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乙支文德和盖苏文两人看着战船在河面上缓缓而行,隐隐还听见战舰上一阵阵哈哈大笑声,脸色并不好,这是一种讥笑,讥笑高句丽的水师不敢来到辽水。
“莫离支大人,我们应该调遣水师前来,和敌人厮杀。”盖苏文面色阴沉,他大声说道:“我们若是没有水师前来,敌人就会占据辽水,我们根本就没有进攻的可能,而敌人可以利用战船,随时可以杀到任何一个地方,我们就算有箭楼监视,也不能阻挡敌人的脚步。”
“朝廷的水师必须要拱卫平壤,保护马訾水,否则的话,敌人的水师就会对我们的后路,甚至对平壤产生威胁。”乙支文德摇摇头,高句丽的水师比较少,根本就不能和大夏相比较,防守尚且不足,哪里还能主动进攻,盖苏文真是太天真了。
生命工廠 鐵勺
“难道就看着敌人在我们耀武扬威不成?”盖苏文心中不满。
“只要我们防守住辽水,阻挡敌人进攻,将敌人拖在辽水边,我们就能取得了胜利。”乙支文德摇摇头,这种办法他也是没有办法,不如此,高句丽就要损失大量的钱财和兵马。而渊氏对朝廷的威胁越来越大,这不是乙支文德想看到的结果。
两人所出的立场是不一样的,乙支文德想要的是高句丽,而盖苏文所想的只是辽东,只有辽东才是渊氏的,高句丽只是高氏的。
我的前夫有點渣
“莫离支大人认为大夏在没有攻克辽东,就有那个胆子进攻平壤不成?”盖苏文不满的解释道。他认为大夏的胆子没有那么大,在没有消灭辽东四十万大军,就敢进攻平壤。
“大夏兵马何止百万之众,兵锋十分强势,兵分两路也不可能的。”乙支文德摇摇头,说道:“再说,辽东没有足够的粮草,这些粮草还需要平壤来接济,不保住马訾水,如何能保住辽东?”
邪氣少年降龍逆天:花天邪尊 無邪
盖苏文顿时不说话了,他知道乙支文德说的有道理,但这种让他被动防守,这不是盖苏文的选择,他看着远处的辽水,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战刀,他恨不得现在就杀到对面去。
可惜的是,这个时候的大夏不是当年的大隋,大量的骑兵终日奔波在辽水边上,甚至还会逮着机会,杀到东岸去,狠狠的劫掠一番。高句丽的靺鞨族骑兵根本不敢进入东岸,盖苏文想要得到大夏的情报十分困难。高句丽的探子也只能冒着危险,窥探大夏军营中的动静,每次都是远远的,用千里镜观看,只是看的清楚,只能看个大概而已。
你存在於我的世界 空靈.
他不知道的是,对面实际上根本就是尉迟恭和程咬金两个不甘寂寞的人鼓捣出来的,军营的兵马也不过数万人,每天晚上离开军营,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再从西方进入大营之中,给敌人造成了大量的援军已经到达辽水前线的迹象。
他若是敢冒险,这个时候,强行进攻大夏的辽水大营,尉迟恭和程咬金两人只能率领大军撤退,让出大量的辽东地盘。可惜的是,去年大夏的突然袭击,在辽水数百里漫长的战线上,发起了疯狂进攻,打击了高句丽的嚣张气焰,让这些不敢越过辽水,双方的攻守发生了变化。
就在他们对面,尉迟恭和程咬金两人看着面前的奏折,两人都不敢打开,两人终于将自己的决定上奏给李煜,毕竟这件事情有些危险,他们可以陈述之派人来耀武扬威一般,但绝对不敢调动陈述之的水师进攻平壤,或者隔断马訾水,这是违背朝廷规定的。
“打开吧!不管怎么样,也要看看陛下到底批了什么。”程咬金捏紧了拳头,将奏折打开,只见上面只是写了“便宜行事”四个字,然后就不见其他的批复了。
寵婚夜襲:神秘總裁有點壞
霧散兩相牽
“陛下圣明,哈哈!这下好了,敬德,俺老程就知道陛下圣明,绝对会答应我们的计划的。”程咬金十分得意,得意的哈哈大笑,说道:“只要保住我们辽水边的优势,陛下绝对会答应的。”
尉迟恭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捏紧了拳头,说道:“这下好了,我们可以搞一把大的,让高句丽人欲仙欲死,疲于奔命。先出动水师,封锁马訾水,我们是不是的进攻一下,让他们见识一下我大夏水师的力量,顺带弄点粮草回来。”
“整个辽东已经被我们祸害的差不多,再进攻的话,我们要深入更远的地方,现在高句丽可是有四十万大军。”程咬金想到这里,心中顿时生出一丝兴奋来。
