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校草獨佔少女心
小說推薦惡魔校草獨佔少女心
空气清新的早晨,安晓贝背着贵族专属的书包踏上去贵族学校的路,她是一个高二生,家境富贵,年龄17岁,今天她可是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全父母让她走着上学的,想运动运动嘛,她这几天可是增肥了不少,所以,减肥减肥。
安晓贝刚进入校园的大门,就传来一阵转校生的流言。
“你们知道吗,今天来了一位转校生,好像是一位大帅哥诶。”
蘭若仙緣 糖醋於
“是吗是吗?”
“好像是允氏大集团的儿子。”
“叫啥来着,额…额……”
“允绝毅。”
“对对对对。”
“帅哥啊。”
……
帅哥吗,反正我不在乎。安晓贝这样想着,满不在乎的走进了教室里。
可是她刚进教室,还是听到了转校生的流言。
她皱了皱眉,放下书包就走了出去,她走到了学校的花园里,吸着清新的空气,顿时心情好了一大倍。
“喂,那个女生,你打扰到我了。”不远处传来一阵男声。
安晓贝望望四周,依然不见一个人影,难道见鬼了?不可能,世界上哪有鬼嘛,可能是幻听了。
安晓贝不再思考,继续吸她的空气。
允绝毅看到那个女生敢无视他,又说了一声:“喂!”
安晓贝有望了望四周,依然不见个人影。
沉默了许久,安晓贝才开口道:“你在哪,我看不到你。”
允绝毅听到了这句话,都有想从树上掉下来的想法了,他以为那个女生无视他呢。
“上面。”允绝毅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简短的话。
安晓贝看了一下上面,果然有个人。
她站在树下,往上看,然后又围着树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才开口:“你是谁,干嘛要在树上,很危险的。”安晓贝着急地说,她真怕他掉下来。
“我的事关你什么事。”允绝毅看了看女生一眼,才发现她还挺漂亮的。
修长的眉毛一闪一闪的,宛如一位天使,身材也蛮不错的,身高和他比起来,应该到他的肩头,不错。
“喂,你下来吗?”安晓贝的一句话,让允绝毅回过了神,正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都说了关你什么事。”允绝毅马上移开视线,转移到别处去。
“你看树枝这么细,万一掉下来了真么办?”站在他下面的安晓贝一脸担心的看着允绝毅。
逃妻欠管教 郭底灰
说断还真断,“咔擦”一声允绝毅从上面摔了下来,刚好砸中安晓贝。
啊,痛死了。安晓贝心里想着,叫他下来不下来,我是好人,却要遭到这种回报。
允绝毅却不觉得痛,因为他整个人压着安晓贝,安晓贝似乎是个肉垫一样,被他活生生的压着。
“你可以起来了没有?”安晓贝吃痛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妈的,他居然差点忘了起来。
允绝毅爬了起来,看着躺在地上不睁开眼的的安晓贝。
喂,她是不是被我压死啦,死了我可不负责。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喂,死啦,死啦最好。”允绝毅满不在乎地说着,其实。
他心里不想她死。
妈的,他在想什么!
浮屠天道
“我没死。”安晓贝从地上吃痛的爬起来,看着允绝毅。
其实,他还蛮帅的,修长的身材,精致的面孔,棕色的头发,简直,简直,简直就是魔鬼身材啊!!!
安晓贝回过神,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开口道:“我叫安晓贝,你叫?”
拜火傳說 秦非
安晓贝?
“哦,我叫允…”允绝毅还没说完,校钟就响了起来。
“那个上课了,回头见。”安晓贝说完就掉头跑了。
“呵呵,安晓贝么,回头见。”允绝毅走向了教学楼。
星星不是發光體1
高二(三)班内。
老师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男的。
是他?!
安晓贝看着刚才遇见的那个男的。
他就是转校生允绝毅吗?安晓贝心里想着。
全班女生见到允绝毅就大叫了起来,甚至有的女生流鼻血过多晕了过去,被老师叫同学当场抬走。
曼婚
名門第一寵 鳳三
“同学们,这位是允绝毅……”老师滔滔不绝的说着,过了一分钟又过了一分钟,才讲完。
“绝毅,你坐哪?”老师看着旁边的允绝毅。
允绝毅把目光看向了安晓贝,晓贝急忙避过目光,转向别处,不敢再看允绝毅。
“我要坐那。”允绝毅指向安晓贝身旁的同桌。
“可以叫她滚。”允绝毅用可怕的眼神看着安晓贝的同桌,使她同桌一个劲的抖。
“晓贝。”维心(就是安晓贝的同桌)看着安晓贝说:“我要走了。”说完她就把位置里的书搬到了最后一位。
安晓贝有点不舍,可是她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桌,一点忙也帮不上。
允绝毅走到安晓贝同桌的位置,坐了下来。
是全班女生传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喂,有点过了。”我小声的说。
“哼,没有我办不到的事。”他看向我,然后又说:“我会争取你的。”
我顿时睁大了嘴巴,这是演哪出啊,她们才认识几天,就说这种话,实在太过啦。
“不,不会,是,是,是,真的吧。”安晓贝说的很小声,但还是被允绝毅听到了。
允绝毅笑了一下:“是真的。”允绝毅肯定的说。
妈呀,她招谁惹谁了啊,真是的。安晓贝暗自想到。
……
终于到下课时间了。
安晓贝伸了伸懒腰,看了一下身旁正在用电脑工作的允绝毅。
星空創世 混元無情
其实,这样也不怪,他们班根本没几个认真听老师的课的,打麻将的打麻将,斗地主的斗地主,化妆的化妆,玩游戏的玩游戏,都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不用人阻止。
安晓贝消微看了一下,只看见一些字在上面,根本看不懂。
邪影瞳
“这都写着什么啊,好奇怪啊。”安晓贝认真看着笔记本电脑里面的字。
“想知道吗。”允绝毅头也不回只盯着电脑说着。
“嗯嗯。”安晓贝点了点头。
“不告诉你。”允绝毅笑着说。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冰山性格去哪了,自从遇见她了之后就好像变了一样,好奇怪。
“你骗我。”安晓贝撇过头,生气着。
“好啦好啦,这是关于工作方面的事,你要听吗?”允绝毅只是盯着电脑说着。
安晓贝想了一会儿,说:“嗯嗯。”安晓贝点了点头,说不定可以帮爸爸分担一点工作呢。
“是这样的,这样这样,再这样这样。”允绝毅一一为安晓贝分解。
“哦,知道了。”安晓贝对允绝毅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