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不要小看当官的人品和节操,他们的良心都已经喂狗了。
什么骚操作他们做不出来,什么手段他们不会用。
只要他们想动你,那就会先找一个借口,然后用大义来弄死你。
这就是当官的手段,弄死你之前先找一个大义。
那么这次的询问是不是就是一个借口,只要自己回答的不对,就成了行政院弄死自己的大义。
懂了!黄员外这次是真的懂了。
豁然开朗啊,他说为什么会弄这么一个询问呢,原来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既然想通了那么黄员外可就不能随便说话了,千万不能给朝廷一个找到借口的机会。
“黄员外,其实有三个选项你可以选择,反对,无所谓,和同意这三个选项就代表了你的态度。”韩秘书提醒道。
当韩秘书的话音落下。
黄员外又懂了,他抓到了一个关键词。
那就是态度,为什么韩秘书要专门的提醒自己态度,这个词代表了什么?这个词的背后蕴含了什么特别的信息。
不是他瞎想,而是当官都喜欢这样,喜欢说话让人猜。
态度……..
黄员外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对啊就是态度,行政院可能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他才会要一些人表态。
行政院需要什么人表态,当然是他们这些和海洋贸易有牵扯的人了。
所以韩秘书才会说了这个态度一词。
三个选项,反对,无所谓,还有这个同意。
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给三个选项,而且把反对列在了第一,把同意列在了最后?
这里面一定有深意。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当官的说话一般比较含蓄,所以他才会把反对这个选项列在了第一位,表示自己可不是逼着人去选择的,而是这个人自己的选择。
所以这三个选项的最后一个同意才是韩秘书真正在意的东西。
行政院要的态度就是自己去主动地支持这个新贸易政策。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
黄员外顿时眼睛就亮了。
既然你要的我的态度,那就说明还有回旋的余地啊,如此一来我就给你态度好了。
“同意!我代表河间府商会完全的同意朝廷的海洋政策,我觉得完全同意!”黄员外高举一只手臂表示他特别的同意,谁不同意谁是他孙子。
黄员外想通了之后,接下来的这个询问可就简单了,只要工作组提出的东西,黄员外统统表示同意,并且主动地要求行政院尽快的把新海洋政策执行起来,为河间商会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动力。
询问完成了之后,工作组的人员都笑了起来。
不错不错,看来河间的商人群体对这个新的海洋政策还是很支持的嘛。
虽然只是询问了黄员外这个商会的会长,但是此人不是说了嘛,代表河间商会赞同这个新政策的执行,这还不能说明新政策在河间这个地方上,不论是农户还是商人都很赞同支持嘛。
于是记者的通稿又有了新的稿件。
河间商会会长代表河间工商业全体同仁接受了工作组的询问。
在询问中河间商会会长黄员外热情的接待了工作组的成员,并且拿出了十二分的积极热切的回答了工作组的询问。
并且他还对这次的新海洋政策表示了极大的认同。
认为这是一个对大明整个社会阶层都有着良好促进作用的优秀政策,并且祝愿行政院早日可以将这一项政策彻底的执行开来。
此次河间行,工作组费劲辛苦完成了对河间农户,工商业的询问工作。
士农工商四个阶层中已经有三个阶层接受了询问,并且都表示了对这个新政策的赞同。
此次接受了询问的人群中,表示赞同的破天荒的达到了十成,可见这项新政策何等的深入民心。
下面本记者将会带诸位读者走入最后一个阶层的询问工作。
明报为了这次的工作特别调动了一条电话线,准备接听从前线打回来的记者电话。
在电话中把记者口述的通稿记录下来准备汇总第二天上报。
所以河间这边采访的内容,第二天就能出现在明报上。
京城的百姓都疯了,没想到这个新海洋政策是如此的深入民心啊。
看看,看看人家河间府的觉悟。
士农工商,其中的农工商都已经表示十分的赞同了。
而且一个住在偏僻地方的老农都明白这个新海洋政策的好处了。
我们堂堂的京城人,天子脚下天天享受这浓郁的政治氛围的人,竟然还没有河间府的一个老农懂得多。
这是什么,这就是打脸啊,这就是满满的鄙视啊。
于是京城的百姓顿时爆发了,对这个新政策的支持率顿时达到了高峰。
大街上随便拽一个百姓询问,马上就会有一群百姓围过来
被询问的百姓不管他怎么想的,也会表示自己十分的支持这个新政策,与周围的大家想的一样。
就算是和海洋贸易有利益关系的那些达官贵人,在询问的时候也不敢表示自己明确反对。
毕竟他们也要顾及一下百姓,于是只能装傻表示自己无所谓,对这个政策持有无所谓的态度。
就这么前段时间反对最多的京城,支持率开始了大幅度上升。
那些和利益有关的人也不敢随意表示反对了,只能说政策和自己没关系,所以我无所谓啊。
于是新的统计数据出来了,京城的各个阶层支持的有百分之四十七,无所谓的有百分之五十二,表示反对的只占其中的不到百分之一。
就这么明报再次出了一个通稿。
喜庆京城各界人士踊跃参加新海洋政策的问政,其中反对的百姓百不足一。
此番说明新海洋政策确实是一件惠及百姓的好政策,百姓的心中自有一杆秤。
当朱由校看到这篇明报的报道之后,真的是又气又乐。
真的,谁教那些记者这么写的,春秋笔法玩的都这么熟练了吗?
支持的比例还不足百分之五十,不到一半的支持结果到了这些记者的嘴里,就变成了反对的人百不足一了。
这简直要是不懂其中道道的人,还真的就被蒙蔽了呢
朱由校不一样,这种数据报道后世太平常了,怎么有利怎么报道呗。
这件事情给朱由校带来了一个新的危机感,绝不能这么搞了,朕要知道明确的数据,看来得新建设一个统计机构了。
于是朱由校这么一转念之后,未来的大明中央监察统计局诞生了。
大明中央监察统计局。
一个简称中统的恐怖机构。
这个机构怎么说呢,可谓是大明每一个官员头上的紧箍咒,在他们上报管辖区各项政绩的时候都要先哆嗦一下,祈祷一切能祈祷的神,不要被这个机构给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