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我有超体U盘
看到面前不断伸出触手的人形怪物,陈晨目光一冷,他强忍住身上的伤势,场能直接在他身前化作一枚钻头,带着无法抵御之势朝对方冲了过去!
嗤!
下一秒,意识窃取者彻底化作一团爆开的血浆,溅满了整个城堡大厅!
精品都市小说 我有超體U盤 起點-549-迴歸看書
“嗬……嗬……!”
陈晨有些虚弱地站在原地,死死盯着地面上那团模糊不堪的血肉,可是随即,这团血肉竟然化作无数青色的光点,直径朝着陈晨飞了过来……
陈晨朝后退了一步,他还本能地动用场能去抵挡这些光点,可是怪异的是这些光点竟然好似没有任何形体,它们直接穿过了场能,瞬间融入陈晨的身体之中!
在融入的瞬间,陈晨仿佛看到了无数的画面,那些画面中有无尽的星空,有巨大广阔地外星大地,同时,他还看到了一座巨大的黑影……
那座黑影直接悬浮在星球的上空,一半的身躯甚至没入了地平线下,因为逆光的原因,他只能勉强看到那座黑影的轮廓,那是一座全身舒展着数以万计的细小触手,如同无尽血肉组成的怪物的身影!
遮天蔽日,只是看一眼,陈晨就感觉自己即将陷入无尽的绝望和疯狂之中!
“那是……什么……”
“意识战场结束!”
突然,天空中那个恢弘浩大的声音将陈晨再次惊醒,只听它继续响彻起来,“陈晨参选者,你已吞噬对手,开始回归。”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陈晨终于缓缓放松下来,他瘫软在地,默默感受着意识上的变化,可是还没缓过气来,他眼前的一切突然发出咔咔的声响,随即一丝丝裂痕在自己的面前缓缓浮现,就好像一面镜子在一点点碎裂一般。
陈晨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可是却发现眼前的景色还在继续碎裂崩塌,同时只听砰一声,就好像面前的镜子彻底蹦碎,他的眼前重新变成了一片黑暗。
不,不对劲!
此时,刚刚胜利的陈晨神色突然一变,这股黑暗给人的感觉十分奇异,陈晨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就好像自己的意识被分割成了对半的两份,每一份都能感应到不同的感知?
怎么回事?
一瞬间,陈晨突然感觉到无比的虚弱,他想要坐起身,可是脑袋却砰一声撞击在头顶的金属板上,撞得陈晨满头鲜血。
陈晨有些疼痛地揉了揉脑袋,此时他才来得及睁开眼睛,可是入目处看到的,却是一片狭窄、逼仄的空间。
此时,陈晨发觉自己正躺在一间棺材一样的空间内,空间的前后左右,全都是被金属格挡的墙壁,只有身体两侧亮着两盏微弱的红灯。
我还在休眠仓的内部吗?
陈晨有些迷茫的看着这一切,可是脑海中的精神更加虚弱了,一股股浓郁的睡意袭来,可是陈晨却强撑着不让自己睡去,因为他眼前的世界,正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面。
其中一种,自己周身亮着两盏红灯,红灯勉强照亮了四周的空间,可是另一种,却是眼前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意识战场出现问题了吗?
陈晨露出震惊莫名的神色,可是还没来得及多想,那股睡衣却仿佛海啸般一波波袭来。
很快,陈晨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几乎在同一时刻,远在尖塔实验基地内,正在充电的U盘突然爆发出一股怪异的白光,同时仿佛液体般自动融化开来!
等到白光消失的瞬间,U盘也彻底融化成一滩黑色的液体,这股液体不断蒸发,感受到异常的小X刚刚将视角切换到充电室时,便看到U盘已经彻底消失!
