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你的物理老师一定会气活的。”
马林脑海里响起了杰森的批评,很显然,他是觉得马林将等离子说成激光而不满,对此马林叹了一声——他的物理老师走了都八千年了,这都能活,只怕是小贩见了都要头痛的那种。
不过话说回来,马林也有话要说。
“拜托,你想想我的时代,那都是媒体的错。”
当然了,你跟马林这样的老古董说什么冷凝能量束技能,什么等离子体,什么凯O水晶……提这么多设定,是要成为被告的朋友。所以将这个问题踢给了擅长制造锅本身的媒体,马林举起手,这具深渊机魂看起来非常危险,这一点从尼古拉斯辅祭看到它时面如死灰可以看出来。
所以马林这一发灵能掌给足了力。
然后在场的所有人就看到了一发质量已经足以扭曲空气的灵能‘墙’在瞬间与这具深渊机魂产生了接触,然后就只看到这具机魂像是被什么高速移动的东西撞到一样原路飞了回去,在飞过整个行刑室之后,它撞在了墙上,作为墙面的石块们纷纷碎裂,露出其中的金属外墙。
好家伙,公正之主教会地下层就是避难所科技啊。
想到这里,马林看到这个被他拍在墙上全身都在冒火花与青烟的深渊机魂已经在不停地颤抖,不禁扭头看了一眼尼古拉斯辅祭:“这东西很强?”
“是的,只不过在面对您的时候,我错误估计了它的强度。”尼古拉斯辅祭说完差一点跳了起来:“我的老天!我竟然在这么近的距离里接触到深渊机魂还能活下来!”
“为什么叫它深渊机魂。”马林问道。
问尼古拉斯辅祭,也在问杰森。
尼古拉斯辅祭当然知无不言,在他的介绍下,马林知道深渊机魂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机魂,如果说一般的失控机魂是失去了灵魂的躯壳,那么深渊机魂就是非常危险的拥有知识与常识的钢铁怪物。
它们是一些猎杀神性生物的旧日机魂,它们能够精确发现任何神性生命,无论它是神明在下界的分身,还是身上流淌着神血的生命。
该死,马林不动声色地看向了尼古拉斯辅祭,该死的,看起来我的英雄神要藏不住了,怎么办,把这些家伙给宰了?那一定要联络艾尔斯,绝对不能让他们的灵魂去红皮正太那儿报道。
正想到这里,马林就看到尼古拉斯辅祭走了过来,他满是敬意地向马林行礼。
“冕下不愧是吾主的挚友!”尼古拉斯辅祭一开口,把马林都搞迷糊了——怎么他对马林的身份就不小小地惊讶一下吗?
也许是注意到了马林的小诧异,尼古拉斯辅祭指向了那具深渊机魂:“我来的时候,主教阁下让我对您展示教会最大的敬意,现在想来,吾主已经知道您已经更进一步,正因为如此,想必才是您与吾主还有公正之主能够建立友谊的原因,身为凡人,我满心愧意,冕下。”
好家伙,马林惊叹——这助祭还真是会给他自己加戏,不过这样也好,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伙的发言绝对是发自肺腑.
