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黑虚空之中,秦阳等人看着如此一幕,皆是满心不解。
“秦阳,秦月,秦星辰,你们敢针对我落仙宗,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死!”
云水韵什么什么都没有做,就是这把直接出手,杀向三兄妹法相天地。
眼见如此。
三兄妹法相天地自然不会站在原地等待对方攻击。
他们催动法门,直接出手,杀向云水韵。
但是就在他们出手的瞬间。
刷……
有莫名强大的力量化为仙剑,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杀来。
这仙剑极端强大,他们这三兄妹的法相天地根本无法匹敌。
噗嗤……
那仙剑当即洞穿了秦阳的头颅。
秦阳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是被斩杀与此地。
秦阳被斩,三者的法相天地,自然便是彻底溃散。
黑虚空。
秦月与秦星辰眼中满是惊恐。
他们二者看向周围,皆是不知道刚刚的攻击从何而来。
更是不知道是谁攻击了他们。
“杀!”
云水韵与灰舒出手,一人一个,杀向二者。
面对云水韵与灰舒的出手,二者没有坐以待毙。
各自催动强大无比的秦纹,选择与云水韵与灰舒正面厮杀。
但如刚刚一样。
二者刚出手,便是有两柄飞剑杀来。
那飞剑速度极快,杀伤力极高。
就算二者已经有所提防,却仍旧没有难以匹敌,当场遭受重创。
因为有防备,所以没有当场身死。
但是灰舒与云水韵直接出手,将二者镇杀当场。
干掉秦月与秦星辰,郑拓从某处黑虚空出现。
“真人!”
灰舒与云水韵点头,对郑拓颇为尊敬。
他们二者刚刚便是因为听到了真人的传音,所以才有如此手段与计策。
不然。
他们才不会回头与这三个家伙正面厮杀。
“嗯。”
郑拓点头。
“情况如何!”
郑拓询问出声。
“情况怕是不容乐观!”
灰舒如此说道。
“虽然真人斩杀了秦牧,刚刚有干掉了秦阳,秦月,秦星辰三人组,但是那秦九天看上去并不着急,其应该有后手,并不怕你我斩杀秦家几位王级,何况都是道身。”
灰舒还是很聪明,能够分析出当前形势,对他们仍旧是不利的。
就算干掉了几位王级,但那可是秦家,南域三大家族之一,家族之中高手如云。
如今这东域如此炽手可热,秦家肯定会下死手,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落仙宗。
在这种前提之下,才斩杀了四位王级道身而已,只能说获得了短暂的呼吸权。
与真正的大危机比较,根本算不得什么。
“嗯,我知道了。”
郑拓点头。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我只能用些手段,禽下那秦九天。
拿下秦九天作为人质,秦家不妥协也要妥协。
这个秦九天相当自负,敢真身前来,就是在给你我的机会。
郑拓将自己的计划告知二者后,他们三者,便是返回落仙宗。
如今落仙的战斗,看上去只有秦九天所在的颇为激烈。
雷刑与云千里出手,果断杀伐之下,相当爆炸。
但是这秦九天的实力太强,在二者直接游刃有余,看上去相当轻松。
“无趣无趣,真是无趣啊!”
秦九天摇头。
“你们落仙宗神仙儿这一代人,个个都是绝顶存在,个个都是名震一方的狠角色,可惜,你们这上一代人,实力却是如此弱小,我本以为,你们也是绝顶,就算不是绝顶,起码是个超级妖孽,更能给我造成一些麻烦,让我起码能够热身,如今看,你们真的让我很失望。”
秦九天说着,直接出手。
有强大秦纹出现,当场便是将雷刑与云千里镇杀当场。
“哼!”
雷刑性格刚毅,周身有雷霆涌动,好不强势。
轰隆隆……
其出手,暴怒非常,将那镇压自己的力量摧毁,杀向秦九天。
云千里同样如此。
这云千里原本就是绝顶妖孽,年轻时,被称为战神,拥有统御一个时代的天赋。
后期因为元婴破损,实力大降。
不过多年前,其元婴被郑拓修复,如今整个人涅槃重生,实力更强。
其此刻爆发,同样将那镇压自己的力量震碎,出手,杀向秦九天。
秦九天见此,微微点头。
“终于有点意思了!”
