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范紫?”
这个女子名叫范紫,是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姑娘,怎么可能是她?她站出来干什么?
显然众人看见她不知何时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都没有留意,现在云朵朵一指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去。
秦副将的脸色猛然一变。
范紫正全身紧绷,低着头使劲的不让别人注意到自己,她害怕极了,很怕,自己会被人发现。
云朵朵刚才一说,自己低头一闻果然在自己的身上隐隐约约闻到了香味,她之前没有注意。
正担心害怕之时,突然听到秦参将指认了云朵朵,她登时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定然能够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可是下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藏藥戰爭
她茫然的抬起头来,看见自己不知为何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猛地身子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范紫,你站出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你?”
有女子情不自禁的问出口。
范紫一听慌忙摇头。
“她身上有香味。”
云朵朵走过去闻了闻:“不错,这就是我昨夜沐浴的时候撒的香料的味道,就是你了。”
“你胡说,范紫平时那么老实,她怎么会做这种事,一定是你陷害她。”
程雪英猛地大喊道。
黄参将目光锐利的看向那瑟瑟发抖的范紫,眸光越发的深沉。
“是我,是我……”
突然范紫着急的开了口。
啊?真的是她啊?
“不是,不是我,哎呀,是我,偷了云姑娘的香料,我知道,云姑娘可能知道了,所以借此机会报复我的,可是我真的只是偷了你的香料而已,我站出来,站出来,就是想承认,香料是我偷的别的我没做。秦副将都指认你了,你为何,还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莽野神龍
这话说的,啧啧。
“原来是偷了香料啊,就是说啊,秦副将都指认了她还想栽赃人家呢,真是不要脸。”
唾骂声朝着云朵朵砸来。
三句两句居然就能替自己开罪?
云朵朵贼贼的笑了笑。
“可是昨晚我可听到,有人喊:疼,别咬我了。想必身子上会留下印记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呵呵……
云朵朵的话刚说完,范紫还没来得及反驳忽然哗啦一声。
众人目瞪口呆,只见范紫身上的铠甲寸寸裂开,哗啦一声掉落在地。
范紫大惊刚想要跑,却一个踉跄摔倒,好巧不巧,内里的衣服刺啦一声撕开了。
这样一来。
“啊,她身上……”
有离得近的女子大惊失色的喊道,手指还颤颤巍巍的指着。
宅男的戰爭
众人刷拉一下子挤过去一看。
谁也不傻,都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
斑斑点点,红红紫紫,还有清晰的压印。这样的身体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两位参将也离得很近,自然是看清楚了状况,脸色难看的紧。
三國第一棍客 愛吃炸豆腐
而秦副将,猛地扑了过去。
“紫儿,你怎么了?都不要看她,都不要看闭上眼睛。”
閃婚總裁狠狠愛 紅綃帳暖
范紫彻底傻了。
云朵朵的笑声传来:“呵呵,看来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这下你们两人还有什么话可说?”
事情真~相大白。
黄参将皱眉看过去:“范紫,是你?昨夜你去了后山温泉?“范紫哪里还有力气回答,也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衣服怎么就? ”
“秦副将,是不是她?”
还用问吗?还不明显吗?见两人都不说话,黄参将气的浑身乱颤。
黄参将怒目而视,秦副将脸色一白,“大人,饶命啊。”
“来人,将这对狗男女,拉下去,给本将狠狠的打。”
黄参将青筋暴跳。
“慢着,黄参将,您不问问范紫究竟是受了谁的指使陷害我的吗?”
“陷害?”
黄参将不解。
“是啊,昨夜我去温泉洗澡,可没有落下什么簪子之类的,但是今日却在那里发现了我的簪子,不是很奇怪吗?这女子本身身份就有疑。”
黄参将果然重新看向范紫问道:“说,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我……”
“拉下去审问,直到她说实话为止。”
黄参将咬着牙道。立刻这两人就被人拉了下去。
云朵朵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就说自己无缘无故的丢了一根簪子准不是什么好事呢。
“还有,将程雪英一并拉下去审问。” 黄参将追加了一句。
“我我,不是,与我无关啊,将军……” 程雪英挣扎的哭喊声渐渐远去。
雷厉风行,云朵朵很满意黄参将的行为。
很快军营里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调查。
那些身份有疑的女子又被淘汰了一千多人。程雪英和范紫以及那个副将,当然都被严肃处理了,军营中再也看不到他们三人的身影。
正常的训练又有序的展开了。
云朵朵惬意的坐在草地上好好的利用休息的空间。
一个阴暗的影子遮住了她头顶上的阳光。
“谁啊?”