没有人知道U盘去了哪里……
……
不知从何时起,原本能威胁世界,将整个人类文明毁灭的诡异传染病消失了。
就好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原本气势汹汹的传染病彻底消失,在处理掉最后一批死者的尸体后,其他感染者开始恢复理智,而原本有潜在感染迹象的不确定性风险者,全都转危为安,在隔离间中没有任何变异的迹象。
一开始,地球联邦还不敢肯定,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直至一个月后再也没有新的感染者,也没有新的死亡案例出现,终于所有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为了确定感染是否真的消失,地球联邦还专门问了问量子计算机亚当,而亚当给出的答案也很简单,那就是——人类尚未面临任何文明毁灭的危机……
这个答案传递到世界各国,传递到每个洲区的高层首脑那里,可是这些人的嘴角却只是露出一丝苦涩。
亚当,似乎开始渐渐失去了预言的能力。
虽然没有人知道原因,可是这却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亚当量子计算机,似乎出了某些方面的故障,不然不可能对今日人类面临的危机不闻不问,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这场出现了两个半月,波及全球,死亡人数超过三百万的诡异传染病事件,终于宣告结束。
传染病消失得无比突兀,就好像它来时的那样,没有任何的预兆。
而那些各国根据陨石内原生质液体克隆出的意识窃取者,也在一个月前传染病消失的那一刻全部死亡,之后无论如何去克隆,也再也克隆不出来了。
连那些原生质液体,也跟着迅速腐败,失去了活性。
就在全世界为之庆幸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有一个暗地里一直站在抵御意识窃取者的前线的人,突然消失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一名长相秀丽的少女每天都在默默等待着,她坐在一座蓝色金属构筑的棺材旁,蜷缩着自己,等待棺材内部传来熟悉的动静。
“滴滴滴……”
突然间,一部摆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少女缓缓睁眼开,她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小晨,这么久了,你咋还没回家啊?也不知道来我们这里看看?”
手机中,传来一个略有些沧桑的女子声音,可是怪异的是,虽然那个声音的口气有些沧桑,可是她本身的音色听起来却并不苍老,似乎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妈,最近有些忙,你和爸好好养好身体,过段时间我就回来了……”
少女张了张口,可是她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是一个男声。
“好吧,哎,你这孩子,也不要太累着自己,累了就要休息,你爸他也想你了。”
女子的声音继续说道,“上次是爸妈不对,以后我们不会逼着你去找对象了,不要生爸妈的气好吗?”
“没有的事。”
少女轻轻笑了笑,露出恬静的神色,“真的。”
“那就好……”
嘟。
电话挂断了。
见此,少女才轻轻将电话重新放在一旁,然后继续坐在一旁的地面上,背靠着那张金属棺材默默等待起来。
谁也不知道,她在等待着什么……
咚……
就在少女微微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的时候,突然间,似乎就像是错觉,她背后的金属棺材中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
咚咚……
就好像有人在里面敲击着棺材,少女徒然瞪圆了眼睛,她飞快地转过身,瞪圆了漂亮的大眼睛,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咔、咔嚓——嗤!
突然,棺材发出嗤一声轻响,就好像有人在里面出动了机关,随即只见棺材的盖板一阵颤动,随即一点点的滑了开来!
“啊!”
少女顿时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声,她连忙朝棺材内看去,却看到一名青年正微眯着眼睛,随着棺材开启,外界的光透了进来,他立即举起手掌挡住了外界的光。
“教父阁下!”
少女神色更加惊喜,她扒着棺材口,神情激动道,“您终于从沉眠中醒来了!”
此时,陈晨的神色有些茫然,他看了看满脸欢喜的小X,可是并没有任何回应,反而眼神中充满了疑惑的神情。
“我是在哪里……”
陈晨没有坐起身,只是将自己的手掌放在眼前,不断地观察着,就好像在看待某种前所未见的事物。
“这里是传送大厅啊?”
少女惊喜的神情渐渐凝固,看到陈晨陌生的神情,她有些迟疑地后退了一步,“您是教父阁下吗?”