其出手,大战二者。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三者大战,震动落仙宗,撕碎黑虚空。
如此恐怖的对决,看的落仙宗众多弟子,皆是紧张不已。
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这战斗如果雷刑长老与云千里长老获胜,那他们落仙宗便能逃过一劫。
但是如果二者输了,怕是后果不堪设想。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霸道非常的战斗,透过黑虚空,传遍整个落仙宗,传入落仙塔中。
落仙塔中数十万落仙宗弟子一个个表情严肃,望着如此一幕,感受着如此气息,皆是给雷刑与云千里加油,希望二者能够获胜。
但是希望终究是希望。
凭借二者的实力,此刻能与秦九天打的有来有回,已经是极高的实力。
但是想要镇压秦九天,怕是万万没有这种机会。
就在此刻。
刷刷……
两道身形,降临场中。
二者不是别人,正是灰舒与云水韵。
二者的出现,表示着秦家三人组已经被干掉。
“真是不中用的东西啊!”
秦九天咒骂出声。
他虽然不爽秦家三人组的无能,但是对这三个家伙的忠心还是非常受用的。
此刻咒骂,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
明明都是王级强者,为何差距会这般巨大。
秦九天咒骂,引来灰舒与云水韵的窥探。
二者的目的很简单,自然是要禽下这秦九天,用来当做人质。
但是秦九天打出自己手中的先天灵宝秦岭。
秦岭乃是一座山脉,出现之后,便是将他与雷刑和云千里包围其中。
刷刷……
灰舒与云水韵来到秦岭面前,没有犹豫,直接出手,攻打秦岭。
强横的法门打出,轰击在秦岭之上。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巨响震动四面八方,威力巨大,堪称毁灭。
但是很显然。
凭借他们二者的攻击,根本无法撼动这秦九天的秦岭。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秦岭外表震动,而身在秦岭之中的秦九天雷刑与云千里,皆是感受到不到任何震动之感。
“无用的,我的秦岭便是以防御铸成,凭借你们二者的攻击,休想破除我秦岭风雨,除非你落仙宗的落仙双剑归来,还要双剑合并,才有资格,撼动我的秦岭。”
秦九天望着灰舒与云水韵,如此说道。
“来来来,雷刑云千里,你我继续玩。”
秦九天没有在理会灰舒与云水韵。
他直接出手,杀向二者,继续战斗。
反观灰舒与云水韵,二者没有放弃,继续攻击。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他们不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便是停止攻击。
此刻出手,杀伤力极强的大术,接连施展。
黑虚空震动,有强横的力量传入落仙宗内。
纵然如此,仍旧无法撼动秦岭分毫。
甚至。
连影响秦岭之中对决的三人都没有可能。
面对如此局面,二者也是颇为无奈。
这秦岭乃是秦家的镇族之宝。
谁能想到,如此轻易便是被这秦九天带了出来。
且这秦岭怕是与这秦九天已经完成融合,成为其手中法宝。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还真无法伤到这秦九天,更别说镇压。
想来。
只有靠雷刑与云千里二者突然出手,看能不能借助这秦九天的傲慢,对其进行镇压。
二者摇头过后,便是看向秦瑶所在。
秦瑶大战铁老。
说是大战,实际上二者从一开始的战斗,便是没有一丁点的激烈。
二者更是想在跳舞。
铁老刚猛有力,出手之下狠辣异常,每一次都是攻击对方要害部位,试图将对方一击必杀。
反观秦瑶。
她身姿曼妙,催动法门,闪躲之下,铁老根本碰都碰不到她。