“这个……”马林想说你们搞错了,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但是尼古拉斯辅祭似乎又已经猜到了马林想说什么,他用力地拍了拍胸口,然后在胸前划了战神教会的圣徽:“冕下,请一定放心,我与我的四位下属可以立誓,只要我泄露您的身份,一定会被施以最恐怖的绝罚。”
马林苦笑——不是,你们应该不会明白,你们的信仰早就死球了,现在回应你们信仰的可是恐虐啊。
但是马林的苦笑还是被尼古拉斯辅祭以最快的速度解读了,他飞快地跑到了那具已经完全损坏的机魂前,拿走了他手上的剑柄,将它们一起交到了马林面前:“冕下,请您放心,身为神职人员,我们知道什么叫守口如瓶,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
“……我相信你们。”马林觉得这些家伙都这么说了,想来也应该值得信任。
毕竟马林没有感觉到这些家伙在骗人——这一点非常好确认,信这‘战神’的家伙对于骗人这一回事的确是没有啥心得。
既然如此,马林让老管家进来送走各位,然后在等法耶的时候,之前一直没有发言的杰森叹了一口气:“这是索斯塔克四号基地的主管,使用的是远程操作。”
杰森现在使用纽扣镜头和马林对话,纽扣上的镜头看到了这具深渊机魂。
四号的情况马林知道——索斯塔克一共有七个AI,从一到七,三号是唯一幸存下来的幸运儿,而四号是已经可以确认堕落并被索斯塔克三号击杀的兄弟。
“我看到了杰森共享的镜头,从他的发言逻辑来看,的确是四号的基地主管……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就像是我不知道这个机魂从一个大活人的身体里钻出来。”这一幕不是说有什么危险,而是马林觉得这样一具机械体是怎么将机体缩小进人体的,他是什么时候将波尔替换掉的,这些才是马林想要知道的。
对此,四号表示也不怎么知情,但是他说,四号是人体转换义体手术中心的主管,当初三号消灭四号的时候,钨棒也只是精确命中了主机房,那一地区直到现在还是失控机魂与混沌的交战区。
“我不知道这个主管是怎么做到将机魂伪装成人类的模样。”杰森的话语里满是疑惑:“但是他使用远程机体让我有些担心,马林阁下,您可以相信一下,一个将手下的机体伪装成人类进入人类世界的家伙,我们现在甚至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又是怎么将这个倒霉蛋给代替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没事,我们可以问。”说完,马林转身,看着走进来满脸惊讶地法耶笑了笑:“你没说错,我确认搞砸了。”
“不,亲爱的,我说的搞砸了和你做的搞砸了有非常明显的差别,你是怎么办到把波尔变成这种怪物的。”法耶看了看墙上的机魂,再看向马林的时候眼中已经多出了很多的好奇心。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我可以问一下图林家族的人。”
于是过了十五分钟,公正之主的主教与图林家族的老族长都出现在了地下牢中。
老族长一开始对于马林所说的这个离谱的‘故事’表现出了一定的嗤之以鼻,但是随着公正之主的主教为马林背书之后,他从一开始的不解疑惑,很快就在马林问到波尔以前是不是去东部王国(三号说,四号的基地都在东部王国接近法罗尔公国的地区,靠近威尼斯北方)这个问题时表现出了非常惊讶的神态。
“的确是的,波尔去过东部王国,这个事情只有我知道,因为这个小子是瞒着家里人跟一个冒险团走的,他回来的时候却一个人回来的。”
听到这个老族长的说明,杰森立即确认了波尔的死期:“看起来没有错了,他和他的冒险团已经死在了那一地区,他的大脑被提取了记忆,所以他被替换了。”
于是马林根据杰森的说法,将他所思考的答案告诉了老族长,这让这个老人立即想到了他之前的小疑问——的确,从这个孩子回来之后的这两年里,老族长发现他身上以前的一些小毛病都不见了,比如说他的剑术,以前他的剑术根本不行,也学不好,从他回来之后,他的剑术进步非常快,更不要说枪法了,他甚至能够用转轮枪打中两百码外的移动目标,被称之为自马林之后枪法最好的希德尼佬。
有了怀疑,老族长也开始接受起马林的说法——对啊,传奇阁下要杀人,还需要编这种离谱的谎言?就波尔的所作所为,希德尼王室要杀图林家族都不用被人称之为屠夫。
你看,是你图林家族成员刺杀传奇的子嗣在前,这种罪恶行径根本就死不足惜。
何况就连公正之主的主教都说马林阁下没有说谎,也就是说,墙上那个机魂肯定就是波尔变得。
既然波尔都能大变活人,那就代表真的波尔早就死了,而这样一来,图林家族就有洗脱罪责的机会——是选择刺杀传奇子嗣的罪名,还是选择没有明辨家族成员被调包的失察罪名,任何一个脑子还有沟的家伙都会选择后者。
毕竟波尔被选作骑士,除了图林家族的推荐,王室调查科和举荐部都需要负担一部分罪责。
于是老族长立即热切了起来,不过他也感觉非常奇怪:“这个孩子回来的时候,我们也做过检测,没有问题,正因为如此,去年的新选骑士我才会推荐这个小子。”
“很正常,那只不过是一具接受远程操作的机体,波尔的记忆被写入了电子脑,他的一切都是伪造的,他之所以会在之前的刺杀中选择刺杀你的孩子,一定是乘势而为——他的实力让他没办法进行正面的刺杀,但是碰到这样的机会时,就连我们也不会放过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索斯塔克三号为马林解释了这一切。
而马林加工之后的说法也说服了包括法耶在内的所有人——就像是马林所说的这样,骑士平时是根本不可能靠近法耶与孩子的,因为孩子平时是公正之主的女骑士或是鼠女仆们来负责,替换波尔是需要进行手术的,这个机魂只能等一个能够接近到一击必杀的机会,而上一次碰到混沌信徒的刺杀,他找到了机会,而那张毯子在所有人看来就是之前波尔准备的另一个后手——如果自己没有机会刺杀,那就找机会换掉毯子。
杀人魔毯会绞死它的受害者,如果不是这个孩子生天有着祝福系天赋,直接将这个非生物异种净化,那么波尔的刺杀就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
只可惜,他碰到了马林的孩子,刺杀失败了,原本那位主管也不准备暴起杀人——比起被人发现波尔身体的秘密,还不如用‘死亡’来摆脱这一切,等波尔死后下葬,机魂就会自启动然后揭棺而起,接下来跑路就不成问题了。
但是……波尔碰到了马林.
