多。我跟她相处久了,才看清。我现在觉得我跟她不适合了,我想跟她分手了。”
“别这样啊。还是要考虑清楚。”小曼没想过要劝分,她只希望他们好好的,希望他开心,尽管她现在有点贪心,希望他会选择她。
他们在那个亭子待了一会儿之后,小曼无意间的一瞟,发现有熟人,于是她建议何宏川去别的地方走走。
直播變身海賊女帝
他们选择在公园走走,在那坐久了,感觉很压抑,更何况是谈论那样地话题。
随后的大多数日子,小曼都跟何宏川在一起、
他们去玩了很多地方。小曼给何宏川拍照,何宏川也给小曼拍照。小曼度过了很愉快的一段日子。
几天后,小曼收到何宏川的短信“我跟她分手了。”小曼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知道自己以什么身份对待何宏川。
何宏川之后的几天一直陪小曼聊天,约她出去玩。每次出去玩,小曼就特开心,很有安全感。
不久高考分数出来了,何宏川自是没考上复旦,但成绩还是不错,能够上一个好点的重点大学,小曼没意料到自己居然考上了二本。她发短信问何宏川报考哪里。何宏川回复她,就在省内的大学呗。小曼想不能上同一所大学,就去同一个城市吧。小曼放弃了自己曾经想出省的想法,也填了省内的一所普通的二本院校。
几天何宏川跟她的关系都很暧昧。每天有事没事都跟小曼联系,他怕小曼无聊。她觉得这样过得不清不楚也不好。最后有一天,小曼终于忍不住问了:“你怎么看待我的啊?”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你人很好,她都说你是出了名的人好,脾气好,性格好。”小曼心里很难过。她以为这几天的快乐将会一直持续下去,她以为何宏川会一直陪着她。所以她才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跟他一座城市的学校,选择了她不喜欢的专业。
“如果我早点知道你喜欢我的话,我可能会跟你在一起。”何宏川这样说到。
这时候的何宏川已经改了志愿,因为他得知那个女生填的学校离他很远,于是他改了一所离那位女生很近的学校,可小曼不知道。
小曼已经忍不住抱着被子哭了起来,何宏川看小曼许久没回他。再发了条信息过来:“她昨晚找我了,哭得很厉害,我们聊了一个晚上,她还把她的妹妹吵醒了。她说肯为我改变,让我再接受她。我也不忍心,就答应跟她复合了。每个人的第一次都是那么刻骨铭心啊!”
小曼其实早就该料到这样的结果,本来自己没有这样的念想,却被那几天的快乐冲昏了头脑。“没事,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们本来就不该再相遇,你快乐我也开心。祝你幸福。再让我为你哭一次,就这最后一次。我以前为你哭过一次,是那次我向你要号码,你没给我,我说我不会打扰你,三年之后,我再联系你,可你还是铁石心肠,没有给我,我哭得很厉害。这一次就算最后一次吧,我会把对你的感情忘掉,不用担心我。”小曼难受也不想跟他聊下去:“我困了,睡觉了。”
“我们还是好朋友,不是么?”小曼回了:“是”合上手机。抱着被子失声痛哭起来。给自己的这段三年的暗恋画了个句号。
重生之侯門毒妃 且為東風住
愛妃好甜:邪帝,寵上天!
之后的小曼再也没有联系过他,在这座孤独的城市,她只希望遇见另一个令她心动的人。
她不懊悔,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小曼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也许命运不让她跟他在一起。
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男主 圈成團子
她跟他的距离可能就是一光年的距离,可望不可即。曾很多次有接近他的机会,小曼无形中都错过了,这像是命运在跟她开玩笑。这一光年到底有多远?
神泣
小曼回想起这一切的时候,何宏川也许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他们之间隔着一光年的距离,仅仅是可望不可即,她感谢生命中能遇见这么一个人,在心里停留了那么久,还给了她一个充实的高中时光。
当她再想起华宏,这个曾经一开始就说要陪她的人,早已消失在人海里。
华宏走后,跟小曼有写过信,小曼看了那封信再也没回他。华宏始终喜欢的是前女友,而小曼只是个替身而已。
鬼藏人
流年里,无法说清谁对谁错,一切都是命运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