面对这样的秦瑶,铁老显然也是没有办法的。
而此刻。
灰舒与云水韵杀来,三者出手,大战秦瑶。
秦瑶见此,颇为头疼。
她本身属于军事类型的修仙者,战斗方面她并不喜欢。
当然。
不喜欢是不喜欢,这并不代表她战斗力弱。
能够在如此年纪成就天王境,她本身的天赋就是绝顶般的存在。
只不过她人很低调,除了秦家高层之外,很少有人知道这秦家还有一位秦瑶的。
如今。
秦瑶面对三位强者的围攻,看上去仍旧是游刃有余,丝毫不慌。
她身法曼妙,移动之下,像是一位深得舞蹈精髓的舞者。
她闪转腾挪,我闭着眼。
任由灰舒云水韵铁老三者攻击,就是难以触碰到任何一丝一毫的衣角。
“三位,何必如此。”
秦瑶闪躲之中,仍旧能够开口,如此说道。
“我秦家不是弑杀的家族,还请三位相信,只要你们落仙宗加入秦家,便是秦家的一份子,秦家海纳百川,任何人,只要是忠诚于秦家者,皆可为秦家之人。”
秦瑶微笑着,闪躲三者攻击,这般说道。
她看上去很轻松,没有任何难处。
对她来说,面对三者,一点压力也没有。
灰舒与云水韵虽然是本体,但都是小王境。
毕竟。
并不是每一个小王境都是绝顶妖孽,也并不是每一个小王境都是无面。
小王境终究是小王境,想要做到逆天,斩杀天王境道身,难上加难。
凭借二者,根本没有那个希望。
而铁老虽然是大王境,实力也很强。
但她秦瑶的手段,也不是吃素的。
都是强大的天才人物,双方相差一个级别,她资料略胜一筹。
“秦瑶长老,你就不要在这里游说我等。”
灰舒实力的确一般,但他聪明啊。
能从一只灰毛老鼠,修行到如今小王境,其可不是依靠运气一路行来的。
“秦瑶长老,你说的好听,实际上,你做不了主,对吧。”
灰舒攻杀同时,这般说道:“你只是秦家的一位长老,而此刻,就有两位比你说话分量更中之人,圣子秦九天,秦家大战老秦老,有这两位在,你说出来的话,都是不可相信的。”
灰舒如此说道,看上去已经洞悉一切。
“不,秦瑶姐所言,便是我秦家所言,这话,我秦九天说的。”
秦九天的声音传来,一声秦瑶姐,便是能够听出秦九天对秦瑶的信任。
“灰舒长老,可是听到了此话。”
秦瑶露出笑容。
看似无关紧要,好似秦九天仆从的秦瑶,实际上却是整个事件的主导者之一。
各种信息的收集,寻觅,分析……都是由秦瑶来完成。
可以说。
她对整件事的掌控,甚至比秦九天还要牢靠。
“三位,你们应该劝说你家宗主,加入我秦家,这才是对你们落仙宗最好的选择。”
秦瑶仍旧在游说三者。
能不打架,最好不要打架。
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
战斗是最愚蠢,也是最后,最迫不得已的手段,秦瑶深切的知道其中道理。
“哼!加入你们秦家。”
云水韵很不爽。
刚刚她被围攻,那是相当难受,甚至差点受伤。
如今要我加入你们秦家。
“秦瑶,以你们秦家的手段,怕是加入你们秦家的落仙宗,立刻就会变成炮灰,用来征战东域吧。”
云水韵原本的好脾气已经不见,此刻言语中满是狠辣,出手之下更是如此。
她的本体是先天灵宝,最不怕硬碰硬,干就完了。
“原来,各位担心的是这个。”
秦瑶笑容依旧。
“各位落仙宗弟子请放心,如今大长老在此地,我秦家圣子也在此地,他们完全可以代表秦家个,告诉各位,我秦家不会将落仙宗变为所谓的炮灰,在这里帮助秦家挣扎东域,那不是我秦家的风格,我秦家之人是从来不躲在背后的,你说呢,落仙真人……”
秦瑶笑呵呵,看向云水韵的肩膀之上。
她的笑容带有某种魔力,很容易让人亲近。
而此刻。
云水韵的肩膀内部,有光飞出。
郑拓出现场中,他看上去没有任何笑意,表情平淡,有几分严肃。
“秦瑶长老真是好手段,竟然发现了我的存在。”
郑拓如此说道,心中一动,这个秦瑶的确有些强大。
且不仅仅是强大,其还很聪明。
自己隐藏的已经很好,没想到,竟然还是被其发现。
“呵呵呵……”
秦瑶笑出声来。
“真人,如果我说,我是胡乱猜测而已,真人可是会相信。”
“不会。”
郑拓摇头。