“那就先动动他。”尉迟恭也点点头,当下写了书信,让人送到白狼水城,让陈述之率领水师动手,以前只是请陈述之帮帮忙,现在得了李煜的批准之后,那就是调动水师了,索性的是,白狼水城已经堆积了不少的粮草,而随着战争的进行,白狼水城的地位也下降了许多。
“我倒要看看这次高句丽将作出什么样的选择。”程咬金也是洋洋得意,他看着远处的堤坝,和高句丽不一样,辽水西岸上,已经布下了大夏的箭楼,用来监视河面上的一切,不管是什么地方发现了敌情,就会点燃狼烟,到时候岸上的骑兵和河面上的水师就会杀来,快速的解决眼前的敌人。
马訾水是辽东和高句丽之间比较重要的河流,前期高句丽就是凭借马訾水挡住了东北生活在深山老林中的敌人,等到势力强大的时候,一举占据了东北肥沃的土地。
随着大夏和高句丽战争的开始,高句丽朝廷在盖苏文的控制下,大量的钱粮都从平壤运到了辽东,盖苏文只知道渊氏的强大,哪里管到高句丽人。
马訾水上,每天都有大量的船只运送钱粮,浩浩荡荡,这些东西一方面是平壤王宫所积蓄的,但更多的还是从高句丽富户中夺取过来的。乙支文德这个高句丽的忠臣,终于在这个时候下手了。眼下还是大局重要。
大量的钱粮从平壤等内地城池运到了辽东,支援辽东大军,整个高句丽的百姓都发动起来了,用肩挑手抬,硬生生的将粮草从千里之外运到辽东。
这日,马訾水上空晴空万里,浮桥上,高句丽的百姓已经出现在浮桥上,这些人推着车子,缓缓前进,独轮车上放着粮食,各个低着头,不敢有丝毫的偷懒,这一点上看,后世的棒子国都继承了他们老祖宗的传统,最喜欢的就是服从。
忽然,周围在浮桥上的士兵发出一阵凄厉的号角声,许多百姓看见了海面上无数战船出现,这些战船上悬挂着一面凤凰展翅旗,无数士兵穿着火红色盔甲,缓缓逼近,这绝对不是高句丽的士兵。
也不知道是谁大声喊了一声,在浮桥了上的百姓纷纷逃走,甚至连粮车都丢在一边,这个时候,一切都是以保住性命为重,高句丽士兵倒是射出了自己手中的利箭,可惜的是,利箭根本就伤害不了大船分毫,反而是大船上射出的牛弩,射中了不少的士兵。
“砰!”一声巨响,战舰撞在浮桥上,将浮桥撞飞,浮桥上的惨叫声连连,运粮的百姓并着粮车纷纷坠入马訾水中,现场一片混乱。
陈庆柏抽出战刀,指着前方,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他是陈述之的儿子,这次率领偏师前来,原本是寻找敌人的水师接战,没想到敌人的水师并没有保护他们的粮道,让自己找到了一个漏洞。
在马訾水上,那些步兵们能保护粮道吗?陈庆柏认为这是一句笑话,马訾水被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在强大的水师战船面前,浮桥很快就被摧毁,水面上到处都是浮尸,还有一些侥幸落水未死的士兵和民夫,也都被战船上的士兵射杀。
而逃到岸上的百姓和士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刚刚在一起的袍泽,眨眼之间被敌人射杀,而且以前畅通无阻的浮桥被撞断,想呀恢复也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日后我们还能安全的行走吗?”众人望着在水面上纵横的大夏水师战船,火红色的旗帜这个时候显得是如此的醒目,许多人在心里面开始打退堂鼓了。
等到水面上的浮桥尽数被拆除之后,陈庆柏就下令水师返航,他的命令就是破坏,破坏眼前的一切,至于斩杀多少敌人倒是次要的。
马訾水出现大夏水师战船的事情,第二天就到了乙支文德手中,看着手上的消息,乙支文德彻底的沉默了,心中的一点奢望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夏水陆并进,大军压境,这是要彻底的解决高句丽,今日是马訾水,明日就是平壤。
“看来,敌人在这边采取的是守势,在其他的地方采取的是攻势啊!”盖苏文这个时候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敌人根本不与自己交战,利用漫长的海岸线,对高句丽进行骚扰进攻,让自己疲于奔命,今日是马訾水,明日或许就是辽东的任何地方了。
“那就进攻他们。”乙支文德双目中凶光闪烁,说道:“我们四十万大军全部过河,进攻他们的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