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密室中,一股刺鼻的污臭味道传出。
地面上有一层粘稠的黑色尸液。
密室中间的蒲团上,坐着一具半腐化的骷髅,大致是人形,但四肢骨骼一场粗壮,有爪,还有一条长长的尾骨……
身上挂着黑色的腐肉。
死亡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密室。
“呕……”
站在密室门口的几个白月部落战士,被这腥臭气味一冲,差点儿直接吐出来。
“死了?”
十劍嘯九天
白海潮不由得呆住。
“不错,是他,就是金宗泽的尸骸,他的龙尾断了半截……”白山岳捏着鼻子仔细观察,最终得出了结论。
金宗泽是蜥蜴龙人族的族长,修为高深,但同样也是白月部落重点关注的对象,对于他的形体特征,最是了解。
其他白月部落的长老们略作观察,最终也得出了和白山岳一样的结论。
一时之间,众人面面相觑。
谁都没有想到,被视作是心腹大敌的金宗泽,竟然是已经死在了密室之中。
堂堂五级天人境的强者,竟然无声无息就挂了,而且连肉身都腐烂了。
“这不太正常吧?”
千年止殤
林北辰隔着老远看了几眼,道:“天人境的强者,就算是死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腐烂城一滩液体烂肉了吧?”
“白巫医,劳烦您检查一下。”
酋长白海潮道。
一个带着兽皮尖帽,身穿灰色百衲皮袍,背后背着一个竹筐,里面瓶瓶罐罐散发出药物的味道,脖子里还吊着一串兽牙项链的矮个子,钻进了密室之中。
片刻之后。
“中毒死的。”
这巫医从密室里走出来,黑色的长发乱糟糟遮住了面孔,看不清楚他的长相,但说话的声音犹如金铁交鸣一般,极为肯定地道:“而且中的还是绿皮魔人族的奇毒【骨肉分离】。”
“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竟然是这样……”
一语激起千层浪。
白月部落的长老和强者们,眼珠子都差点儿掉在地面上。
蜥蜴龙人族也是白月界的三大智慧种族之一,高手如云,强者辈出,真正算起来,实力不断远超白月部落,也超过了绿皮魔人族。
结果龙人的族长,在守卫森严的密室中,竟然被绿皮魔人族的毒,给悄无声息地毒死了?
怎么做到的?
看大长老金兀术等人临死之前,还不甘地哀嚎,将翻盘的希望寄托在族长金宗泽身上,说明他们并不知情。
细思极恐啊。
“死了也好。”
酋长白海潮倒也没有太在意,道:“省了我们一番功夫,大家立刻清点城中物品,捕杀漏网之鱼,歇息两个时辰之后,我们一鼓作气,进攻绿皮人魔族。”
“是。”
“遵命。”
白月战士们立刻分组对整个蜥蜴龙人族古城开始了拉网式的搜查。
林北辰毫不犹豫地加入其中。
这种大型舔包现场,怎么少得了‘不爱钱财’林大少呢?
城中又爆发了一些零星的战斗。
一些躲藏起来的龙人族战士,最终还是被发现,绝望地发起反扑,可惜无济于事,最终一个个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城中心燃起来熊熊大火。
死去的龙人族战士,都被丢进了火焰之中焚烧。
一炷香时间之后。
林北辰面色抑郁地回到坍塌龙人神殿广场上。
撂荒的土地
干塔酿。
龙人族这群狗东西,实在是太穷了。
没有储存下来什么玄石啊,神兵啊之类的东西倒也罢了,可就连金银珠宝都没有,实在是太过分。
極天至尊
不是说沾了龙子的家伙,都喜欢一些‘布灵布灵’闪闪发光的东西吗?
童话里都是骗美少男的!
俄顷。
扫尾战斗结束。
白月部落的强者们,重新聚集在广场上。
大部分人都在争分夺秒地抓紧时间,恢复实力。
至于战利品?
大多数都是一些草药啊,兽皮兽骨之类的东西。
白月界很贫瘠,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何况蜥蜴龙人族没有翠果树这种东西。
酋长白海潮执意要分一些草药给林北辰。
“行吧。”
林北辰勉为其难地收下。
毕竟贼不走空嘛。
“对了,这柄龙牙神枪,价值不俗,传闻乃是蜥蜴龙人族信奉的龙神口中掉落的一颗神灵之牙打造而成,威力绝伦,有弑神之威,请林大少收下吧。”
酋长白海潮手中举着银色标枪,在地面上刻字。
林北辰眼神一亮。
哦豁?
龙神牙齿,弑神之威?
好东西呀。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林北辰在地面上刻下这样一行字,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
标枪粗如碗口,长约两米三,表层光华似是流动着水银,两头都锋锐无比,枪尖如针,质地无比坚硬,入手触感冰凉细腻,极为沉重,仿佛足有万斤重。
林北辰抬手一抖。
枪芒绽放冷星,如朵朵寒梅绽放虚空。
“好是好,颜色也很不错,很配我,可惜是一杆枪,而不是一柄剑。”
他颇为遗憾。
仿佛是看穿了林北辰的心思,白海潮继续刻字道:“要是可以寻得能工巧匠,以神火锻造熔炼,可以将这龙牙神枪锻造成为神剑。”
哦豁?
林北辰顿时大喜。
原来还可以锻造的吗?
他一下就不困了。
等回到北海帝国,找老杨想办法帮自己铸造一把银剑,正好配上他的天人封号。
首席虐戀:復仇計劃太傷人
须臾,众人歇息修整完毕。
大军立刻再度出发。
兵贵神速。
林北辰御剑而行,飞翔于高空,提前侦查掠阵。
白小小站在后面,双手环在他腰间。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林北辰忍无可忍地道:“你不要老是带球撞人啊,这是犯规动作。”
“鹅鹅鹅……”
白小小就放肆地笑了起来。
两个人一起修炼打架几个晚上,总算是通了那么一些语言,尤其是林北辰说起一些坏坏的话,她已经能听懂了。
但她不管,故意一顿一顿地用自己的山峰撞击林北辰的平原,享受那种挤压摩擦的感觉。
林北辰忍无可忍,只得再忍。
一炷香时间之后。
“到了。”
林北辰凝剑虚空,俯瞰下去。
暗绿色的石林枯燥枯树丘陵之中,一座被染成了绿色的古城,清晰可见。
城墙下,一丝腐烂死去的荒野魔怪的尸体,高高地堆积,释放出腥臭可怕的味道。
这是林北辰前几日引怪进攻古城留下的杰作。
无数绿色的小矮子,在城墙上跑来跑去。
白月部落并未着急进攻。
部落的巫医在枯树林外点燃草药,释放浓密的烟雾,朝着丘陵枯树林的方向席卷而去。
绿皮魔人族擅长用毒,因此不得不防。
片刻后,药烟掠过石林,将其内变故的毒物清理干净。
“进攻。”
白海潮一挥手。
白月部落的强者们犹如复仇的狼群一样冲了上去。
战斗开始。
林北辰一边观察,一边射冷剑。
局势一如所料,果然是一边倒。
很快白月部落就已经攻占了城墙,开始朝着城内突进。
林北辰正要御剑俯冲,这是,突然脑海里传来了手机内KEEP软件的系统提示音——
“叮咚。”
“您已完成了任务,是否现在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