“秦瑶长老的手段,我还是非常相信的,作为秦家长老,能跟随在圣子身边,如果没有这点本事,怕是秦家人也不会放心吧。”
郑拓如此回应秦瑶。
“真人过奖,秦瑶不过是一阶女流,不敢受真人如此美誉。”
秦瑶后撤,脱离战斗。
而落仙宗三者也是停手,没有继续攻杀。
这秦瑶的实力相当强大,比那秦牧还要强大几分,这一点郑拓多有感触。
面对如此强大的秦瑶,他们若继续出手,便是白费力气而已。
何况这灰舒与云水韵刚刚战斗过,消耗巨大,需要恢复实力。
不如此刻停止,回复实力,等待着后续,看是否还有大战存在。
“云阳子宗主,落仙真人,我刚刚的提议如何,若是你们答应,战斗便会立刻停止,不会有任何人在出现伤亡。”
秦瑶慢声细语的说着,很温柔。
可这温柔之中,总感觉带着某种如刀刃一般锋利的春风。
“加入你秦家有什么好处,说来听听。”
郑拓如此询问道,看上去竟有加入秦家之意。
“好处自然是极多的。”
秦瑶也不介意拖延时间。
“我在落仙宗也住过一段时间,发现落仙宗并无真正强大的灵纹存在,在这诺大修仙界之中,若无自己的手段,怕是很那攀登高峰。
如果落仙宗肯加入秦家,我秦家秦纹,便可随意给落仙宗弟子使用,因为那就是你们的力量。
我秦家的秦纹,乃是一种秘法,秘法使用后能够大幅度提高各位的实力,且是没有副总用的,相信你们许多人都知道。
这便是最根本的好处之一。
在这,你们落仙宗的整体实力我不是小瞧,而是真的太弱。
在如今的东域,在如今的混乱局面下,我秦家若是与落仙宗解除同盟关系,怕是分分钟就会有人来寻找落仙宗的麻烦。
面对那些狠辣角色,动辄数十位王级的干扰,落仙宗的各位,可是能够抗住。
加入我秦家,从今以后,只有咱们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敢欺负在咱们……”
秦瑶孜孜不倦的说着关于加入秦家的好处。
相对于战斗,秦瑶觉得,这才是自己的战场。
用言语,让对方投降,加入秦家,成为秦家的一份子。
用武力争夺来的尊重与加入,远远无法与用心灵争夺来的尊重与加入牢靠。
战斗只是最低级,也是最后的手段。
你被说,听完秦瑶所言,就是郑拓都有些心动。
秦家为南域三大家族之一,底蕴深厚,无惧风雨,在这大世漩涡之中,仍旧能够自保。
落仙宗若是加入秦家,似乎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选择。
落仙塔中,有弟子听闻此话,实际上内心之中也是有动摇的。
他们曾与秦家之人朝夕相处,双方关系有好的时候,有坏的时候。
好的时候他们有了解到,秦家的整体实力,高端战力,的确不是落仙宗能够比较的。
人家有秦纹传承,占据南域最好的地方,族群之中王级成群,传说级强者更是好几位。
这样的族群,试问谁不想计入。
加入秦家,便是拥有了大靠山。
如今大世漩涡之中。
那些超级妖孽一个个撼天动地,争锋东域。
但是其他弱小的修仙界,一个个却是遭了殃。
落仙宗弟子有出门闯荡者,皆是知道一个大靠山的重要性。
落仙宗与秦家比较,秦家显然势力更大,也更加安全才是。
落仙宗弟子有如此思考,并不让人感觉到意外。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就算是家,有的时候也会让人烦躁。
而外面的世界,终究是精彩绝伦的。
这就是秦瑶的厉害之处。
在秦家入住落仙宗之后,她便是已经开始计划着洗脑落仙宗众人。
让他们潜意识之中觉得落仙不如秦家。
如今。
这种潜意识,在她的引导之下,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而这重要的作用还有一点就是,她说的没有错。
秦瑶没有撒谎,她说的是事实。
落仙宗加入秦家,就是能够提升自己,让整个落仙宗更加安全,整体实力提升数倍。
既然是事实,又如此真诚,让人感觉舒服,想要加入,并非不可能。
“厉害厉害,秦瑶长老,真是厉害啊!”