“我是。”
陈晨这才放下手掌,他看向一旁有些惊疑又有些紧张不安的小X,不禁轻笑起来,“放心吧,我已经吞噬了意识窃取者,这点你不必担心。”
小X这才重重点了点头,的确,外界的感染者已经全死了,面前的人不可能是意识窃取者所化。
只是,此时陈晨的神情依然有些怪异,他不断闭上眼睛又再次睁开,可是那种特殊的诡异感依然挥之不去。
因为在他的感知中,自己面前似乎存在着两幅画面——
其中一幅,正展现着打开的睡眠仓,以及睡眠仓旁的小X,而睡眠仓外则是熟悉的传送大厅。
而另一幅,眼前却是一片漆黑。
陈晨的意识似乎被割裂成了两份,其中一份已经苏醒,可是另一份却依然保持着沉睡状态。
这种感觉无比怪异,甚至令陈晨产生出一种现实和虚幻互相交错的错觉。
“教父阁下,您有哪里不舒服吗?”
小X关切地问道。
“没有,只是……”
陈晨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如今的感觉,想到这里,他干脆也不再解释,而是抽出左手,同时两只手拄着睡眠仓的两旁,从里面撑起了身体。
可是随着他从里面坐起身来,他再次感觉到自己左手中出现了异物的感觉,他拿起来一看,不是别的,而是一枚通体漆黑,没有任何点缀的U盘。
“这枚U盘是三个月前消失的。”
见此,小X立即说道,“我当时也怀疑,U盘很可能是再度跑到您的手中。”
“三个月前吗?原来我已经睡了这么久了……”
陈晨不禁皱了皱眉,因为之前出现过U盘突然消失的例子,因此陈晨并没有奇怪,他只是有些虚弱地从里面站起身来,随即跨出了睡眠仓。
接下来,一群黑骑士走了进来,他们服侍着陈晨离开了传送大厅,回到了尖塔实验基地。
在将陈晨进行了一次全身检查之后,很快便得出了结果——陈晨的身体除了营养不良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变化。
而此时陈晨也已经知道,和自己同时感染的汉尼拔早就在三个月前解冻并恢复了过来。
当时汉尼拔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毕竟他没有陈晨的意志力,于是小X便使用相同的方式将他冷冻起来,一直等到陈晨彻底吞噬意识窃取者之后,才将其解冻。
如今汉尼拔已经返回了自己的岗位。
在补充过一番营养物质之后,陈晨住进了尖塔实验基地的疗养室,三个月的沉睡虽然令他的生命进程陷入停滞的状态,消耗了许多营养物质,而如今他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营养物质补充回来。
躺在柔软的床铺上,陈晨却再次感觉到一阵困意,他略微闭上眼睛,随即再次沉沉睡去……
可是,令陈晨感到怪异的情况出现了,在他刚刚才陷入沉睡的时候,他的意识却又再次惊醒,陈晨有些茫然的睁开眼,可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出现在柔软的床铺中,而是重新回到了睡眠仓中。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有超體U盤討論-549-迴歸讀書
怎么回事?
陈晨惊疑不定的摸着两旁的睡眠仓仓壁,可是同时又是一阵虚弱感袭来,他发觉,自己竟然变得比之前还要虚弱,借着仓壁上的绿色微光照明,陈晨只看到一双枯瘦的手掌。
同时,陈晨的大脑还有些莫名的恍惚感。
“怎么回事,这是冷冻睡眠后才会出现的现象,也就是说,我已经被冷冻了上百年了吗?”
陈晨神情更加诧异,此时,他的记忆仿佛产生了混淆,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苏醒过来,并离开了睡眠仓,可是如今又算是什么?
梦吗?
还是说之前发生的才是梦境,现在才是真实?
陈晨只感觉脑海中一团浆糊,他刚想再次按动身旁的按键打开睡眠仓,可是却听到睡眠仓外正传来一阵莫名的震动声。
似乎有人正在暴力开启着睡眠仓……
陈晨皱了皱眉,高偏移装甲拥有太阳系内最坚硬物质的称号,除了被核弹直接轰中外,无论任何天灾人祸都无法摧毁,只有从内部才能开启,如果是小X的话,她肯定是知道的。
也就是说,外面试图开启睡眠仓的并不是小X……
那么不是小X,又会是谁?
想到这里,陈晨眼中浮现出一抹疯狂和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