抬头一看竟然是肖婉冰。
萬古戰帝 聶小刀
“肖姑娘?有事吗?”
佳期如夢 匪我存思
“云姑娘好本事啊。”
肖婉冰笑吟吟的看着地上的云朵朵,对着她居高临下的感觉让云朵朵 很不舒服。
云朵朵站起来:“哦?肖姑娘指的是?”
“没什么,只是佩服云姑娘处事不惊,应变自如,看起来还真有些大将之风呢。”
“哪里哪里,比不上肖姑娘分毫。”
“云姑娘谦虚了。”
二人你来我往明明是笑语盈盈,但总觉得杀气腾腾。
“王爷来视察啦……”
惊天动地的一嗓子,之后,场面一度沸腾,然后整个军营中的女子一个个的开始从自己的袖子里,胸前,裤腰里,掏出脂粉抹来抹去。
开什么玩笑,训练这些日子,都晒黑了好不好,怎么能不涂些脂粉呢,王爷可是第一次来军营呢,得给他留下个好印象。
反观云朵朵,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草根含在嘴里。
“云朵朵居然还是那么白?也不知道她有什么秘方。”
“据说她有让人年轻十岁的法子,皇上就是被她治疗的,如今看起来年轻多了,不断的扩充后宫,皇后都气坏了呢。”
“嘘,皇家之事你们也敢说,不过这女人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不过她再厉害也没用,武王曾经公开骂过她,对她厌恶至极。”
“就是就是,王爷是我们的,她休想惦记。”
云朵朵从这些长舌妇们中间从容穿过。
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多时,果然听到黄参将急急的跑来整理队伍,一看不用他喊,这次倒是整齐的很。
不多时,武王带着一种随从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
那男子今日穿了一件月白的银丝绣夔纹的锦袍,一根玉簪挽起三千墨发,一张鬼斧神工般的俊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似乎要晃瞎人的眼。
人群中不断爆发出女子们吞咽口水的声音,云朵朵无语的撇撇嘴。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比不上自家的小k。
“参见王爷。”
惨拜声十分的震撼。
很难想象是来自刚才还一嘴八卦的柔弱的女人们。
武王很是满意点点头,他身材颀长,负手而立, 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
目光扫过众人的面庞。
终于他眸光一动在茫茫众生之中找到了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姑娘,云朵朵。
此刻她高昂着头颅像极了一只骄傲的白天鹅,而她周围的女子们则个个都如同丑小鸭一般。
武王的嘴角不由得翘了翘,让她受委屈了,自己很心疼可是还要继续演下去。
肖家不是快上钩了吗?
想到这里,他的眸光看向另一个方向,肖婉冰,那个正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的女子。
他抬脚大步走过去。云朵朵忽然心头一动,不受控制的小鹿乱撞。
因为她看到武王正含~着笑意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莫名的竟然有一丝期待。然而下一刻,她怔住了。
他停在了不远处另一名女子的面前,灿烂一笑,恍若夏花。
“肖姑娘,请跟本王来一下。”
果然是,她。
“肖姑娘近来可好?”
武王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肖婉冰,自然是要给她足够的面子,让她对自己足够的信任,肖家这条大鱼才能上钩。
劍劫 風雪亡靈
尊者重生 風尊大少
肖婉冰看着近在咫尺的武王,心里砰砰直跳,她对这个男人当然是爱慕的,也是她引导着自己的父亲一定要拉武王加入他们肖家的阵营。
武王这样的男子谁人不爱呢,先不说他的长相如此英俊,就说他的能力。
犹记得那年她的父亲与敌军作战,自己跟随历练,却因为情敌被敌人俘虏,眼看着狰狞的敌人就要玷污自己的清白,她心灰意冷。 也知道父亲不可能因为自己而放弃整个军队的部署,影响战局,如果他因为救了女儿影响了战局,到时候死的就是整个肖家了,她肖婉冰必须成为牺牲品。
然而她没想到,武王祁翰,身披银甲,手握长枪,单枪匹马的闯入敌营,将她救了出来。
那个时候,她热泪盈眶,当被他护在马背上稳稳的逃出敌营的时候,看着他完美的侧颜,她的芳心已然悄悄暗许。
这么多年,父亲从一个平常的武将变成后来战功赫赫的肖太尉,肖家从默默无闻变成如今的举足轻重,肖婉冰努力让自己变得文武双全。所有的一切都为了能够与他匹配,在自己的心中他是那样的完美,是那样的高贵。
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但其实,肖婉冰知道,横在他们之间的障碍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