林小娄在此刻微笑着点头。
林小娄一身青衣,并不突兀,反而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似乎那就是为林小娄量身定做的气质。
“秦瑶长老自从加入我落仙宗,便是让秦家弟子有意无意传播者秦家的好,作为落仙宗弟子,自然会比较秦家与落仙宗,如此比较,我落仙宗自然是无法比得过秦家的。
而今,秦瑶长老这般言语,算是点燃了我落仙宗弟子的心魔,让他们产生动摇。
这种动摇很非凡。
如果秦家占据了落仙宗,这群弟子会因为这种动摇,心甘情愿加入秦家,因为他们潜意识之中,已经觉得这没有错。
在者。
如果秦家因为某种意外,没有成功打下我落仙宗。
那这种传说的信息,就会成为所有弟子心中的心魔。
心魔对一位修仙者来说有多麽可怕,我相信各位多有了解。
有心魔出现,落仙宗的整体实力必然会大降,而你们秦家,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在度我落仙宗出手的。
到时候,这心魔,便会成为你们的盟友。
秦瑶长老看得出来不喜欢打架,那是因为,秦瑶长老觉得打架是最没有头脑的行为,也是最后的手段。
或者说,秦瑶长老觉得,用下棋的方式,一点一点吞噬对手,让对手绝望,才能让你感觉到痛快。
秦瑶长老,我说的没有错吧。”
林小娄所言传来,听在耳中,如醍醐灌顶,振聋发聩。
落仙塔之中,无数道惊愕之声传来。
很显然。
林小娄这位落仙宗的大管家说的没有错。
他们这群人之中,竟有人感觉到了心魔气息。
如果不是林小娄此刻开口,为他们解惑,怕是这落仙宗数十万弟子之中,会有将近一半人真正诞生心魔。
这种事太过可怕。
如果这是真的,那落仙宗的根基便是被彻底摧毁。
如今在看秦瑶。
那美丽的容颜,那婀娜的身段,全然变成了另外一种样子。
这是一位与那圣子秦九天一样让人感觉头皮发麻的恐怖存在。
这秦瑶善于攻心计,让你在不知不觉中着了道,彻底被打掌控。
“咯咯咯……”
秦瑶的笑声有所改变。
“厉害厉害,应该说厉害的人是我,林下楼妹妹不愧是落仙宗的大管家,厉害厉害,是姐姐我小瞧你了。”
秦瑶惊讶不已。
这个林小娄她之前真的有些忽略。
其实力只有元婴期,在如今的东域,根本上不得台面。
虽然其很聪明,做事也很老道,但是她还是没有正眼看过这林小娄。
如今看来,自己真是小瞧了对方。
能够识破自己的手段,想来其从一开始,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手段。
虽然实力只有元婴期,但这眼光,已经不弱自己,达到了能够与自己比肩的地步。
“多谢秦瑶姐姐夸奖,让妹妹我受宠若惊啊!”
林小娄可不是善茬,这一点郑拓知道的很清楚。
因为这就是林小娄的天赋。
他当年就说过,林小娄师姐的天赋不是修行,而是处理各种复杂的事件,你可以将其理解为军师般的存在。
且在这方面的天赋,他曾经感觉到,怕是不弱自己在修行方面的天赋。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線上看-1142、天道饋贈大機緣,落仙宗真正恐怖的底蘊相伴
如今看来,固然如此。
秦瑶这种手段十分阴险,如果成功,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落仙宗有林小娄,其所言拯救了整个落仙宗的未来。
“秦瑶长老,你不厚道啊!”
郑拓此刻开口道:“堂堂天王境强者,竟然用如此言语,忽悠一群刚刚踏足修仙界的晚辈,凭你的实力,勾出落仙宗弟子的心魔,当真是绰绰有余,但这种手段,你觉得我落仙宗弟子,会上当吗?”
郑拓知道,应该给落仙宗的弟子一些信心,给他们指出一路来。
作为落仙宗的图腾落仙真人,没有人比他说话更有分量。
“诚然,你秦家的确很强,有秦纹,这种比秘法还要强大传承力量,有许多王级强者底蕴,想来传说级强者也有好几位,但那又如何。”
郑拓声音滚滚,专门说给落仙宗弟子来听。
“那是你们秦家的东西,不是我落仙宗的东西,修仙问道,本来就是两件事,修仙是修仙,问道是问道,加入你们秦家,便是只剩下修仙,那问道何处去寻,难道,我落仙宗弟子的道,便是抛弃曾经的落仙之名,加入你们秦家,只为了躲避这大世漩涡,只为了眼前利益,放弃曾经自己为之奋斗,为之向往,被成为家的地方吗?”
