覓仙道
小說推薦覓仙道
秦炎无语。
好嘛,自己居然被一金丹修士给威胁了。
秦炎有些哭笑不得,要知道这种级别的存在,他甚至都用不着动手,吹一口气,就能让对方生不如死。
不过秦炎当然不会那么做,以大欺小是没有必要的,何况自己来这里,是有事要同梁啸天商议,同眼前这些不相干的小家伙置什么气?
那家伙还真会出幺蛾子,居然会有数以万计的修士,跑来想拜他为师……
排队?
秦炎当然是不可能排队的,眼前人这么多,真老老实实的排下去,那还不等到了猴年马月去。
当然,硬闯也不妥。
不过这种小事,当然是不可能难倒秦炎的。
于是他袖袍一甩,发出了一张传音符。
丝毫也不引人注目,然而还没过多久,突然就有仙乐声大作,飘飘渺渺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这是……”
所有人一怔,然后便不由自主的循声抬起了头颅。
结果入目所及,别说普通的修仙者,便是秦炎这位见识广博,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存在,也同样被吓了一跳来着。
只见前方刚才还平静的山峰上,此刻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灵禽仙鹤,翩翩起舞。
更诡异的是,整座山峰,亦是灵光大作,还有彩虹在头顶的天空中浮现而出。
总而言之,异象纷呈,美不胜收,让人不由得为之动容。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随后一清亮悠远的声音传入耳朵,那仙乐也越发的动听起来,仿佛在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客。
紧接着大家就看见一年轻的道士乘着仙鹤,由山腰处,飞过来了。
人群连忙朝着两旁分开,这位仙师,可是梁前辈的徒弟,大家又是惊讶又是羡慕,表情还带着几分茫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所有人一脸懵逼,愣愣的看着那仙鹤驮着小道士,越过人群,来到秦炎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对着他行了一礼。
“给前辈见礼,晚辈奉家师之命,前来迎接前辈。”
秦炎叹了口气,不得不佩服梁啸天这家伙,确实很有装逼的天赋,就拿眼前来说,架子摆了一个十足。
你派个徒弟出来,居然也能弄出那么多声光效果?
秦炎非常服气,不得不说,这家伙在装逼方面,那真的是很有天赋,关键是别人还特别努力。
对,努力装逼,这一点普通人还真的是学不来地。
还有……这家伙什么时候收了一个徒弟?
秦炎有点无语,不过,他虽然不喜欢梁啸天那么臭屁,但当然也不会戳穿他的。
毕竟两人之间是有交情,何况秦炎来到这里,还需要梁啸天为自己办事。
于是无奈之下,他也只好配合,面无表情的摆出一副高人风范,淡淡的道:“罢了,前面带路。”
“是,前辈这边请。”
萬族王座 鴻蒙樹
那小道士表现得非常的恭敬。
毕竟来之前,师尊可是一再叮嘱,这位秦炎乃是他的至交好友,所以,一定要表现得非常的恭敬,面对他就如同面对自己。
执弟子礼,不可有分毫的疏忽大意。
对师尊的话,那小道士当然是记得很清楚,而周围的修士则满是羡慕,尤其是刚才呵斥秦炎的那名金丹修士,更是差点被吓尿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家伙,竟是梁前辈的贵客。
而且看样子,还是非常重视,平起平坐的那种。
自己居然口出狂言,还威胁要打他,这算不算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死啊?
“前辈,求求你饶了我!”
对方突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开始卖惨了。
听得秦炎一阵无语。
我什么时候说要与你计较,不要自己加戏好不好?
吐槽归吐槽,秦炎也懒得理会这家伙。
第十一根手指
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的。
非凡洪荒 我自非凡
越解释反而会带来更加糟糕的效果,面对这种喜欢脑补的戏精,不理会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不过话是这么说,因为眼前这家伙,很多人都朝着这边望过来了。
我的電影世界
一时间,气氛非常的尴尬,于是这种情况顿时让秦炎觉得有些不爽啊!
通天荒界
都是这家伙给害的!
網遊之欲望輪回 墨白
秦炎虽然不至于同对方斤斤计较,但也绝不会视若无睹,敢给自己找麻烦的修仙者肯定要小做惩戒一番的。
于是秦炎开口了,不过用的是传音之术。
“小子,我看你是个人才,很有前途,怎么样,你想不想拜梁啸天为师?”
那金丹修士不由得一愣。
还有这种好事?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小心闯下了大祸,怎么结果却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
不仅没有惩罚,而且还有好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因祸得福?
替嫁新娘變身記
脑海中的念头如电光石火,不过这家伙的反应也真的是颇为迅速。
“多谢前辈,还请您为我指一条明路,您的大恩大德,晚辈一定是没齿不忘的。”
“不用在意,这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而且相逢即是有缘,放心,我肯定会帮你!”
倦了寂寞才愛你
听了秦炎这番言语,对方更不由得大为感激,原本以为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因祸得福。
你说这算不算是福星高照呢?
于是他脸上的表情简直都快要笑开花了。
我的超萌老公:毒女嫁到 幺蛾子大人
“前辈,我该怎么做,还请你教我。”
此刻对方已是一脸热切的神色,将秦炎当成是自己的贵人了。
“很简单,你只需要一直哭就可以了。”
“啥,一直哭就可以?”
那金丹修士满脸呆滞,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前辈,您的意思是,只要我一直哭,梁前辈就会收我为徒,这……这怎么可能呢?”
对方结结巴巴的开口,说到这里,他又有点惶恐:“前辈,您不要生气,我不是想要质疑,只是弄不清楚这中间的逻辑,为什么只要我哭,梁前辈就会收我为徒?”
“愚钝!”
秦炎脸上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都想不清楚?”
“晚辈……晚辈资质愚钝,还请前辈教我。”被秦炎这一呵斥,对方脸上的表情,不由得越发的惶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