确认了马林身上的神性波动,虽然四号因为畸变扭曲而死,但是作为主管的机魂却一直铭记着要灭杀一切神明的誓约,于是也不管什么隐忍了,直接大变活人拿着四把高能冷凝等离子光剑就准备削马林。
当然,按照这位主管的判断,神明在地上行走时说到底也就是一个大号的凡人,强也强得有限,他远程操作这种刺客机体在如此近距离和邪恶的神明都要贴脸了,当然是百战百胜了对吧。
但是……他碰到了马林。
所以马林一发灵能掌将这具机体拍到墙上,不但解决了这个刺客机体,还将远程制作系统拍成了零件。
“我敢打赌,这位主管一定在发疯,卫星什么时候过去看一眼?”
“三天之后,如果不变轨的话。”
杰森和索斯塔克三号开始讨论起如何才能又快又好的看到热闹。
而马林和图林老族长还在公正教会的主教再次讨论之后,决定对在小范围里外公布这件事情的真相——所有家族都需要统计一下家族中是不是出现过波尔这种情况的,如果有,就必须进行一次全面检测。
法耶同意图林家族洗去罪名,同样地,王室调查科和举荐部也不会有罪。
但是同样地,这三方面都需要支付一点的抚慰金,这一点图林家的老族长当场表示愿意砸锅卖铁出十万莫威士——洗脱如此重大的罪名本来就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至于调查科和举荐部,马林相信法耶也不会放过他们。
没事,反正再怎么闹也是家事。
除此之外,这具机魂将交给科学院,连同四把剑中的三把。
相信各位大工匠一定会为此发狂的——这可是大毁灭之后制作的新款货,想来能够给他们以更多的启发。
为什么要留一把?
双剑不帅吗?
“马林。”玛雅这个时候把马林耍帅的魂给招了回来。
“嗯,玛雅你有什么事吗?”马林好奇地问道。
“我们想知道,你手里的光剑,真的是以阵营来变化光剑的颜色的吗?”玛雅说到这里,和法耶一起露出了‘我非常好奇’的表情。
马林想了想,举起两把剑,一把剑变成了蓝色,一把剑变成了红色。
“并不是以阵营来定义的颜色。”马林这么说道。
“那是以灵能的差别吗?”法耶看着马林,满是好奇心的年轻母亲等待着她的丈夫的解答。
马林想了想,两把剑上出现了像是发廊灯特有的旋转效果,然后光剑的颜色开始不停地闪烁变化,将整个地下牢点缀的像是一个只有三人的演唱会一样,而马林举起两把变成了像是应援灯一般长度的光剑开始扭动身体。
对于马林的放浪形骸,法耶哭笑不得的叹了一声:“亲爱的,你可是一位传奇啊。”
马林扭动身体,一边举起两把剑开始做打鼓动作:“但我在你们面前只是一个年轻的丈夫啊。”
“法耶,我的姐妹,你现在相信男人至死是少年这句谚语了吧。”玛雅笑着,同时戴上了一副墨镜。
“是的,就像我们在他面前,也只是一个爱慕着他的年轻妻子一般。”说完,法耶开始配合着马林跳起了舞:“我的姐妹,你还在等什么呢。”
“我不会跳舞的。”玛雅这么说道,但还是笑着以掌代鼓加入其中。
“你看,快乐就是如此简单,不需要会不会,只需要加入其中就够了。”马林看着玛雅开心的说道。
同时有一句话,马林放在了自己的心底。
玛雅,你笑起来最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