说道演讲这件事,郑拓真不是针对谁。
就算你是秦瑶,在我面前,也要跪下。
“不,我落仙宗弟子,从来都是知道自己的道是什么,因为这是落仙宗的传统。我落仙宗的确没有什么强大的传承,但是我落仙宗给了所有人一片自由发挥的天空。
去闯荡,无论你是谁,背后有我落仙宗撑腰,这便是落仙宗存在的意义。
你秦家永远不会懂什么是自幼,因为你们秦家早已经被同化,没有性格,没有方向,一群行尸走肉般的修仙者,就算在强大,又有什么意义。
我落仙宗弟子不稀罕这种靠山,因为我落仙宗弟子,就是自己的靠山。
落仙宗是所有弟子的靠山,而长辈是晚辈的靠山,晚辈是小辈的靠山,父母是孩子的靠山,师父是徒弟的靠山,我落仙宗弟子肩膀上的责任,是你们秦家人永远也不会懂得道理。
所以,想诱惑我落仙宗弟子加入你们秦家,别做白日梦了。
我落仙真人在这里明确的告诉你,能让我落仙宗弟子妥协的东西,根本不存在。”
郑拓言语铿锵,震动整个落仙宗,回荡在整个落仙塔这种。
加上郑拓已经悄悄开启落仙塔的神通,与所有人产生共鸣。
那种源自神魂的共鸣,让所有落仙宗弟子第一时间感受到了郑拓的情绪。
在这种渲染之下。
刚刚那种想要脱离落仙宗加入秦家的想法不见。
想要放弃一切的想法不见。
刚刚还有些苗头的心魔也全部消失不见。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此时此刻。
“我以身为落仙宗弟子为荣!”
有人开口,眼中已经满是泪水,有被激励到。
“说啊!我们是晚辈的靠山,晚辈是小辈的靠山,我们肩膀上拥有着属于自己的责任,我们怎么可以背叛家。”
有人自责,此刻言语中满是对刚刚自己想法的鄙视。
“我生是落仙的人,死是落仙的鬼……”
各种声音,回荡在整个落仙塔内。
郑拓作为落仙塔的主人,感受的真真切切。
这种真真切切的感受,让他欣慰。
毕竟都是晚辈,实力与意志还没有经历过磨练。
需要他这种慷慨激昂的演讲,给予他们信心,让他们更加肯定自己的仙路。
不要将所有人都当成能够相同所有事的天才。
无论在任何一个世界之中,大多数人都只是平庸者。
这群人,你需要给他们一些动力,而不是放任不管,觉得他们能够自醒。
那是一个非常错误的举动。
如此举动,很有可能葬送整个落仙宗的底蕴,然后葬送整个落仙宗。
“精彩精彩,真是精彩。”
秦瑶给郑拓鼓掌。
“真是没有想到,这小小的落仙宗,竟然有两位如此非凡人物,看来,落仙宗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崛起,成为这东域的八大仙门之一,不是没有道理的。”
秦瑶点头,对于郑拓刚刚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给予极高评价。
看似无用的东西,实际上帮助了落仙宗所有弟子。
落仙宗弟子都是小辈,很容易被她左右。
但是此刻这落仙宗的图腾说话,她知道,自己就算有手段,也不能在继续施展。
因为自己如果在继续巧燕善变,怕是会起反作用,让这落仙宗弟子的态度更加坚定。
“秦瑶姐,看来你是遇到了对手啊!”
秦九天的声音传来,看上去满脸笑意。
“咯咯咯……”
秦瑶保持着笑意。
“落仙宗的各位倒是很聪明,这一次的确是遇到了对手。”
秦瑶大大方方承认自己计划的失败。
这没有什么,失败就失败,并不需要为了面子强行说那些没有意义的言语。
对她来说,这种失败完全可以接受。
甚至这种失败对她来说是宝贵的财富。
因为只有经历过不断的失败,她才能变得更加聪明,做事才能更加缜密。
“既然秦瑶姐的手段失败,那就看我的吧。”
秦九天说着,身形一动,便是脱离雷刑与云千里的战斗。
他用秦岭,将二者阻隔,无法靠近自己。
随后。
他转头,看向云阳子。
“云阳子宗主在修仙界之中素有老好人之名,今日,我就看看,你这老好人,究竟是否有些脾气存在。”
秦九天说着,直接催动秦岭,镇压向雷刑与云千里。
嗡!
两座大山降临,压向烈性与云千里。
强横无比的力量压下,叫二者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
这秦岭乃是先天灵宝。
他二者若是王级,或许还能支撑一二。
但是他们二者的实力只有出窍期。
面度秦岭这种级别的法宝镇压,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嗡……
嗡……
嗡……
两座大山降临,二者只能拼命反抗。
雷刑周身雷光闪烁,狂暴宛若雷神。
云千里手中有杀刀出现,看上去异常勇猛,对抗大山。
但是无论怎么看,二者都难以对抗这大山的镇压。
被镇压,只是时间问题。
“呵呵呵……”
秦九天见此,当即笑出声来。
他很喜欢看到这种场面,这种场面让他兴奋到难以自持。
兴奋过后,他继续看向云阳子。
“云阳子宗主,你是落仙宗宗主,只要你一句话让落仙宗加入我秦家,相信落仙山数十万弟子,必然不会违背你这宗主的意思,而这落仙真人,相信也会服从,所以,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如果你答应,我就放了他们二者。
不仅如此,他们二者还会在我秦家倾力栽培之下,很快踏足王级,成为王级强者。
如果你不答应,那对不起,我会当着你们的面,好好折磨折磨他们两个家伙,直到你答应为止。”
秦九天有些病态的疯狂。
原本。
他们秦家的计划是配合秦瑶的手段,将落仙宗弟子收入秦家。
有秦瑶刚刚的言语,相信就算他们斩杀了云阳子等人,也没有关系。
因为心魔已经诞生,所有人皆是被洗脑,被秦瑶所控。
但是秦瑶的计划失败。
如此导致他不得不用些强硬手段,让落仙宗妥协。
因为这是很有必要的是。
至于为何执着于落仙宗的数十万弟子,那是因为,落仙宗这数十万弟子,都是宝贝中的宝贝啊。
没有错。
落仙宗这数十万弟子,可都是宝贝中的宝贝。
落仙宗是什么地方。
落仙宗是如今人族最大的聚集地。
你看那魔族疆域,妖皇殿疆域,苍天阁与姜家的疆域,皆是荒凉无比,人迹罕至。
你在看落仙宗的疆域。
足足几十亿,上百亿的人族,汇聚在这落仙宗的疆域之内。
随处可见人族,整个疆域之内,人气之旺盛,简直古往今来头一遭。
如此旺盛的人气,让落仙宗地下灵脉都快要诞生龙脉。
在如此高的人气之下,落仙宗作为这片疆域的唯一宗门。
他们设置有一百零八城。
这一百零八城的位置十分讲究,涵盖了整个落仙宗疆域的所有地方。
且在这一百零八城之中,有一百零八落仙学府。
既然是学府,自然是培养修仙者的地方。
一百零百学府,每年都有比赛。
二者些比赛之中的优胜者,便是会加入落仙宗。
上百亿人族之中的天才妖孽,全部汇聚在一百零八学府之中。
通过战斗,获得加入落仙宗的资格。
优中选优,有种在选优……
可以说。
如今那落仙塔之中的数十万弟子,便是这数百亿人族之中,最优秀的苗子。
几百亿人之中选出的几十万人,这种比例,这种人族,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每一个都是超级妖孽的苗子。
好好培养,耐心教导,待得这群人成长起来,那这就是一股能够征服整个修仙界的力量啊!
这就是秦家为何如此冒险,也要拿下落仙宗,也要让这几十万落仙宗弟子加入姜家的原因。
这是底蕴,这是真正的底蕴。
这是落仙宗为何如此低调,不被人知的底蕴。
这种底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这落仙宗真是走了天道的运气啊!
拥有如此让人震惊的底蕴。
且你细细想想看。
落仙宗疆域之内的人族不会轻易离开,在这种情况之下,人族只会越来越多。
基础大,其中所能诞生的妖孽人物便会增多。
或许未来的未来。
这落仙宗的弟子会突破一百万。
一百万超级妖孽是什么概念。
如果真有那样一天,那这落仙宗,将永远统治整个修仙界,直到世界的毁灭。
秦九天每次想到这里,都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
这是落仙宗真正恐怖的底蕴。
而秦家如今知道了这恐怖的底蕴,所以他们要出手,抢夺落仙宗这受天道馈赠的大机缘。
如果秦家能够抢到成功。
凭借秦家如今的底蕴,未来的修仙界,必然是秦家囊中之物。
“云阳子宗主,作为东域老好人的你,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你是选择守护落仙宗的荣耀与尊严,让你的两位师弟承受折磨而死,还是妥协,拯救落仙宗所有人,呵呵呵……告诉我……”
秦九天孩童般的脸上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望着一言不发的云阳子,满是兴奋与开心。